刚刚更新: 〔八零学霸蜜恋攻略〕〔我的魔法时代〕〔富贵盈香〕〔武道天下〕〔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是学神〕〔悠闲乡村直播间〕〔凤涅殃〕〔梅琳传奇〕〔钢铁蒸汽与火焰〕〔米奈希尔之力〕〔重生当学神,又又〕〔我家编辑超凶哒〕〔蚀骨危情:陆少,〕〔史上最强小农民〕〔豪门继承人〕〔升级从主播开始〕〔兵器大师〕〔李教授的首尔悠闲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六百零五章:大仇得报
    年曜被她看着,目光闪了闪,“左右不是要出去,迟早又有什么差别?”

    不过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人罢了!

    这话,更是让南宫月心中激愤万分,瞪着年曜的眼神,越发的凌厉,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南宫月眸光嘴角一抹轻笑,看年曜的眼神,越发的讽刺,“是因为年玉吗?为了她的婚事,将我的儿子这般早早的赶出门,好……好,当真是好,年曜,你当真是做得好极了,还有那年玉……”

    “年玉”二字,在南宫月的口中,几乎是从牙齿缝中蹦出来。

    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如今这般的局面?

    那个年玉……那个女人的女儿,竟当真翻了身,现在,饶是她也无可奈何,在老爷的眼里,她竟这般重要!

    许是想着曾经的某些过往,南宫月心里更是不甘,面目狰狞,抓着棺材的手,十指用力,指骨泛白。

    可如此的模样,年曜看着更是不耐烦,索性心一横,亲自上前,一把抓住南宫月,用力一拖,便将她从棺材旁拉开。

    “动手。”

    年曜一声令下,家丁立即反应过来,不敢怠慢,匆忙到了棺材旁。

    “你们走开……你们别动我的城儿……你们敢……”南宫月看着那些人将棺材抬了起来,更是慌了,奋力挣扎着想要阻止,可她的力气,在年曜毫不怜惜的拉扯下,却是丝毫也撼动不了。

    直到眼睁睁的看着那棺材被人抬了出去,在视线中越走越远,南宫月早已哭喊得撕心裂肺。

    这声音,惊动了年府的每一个人,更惊动了如意阁的人。

    如意阁内,赵映雪早早就已经起来,她在等,等着今日即将发生的一切。

    今日的她,一袭纯白,轻纱遮面,那面纱之下的眉宇之间,似对什么充满了期待,刚听得南宫月一声嘶喊,萍儿就匆忙从门外赶了进来,看到赵映雪,脸上难掩欢喜,“郡主,老爷让人将年城那畜生抬出去了,郡主,年夫人她……”

    “年玉呢?”

    没待萍儿说完,赵映雪就径自开口问道。

    对于南宫月,以这样的方式失了儿子,她要受的折磨可想而知。

    而今日,她所关心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年玉……那个倾玉阁里,住着的让她嫉妒的女人!

    萍儿微微一愣,半响才反应过来,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的郡主,“回郡主的话,今日年城出殡,二小姐作为妹妹,便是不会送葬,也该是要出一下面的,刚才,像是有丫鬟去倾玉阁请她了。”

    “嗯。”赵映雪淡淡的应了一声,也是看着萍儿,那眼神多了几分柔和,片刻,朝萍儿招了招手,“你过来。”

    萍儿不知赵映雪意图,却也是恭敬的听命上前,可越是靠近她,她的心中,就越是畏惧。

    那畏惧,赵映雪看在眼里,心中了然。

    这段时日,自己那变得暴戾的脾气,也着实是让萍儿受了不少罪。

    “去把我梳妆台里,那个盒子拿来。”赵映雪吩咐道。

    萍儿脚步一顿,看了赵映雪一眼,立即进了内间,很快便拿了一个盒子,那盒子再是普通不过,被一把钥匙锁着,饶是她也不知道里面装着的是什么。

    “郡主……”萍儿将那盒子,恭敬的递给赵映雪,小心翼翼。

    赵映雪接过来,拿了腰间锦囊中的钥匙打开,里面躺着的是一张纸,还有许多的翠玉珠宝,单是萍儿看着,也知道那是上等的珍品。

    “这是一个宅子的地契。”赵映雪拿了里面那张纸,递给萍儿,语气温和。

    萍儿顺手接过,却是满脸疑惑,正要将疑惑问出口,便听得赵映雪的声音继续传来……

    “你跟着我身旁伺候,也有许多年,这些时日,我对你,也着实不友好,你年纪也不小了,这宅子,便是我给你的嫁妆,还有这些珠宝,足够你后半辈子生活无忧。”

    赵映雪话落,萍儿的脸色,当即就变了。

    看着手中的地契,忙的跪在地上,神色慌张,“郡主,奴婢不嫁人,奴婢……”

    “本郡主说的还不明白吗?本郡主也不需要你的伺候了,以后,你就好自为之,过自己的日子吧。”赵映雪话落,将手中的盒子,放在了萍儿的面前,再也没看萍儿一眼,大步朝着房门外走去。

    萍儿意识到什么,脑袋更是懵了。

    郡主……这是赶她走吗?

    待萍儿回神,这才起身,想追上去求情,可刚出了门,身后,一个巨大的力道打在她的脖子上,萍儿吃痛的瞬间,眩晕也随之袭来,萍儿回头,意识涣散间,她瞧见曲殇皱着眉,一脸凝重……

    年府。

    年城的棺材被年曜让人抬出了颐春楼,直接出了年府大门。

    今日这样的日子,年府的两个姨娘自然不会落下,早早就在大厅里等着,待棺材经过,便跟着出了门。

    追出来的南宫月,哭喊叫嚣着,到最后,却仿佛也认清了现实,年曜要让城儿早早出门,她便也只能将他送出去,可是……

    她的心中依旧有不甘,直到看到门口的赵映雪,还有年玉,当下,南宫月便想也没想的开口,“老爷,城儿好歹也是年府的大少爷,玉儿身为妹妹,映雪郡主身为他的妻子,他出殡,她们二人,理应为他送葬,不然,城儿纵然出了这门,也不会甘愿,老爷,你也不希望,连这个愿望也不满足他吧?”

    南宫月对上年曜的眼,刚才的哭喊,此刻,已经多了许多的镇定。

    这一说,倒是让年曜心虚,下意识的看向年玉和赵映雪,“玉儿,郡主,你们看……”

    “夫人说的不错,我们二人是该送葬,玉儿妹妹,你说呢?”

    年曜话还未说完,赵映雪就开口将她打断。

    一声“玉儿妹妹”,在年玉听来,禁不住眉峰一挑,隔着面纱对上赵映雪的眼,敏锐如她,竟是发现,今日的赵映雪心情似乎颇好。

    是因为年城的死,她终于大仇得报?

    解脱了吗?

    年玉看着她,如有所思。

    “怎么?玉儿妹妹,不敢还是不愿?”

    年玉思绪之间,赵映雪的声音再次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全球在线时代〕〔我有最美师尊〕〔假如我有读心术〕〔源赋世界〕〔沧海神记〕〔农门娇宠:神医丑〕〔我将此生,说予你〕〔末日双子星帝〕〔万古神帝〕〔爱你跨越整个青春〕〔婚婚来迟,大佬要〕〔蚀骨宠婚:早安,〕〔黑莲花老公从良了〕〔灵明石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