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无上天骄〕〔琉璃满京华〕〔弃子如龙〕〔山河运〕〔最强觉醒者〕〔我修的可能是假仙〕〔长生十万年〕〔超速流言〕〔我家女友是巨星〕〔谨姝〕〔女神的贴身弃少〕〔我的末世领地〕〔贵女重生:侯府下〕〔权妃策〕〔致我们奋斗的时代〕〔状元是我儿砸〕〔最强废婿〕〔第一豪婿〕〔丈六金身〕〔施法诸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六百一十二章:这是威胁!
    年玉?

    此刻听着这两个字从赵焱口中说出来,赵逸的手倏地紧握,眸光一凛,瞪着赵焱,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你休要伤害玉儿!”

    那警告之意,再是明显不过。

    那气势,仿佛赵焱伤了年玉分毫,他便会豁出性命。

    可越是这样,赵焱听着,嘴角的笑意越发大了些,“逸儿,你急什么?我怎么会伤害她,我是不想伤害她的,毕竟……那样一个女子,风姿卓绝,惹人仰慕,让人一眼见了,便再也忘不了,旁人无可代之,都是男人,你有呵护之心,恋慕之意,旁人又怎会没有?”

    赵焱说着话之时,那眼神微微暗淡,似乎有些恍惚。

    脑中浮现出年玉的身影,这话并非做戏的虚假,而是从他的心里发出来。

    年玉……

    那个女人,当真是个妖女,让人不知不觉便着了魔,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这神情落入赵逸眼里,赵逸心中一怔。

    “你……”

    赵焱……他对玉儿……

    想到自己之前的发现,赵逸皱眉,赵焱对玉儿,果然是动了心的,可是……

    “既是如此,你将这陈年旧事牵扯出来,到底意欲为何?”赵逸迎着赵焱的视线,他做的这些事情,哪里是对玉儿的恋慕与呵护?!

    眼前这个男人,只怕纵然是深爱一个女人,也不会因此放下他的目的。

    纵然是那么多年的兄弟情义,他亦是可以对他下毒手,又何况是别的?

    赵焱……果真如玉儿所说,他的心里,只有野心与*,再无其他!

    他又哪里是有个懂爱之人?

    果然,仅是一瞬,赵焱就从那黯然与恍惚之中抽身,眼里的神采,越发光彩熠熠,仿佛刚才那一刹的失神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我意欲为何?呵,逸儿,你是聪明人,应该已经料想到了玉儿和那云家的关系,当年,年玉的娘只是云丞相的一个外室女,从未被外人所知,如此,那云家的案子,年玉的娘倒是逃过一劫,活了下来,可是若这层身份公知于天下,你应该知道那会是怎样的后果吧!”

    怎样的后果?

    赵逸自然知道!

    “年玉的娘亲和年玉都在年家的九族之内,她们二人,当一同被处死,你觉得,以皇上的性子,能够让漏网之鱼在他的掌控之外吗?更何况,如今,那漏网之鱼要嫁入大将军府,她的丈夫,是位高权重的枢密使大人,你说,这样的局面之下,咱们的皇上会睡得安稳吗?”

    赵焱一字一句,故意将这后果赤裸裸的摆在台面上。

    看着赵逸铁青的脸色,眸中的颜色越发锐利。

    帝王多疑,在那猜忌之下,会是怎样的局面?

    答案可想而知。

    “你想怎样?置玉儿于死地吗?”赵逸不敢去想那后果。

    那后果的严重,几乎毫无怀疑。

    玉儿……

    想着玉儿的一颦一笑,赵逸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若当真是如此,纵然是豁出了他的性命,他这一世,也要护她周全,绝对不会容许任何人伤她分毫!

    而眼前这个男人……

    让他从未有过的厌恶,那张无欲无求的俊美脸庞,在那恶毒的野心之下,更显得讽刺。

    “置她于死地?”赵焱没理会赵逸看他的眼神,眸光微敛。

    他本是可以利用此事,置年玉于死地,可是……他却没有把握,那个女人的精明,以及楚倾的势力,他不敢去赌这一把,如今的他,已经承受不起年玉的还击。

    所以,他不得不有所忌惮。

    但眼前的赵逸……

    想着自己的目的,赵焱挥开脑中思绪,“我若要置她于死地,此刻我不会是站在你的面前,而是站在皇上的御书房。”

    赵逸眸子一眯,“那你想干什么。”

    “我想救她。”赵焱开口,那一个“救”字,从他的口中说出来极其自然,仿佛当真是如他所说一般,是为了救人,可越是这样,赵逸的心中越是觉得讽刺。

    “救她?你想如何救她?”赵逸开口,比起刚才,此刻的他冷静了不少,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白衣男人,阳光倾洒在两人的身上,在这森冷诡异的乱葬岗里,格外的不和谐。

    赵逸如此一问,赵焱浓墨的眉峰,却是微微一皱,似也在思索着,“如何救?这或许,这就要看你了。”

    聪明如赵逸,当下就明白他的意图,“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

    他赵焱,不就是拿着这件事情来威胁他吗?

    威胁……

    事关玉儿,他却不得不遂了他的威胁!

    如此的开门见山,赵焱眉峰一挑,倒也不再拐弯抹角,“记得当年,你离开顺天府出去云游之前,皇上曾提过给你封地的事,如今已经过了许多年,这事情皇上许是忘记了,但如果逸儿你主动提起,我想,皇上该很快就会记起来。”

    赵焱说得隐晦。

    可赵逸,一下就听出了他其中隐含的意思。

    封地……

    赵焱他是想让自己离开顺天府,离开北齐朝廷的中心去封地么?!

    他若一走,这个野心勃勃的人,是否又要开始他的谋划?

    他想要什么?

    赵逸看着赵焱,一瞬不转,那锐利的探寻眼神,仿佛要将这个人彻彻底底的看透,甚至连灵魂都要撕扯出来,弄个透彻明白。

    可是……

    他看不透他。

    可他却笃定,他的野心,不会只是和他争夺朝中权利而已,更有甚者……

    赵逸想到什么,眼里一抹惊诧一闪而过,随即下意识的开口,“我若不呢?”

    “你若不?呵……”赵焱轻笑,仿佛是听了一个不错的笑话,眸光微敛,眼底一抹不屑,“聪明如你,会不知道你若是不的话,我会做些什么吗?五月初三……”

    赵焱说到此,话锋一顿。

    很明显,仿佛是提到这个日子,赵逸的神色瞬间紧绷了许多。

    赵焱看着,眼里的邪恶越发的浓烈,“本是一个大喜的日子,若因为旁的事情,大喜变成大灾,呵,那结果,可真真不是我想看到的。”

    言下之意,若是赵逸不顺从他的意思,他便会毫不犹豫的将这些事情告诉元德帝,而那之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全球在线时代〕〔我有最美师尊〕〔假如我有读心术〕〔源赋世界〕〔沧海神记〕〔农门娇宠:神医丑〕〔我将此生,说予你〕〔末日双子星帝〕〔万古神帝〕〔爱你跨越整个青春〕〔婚婚来迟,大佬要〕〔蚀骨宠婚:早安,〕〔黑莲花老公从良了〕〔灵明石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