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无上天骄〕〔琉璃满京华〕〔弃子如龙〕〔山河运〕〔最强觉醒者〕〔我修的可能是假仙〕〔长生十万年〕〔超速流言〕〔我家女友是巨星〕〔谨姝〕〔女神的贴身弃少〕〔我的末世领地〕〔贵女重生:侯府下〕〔权妃策〕〔致我们奋斗的时代〕〔状元是我儿砸〕〔最强废婿〕〔第一豪婿〕〔丈六金身〕〔施法诸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六百零七章:主动寻死
    年玉的心里,从未有过的恐惧。

    可是,那漫天袭来的不确定,却让她不得不转身,看着眼前的男人,眼里鲜少有的慌乱。

    “子冉,你……让我看看……”

    似乎极其艰难才开了口,一开口,那声音也是颤抖得凌乱破碎。

    年玉死死的抓着楚倾的手臂,急切的想要查探清楚,他到底伤了哪儿,伤势如何。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做任何事情,面前的男人,便再一次一把将她揽入怀中,紧紧的拥着,那力道,似乎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仿佛想要如此再一次的确定,年玉是真真切切的安然无恙。

    如此被他抱着,年玉浑身好似没了力气。

    此刻,二人仿佛是有同样的心情,眼中只有彼此,他亦是担心着她,为刚才的那一刹惊魂感到后怕。

    感受着那双臂强大的力道,那一刹,年玉方才明白,这个男人的安危之于她,饶是她自己也没料到的重要,她不忍他受伤,不忍他出现一丝一毫的差错。

    他的命……比什么都重要!

    可是……

    “子冉……”

    “郡主……”

    年玉的心越发的紧绷,终究是不放心,想要让楚倾放开她,她要看他伤了哪里……

    可年玉不过是刚唤出楚倾的名字,正此时,一声惊呼骤然响起,年玉皱眉,不只是她,楚倾面具下的眉峰,也是一皱,似乎猛然回神,方才注意到年玉之外的事情。

    可饶是如此,楚倾都没有松开年玉,双臂紧紧的环绕着,生怕她出了丝毫差错。

    微微转身,这才瞧见了他身后的情形。

    他的身后,那本该插在他身上的利剑,此刻,竟是没入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体,而那人,一袭白衣,轻纱覆面……

    不是赵映雪又是谁?

    赵映雪……

    年玉皱了眉。

    那一把剑,直直的插在赵映雪的胸口,鲜血流出来,慢慢将白色的衣裳染红,那画面,竟是格外的妖异。

    而剑的另一端,握着剑柄的人,站在那里,身体也是明显的一怔。

    年玉看到那人,虽是黑衣蒙面,遮住了他所有可以辨识的特征,但年玉,依旧一眼就认出了他!

    前世,那么多次的刺杀纠缠,这个男人早早的就刻进了年玉的记忆里!

    曲殇!

    可怎么会是他?!

    他杀赵映雪……

    不,他怎么可能伤害赵映雪,他的目的,是她,年玉!

    可刚才,差一点儿楚倾就……

    几乎是下意识的,年玉眸子一眯,握着的拳头倏然一紧。

    而曲殇也似乎回过神来,目光闪了闪,立即抽出了剑,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趁着所有人都在震惊之中,腾身消失。

    而随着那剑的离身,鲜血向决了堤,来得更是汹涌,赵映雪也似失了平衡,身体一个踉跄,萍儿惊慌之中,来不及抓住,她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郡主,你怎么……”萍儿第一时间冲到赵映雪的身旁,看着那直直刺在她心口的剑,泪水怎么也止不住。

    “枢……枢……”赵映雪口中喃喃着什么,听不真切。

    萍儿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在怀中,此刻的她身体颤抖着,依旧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刚才都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

    “郡主,大夫……快找大夫……”

    萍儿嘶喊着,赵映雪却是没有理会,目光搜寻着,似乎极其艰难的在寻找着什么,终于,看到了那抹身影,赵映雪的视线,便没再移开。

    “枢……枢密使……大人……”赵映雪望着那身姿挺拔的男人,此刻,他抱着年玉,刚才,他朝着年玉冲来的急切,她看在眼里,心中嫉妒萦绕。

    这虽然是她意料之中的,也是她想看到的,可是,真的看到了,她的心中,依旧似一把刀子在割扯着。

    在楚倾的眼里,年玉当真已经重要得,超过他自己的生命了吗?

    刚才,他似豁出了性命,没有丝毫犹豫!

    年玉……

    赵映雪看着那张脸,脑中闪过太多的东西,心中更是复杂万千。

    “枢密使大人……”赵映雪再次唤出口,看着楚倾,终于,他的目光也停留在了她的身上。

    心中一个欲望骤然升起,来得格外剧烈。

    楚倾听着她的呼唤,面具之下,眉心皱得更深了。

    刚才若不是赵映雪,那剑,应该刺在他的身体里,后果是怎样,尤未可知。

    “来人,进宫请太医。”楚倾一声令下。

    身后不远处的禁卫军,立即领命。

    而这声音,也让他怀里,陷在思绪之中的年玉猛然回神,几乎是下意识的,年玉从楚倾的怀中出来,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走到赵映雪的身旁,拿了银针,刺入她伤口周遭的穴位,试图止住不断往外涌的血,以及赵映雪那不断袭来的虚弱。

    赵映雪看着她的举动,面纱之下,嘴角浅浅扬起一抹笑意,意味不明。

    “玉儿妹妹,你别费心了。”赵映雪开口,声音格外的虚弱。

    年玉却似没有听见她的话,径自止血,脑中,也是有许多思绪盘旋,挥之不去,一个猜测在心中渐渐浮现。

    赵映雪想着自己的目的,猛然抓住年玉的手,年玉一怔,抬眼,正对上赵映雪的眼,隔着面纱,她亦能看清她眼里的光彩。

    那眼里的决然以及坚定,聪慧如年玉,一眼就明白了什么。

    赵映雪她……决心寻死!

    而刚才……

    脑中浮现出刚才那刺客的身影,年玉更是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原来,竟是这样的吗?

    她就知道,赵映雪不会无缘无故的希望她来给年城送葬!

    原来,在这送葬的路上,她竟预先设计好了这样的一出戏码。

    可她当真是为了杀她吗?

    刚才脑中冒出的念头,在此刻已经被另外那个已经肯定了的猜测取代。

    “为什么?”年玉开口,语气亦是平静。

    这一问,倒是让赵映雪微微一愣。

    看进年玉的眼里,赵映雪目光闪了闪,她没料到,这么快,便被年玉看穿了!

    为什么……

    为什么主动寻死?

    仅是片刻,赵映雪就敛去了震惊,望着年玉,强撑着身体,更靠近了年玉一些,低低的声音,只有年玉隐约听得清楚,“你那么聪明,我为了什么,你还猜不到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全球在线时代〕〔我有最美师尊〕〔假如我有读心术〕〔源赋世界〕〔沧海神记〕〔农门娇宠:神医丑〕〔我将此生,说予你〕〔末日双子星帝〕〔万古神帝〕〔爱你跨越整个青春〕〔婚婚来迟,大佬要〕〔蚀骨宠婚:早安,〕〔黑莲花老公从良了〕〔灵明石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