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妻误闯总裁心〕〔第一战妃:王爷清〕〔天才命师〕〔武神圣帝〕〔从西游开始氪金〕〔从荒岛开始吧〕〔赘婿丹帝〕〔武唐侠义风云录〕〔墨少追妻:儿子是〕〔总裁宠妻套路深〕〔今生唯有许诺〕〔都市之极品灯神〕〔最强手机系统〕〔龙抬头〕〔超级制造商〕〔琳琅的理想人生〕〔重生六零:翻身做〕〔锦绣农女:捡个将〕〔猎赝〕〔重生之阵法大宗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六百一十章:他的目的
    “是,已经到了。”墨书微微颔首,恭敬的应道。

    “到了……”赵焱口中咀嚼着这两个字,那意味儿更多了几分邪恶,目光缓缓落在面前的琴上,琴弦上先前停下的手,复又轻轻拨弄,那曲调婉转,再次响起之时,比起方才,更透了几分阴森诡魅。

    到了吗?

    一切都在按照他的料想进行着,若之后的事都按照计划,那再过不久……

    赵焱想着什么,仿佛心中那蓄积了许多时日的郁结,此刻终于有所舒展。

    五月初三……

    如今便是要等五月初三的到来,不过在那之前……

    “我让你查的东西呢?现在查得怎么样了?”

    房间里,沉默了好半响,赵焱的声音再次缓缓响起,语气竟多了几分轻松惬意。

    墨书微怔,想着查到的东西,忙回禀道,“地方属下已经找到了,因着他们的身份特殊,没有入宗庙建墓穴,而是和所有无人认领的死刑犯一样,被丢在城北乱葬岗里,混葬在一起,不过属下也查到了那云家葬的具体地方。”

    “城北乱葬岗?”赵焱挑眉,“那她呢?”

    赵焱问的虽然含糊,可墨书听着,心中却是了然,“找不到她的墓,可是,城郊有个寺庙,年府曾经的三姨娘,以往每年都去祭拜,祭拜的,正是年玉的娘。”

    “哦?寺庙……如此甚好……”赵焱拨着琴弦的手未停,口中喃喃着,仿佛十分满意这个消息。

    俊朗的脸上,笑意越发的灿烂,那笑容,是许久墨书都没曾见到过的,眼里的神采,亦是灼灼摄人,异常炫目。

    片刻,那一首曲子终结,曲音消失之际,赵焱赫然起身,转身背对墨书之时,再次缓缓开口,“如此,我和他是该好好的见一面了!”

    他?

    墨书看着那背影,微微皱眉。

    王爷口中的这个“他”指的是谁?

    墨书看着那背影,直到那背影消失在屏风之后,他也终究是未曾猜透。

    这日一早,一封信从骊王府中送出去,到了沐王府,翌日天还未亮,沐王府里,一起骏马飞奔而出,直接出了顺天府城门,到了一处寺庙外,才停了下来。

    那骏马之上,男人一袭蓝色锦衣,进了寺庙的大门,风尘仆仆,在小沙弥的引导下,到了内院。

    整个天际,依旧笼罩在夜色之中。

    但就算是黑夜里,赵逸一进了内院,依旧一眼就瞧见了那个白衣的身影。

    那身影,他再是熟悉不过。

    骊王赵焱,他曾视若最近亲的兄长,可是如今……

    想着他所看到的真相,赵逸眉心微皱,敛眉,大步走了上去。

    “你来了。”

    那脚步声传来,赵焱的声音响起,依旧是一贯的温和无害,转身,看向站在不远处和自己对视着的男人,俊美的脸上,一如曾经的宠溺笑容,好似一个多月前,那些事情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可是赵逸的心里,却已经有一根刺。

    他越是云淡风轻,仿若无事,赵逸的心里,越是被讽刺撕扯得生疼。

    “你找我来这里,有什么事?”赵逸开口,极力让自己对他冷漠相待,就算是明了赵焱的真面目,知道他们再也不可能如从前一般,甚至清楚,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应该冷漠再冷漠,可对于赵焱的虚伪欺骗与算计谋害,赵逸依旧有一股气堵在那里,分外不是滋味儿。

    “有事,当然是有事,还是十分重要的事。”

    赵焱如何不明白赵逸心中所想?只是一眼,他就看穿了他的怨,但就算是如此,他也仿若没瞧见一般,脸上绽放的笑意越发大了些,从容的朝赵逸举了举手中的酒瓶,“我得了一些好酒,觉得这酒,该送给你。”

    送酒?

    赵逸嘴角轻笑,“骊王殿下的酒,我可受不起。”

    “但这酒不一样。”

    赵逸话中难掩讽刺,可话刚落,赵焱就紧接着道。

    说话之间,就着手中的酒杯斟满,赵焱转身,举着杯中的酒,微微倾斜,任凭酒水从酒杯倾洒而出,落在面前的地上,那是敬亡灵的酒!

    赵逸看着,眉心越发皱得更深了些。

    赵焱,他这是在做什么?

    心中的疑惑,仅是瞬间,赵焱就为他解了疑惑。

    “逸儿,知道我敬的人是谁吗?”赵焱不紧不慢的开口,那一杯酒洒在地上之后,复又斟满了一杯,转身走向赵逸,直到距他一步之遥的地方才停下,“这个人,或许,你比我更该祭拜她。”

    “谁?”赵逸对上赵焱的眼,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竟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赵焱如此大费周章,所怀的目的,不会那么简单。

    似乎因为挑起了赵逸的兴趣,赵焱的兴致也是越发高涨,将那酒杯递给赵逸,朗声开口,“年玉的母亲。”

    年玉的母亲?

    单是那年玉二字,赵逸的眸子就明显一紧。

    赵焱看在眼里,心中更是得意。

    果然,只要事关年玉,赵逸就会紧张。

    想着他的目的,赵焱嘴角的弧度越发大了些,没待赵逸反应过来,他便继续道,“你不知道吗?你那心心念念,万般护着的玉儿表妹的母亲,在这寺庙里有一个无字灵位,她虽没葬在这里,但曾经有人为了祭奠她,将她常用的物件在这里烧了,灰烬就在这神坛里,所以,我查清了这一点,就立即将你请到了这里,想着玉儿表妹的事,你应该会很感兴趣的才对,我想,我应该没有意会错才对,她的母亲,你该也很想祭拜祭拜。”

    话落,赵焱眉峰一挑,朗声催促道,“还愣着干什么,快些祭拜祭拜。”

    可赵逸却是怔怔的看着赵焱,目光清冷防备,“你的目的呢?”

    且不去探究赵焱所说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唯一一点,他可以肯定的是,眼前这个曾经无欲无求的兄长,如今,不会无缘无故的做一件事!

    “目的……”赵焱呵呵一笑,

    赵逸,果然没有以前好糊弄了呢!

    可是……

    赵焱敛眉,顿了顿,继续道,“我是有目,我也会让你知道我的目的,可现在,玉儿的娘亲,你是应该祭拜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我和末世有个交易〕〔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