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无上天骄〕〔琉璃满京华〕〔弃子如龙〕〔山河运〕〔最强觉醒者〕〔我修的可能是假仙〕〔长生十万年〕〔超速流言〕〔我家女友是巨星〕〔谨姝〕〔女神的贴身弃少〕〔我的末世领地〕〔贵女重生:侯府下〕〔权妃策〕〔致我们奋斗的时代〕〔状元是我儿砸〕〔最强废婿〕〔第一豪婿〕〔丈六金身〕〔施法诸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六百二十八章:见不得人的勾当
    太医猜不透这枢密使大人的心思,却也不敢多问,二人对视一眼,仅是瞬间便做了决定,“微臣明白,枢密使大人请放心,微臣会按大人的吩咐去做。”

    “如此,便劳烦二位了。”楚倾开口,做好了安排,视线再次迎上年玉的眼,面具之下,早已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浅浅扬起一抹笑容,年玉的担心他看在眼里,握着她的手紧了紧。

    他知道,玉儿的聪明,已经看出了细微端倪。

    可她刚才的问题,他此刻却不能回答她,他自己的身体,他再是清楚不过,刚才虽然避开了要害,可匕首和银针,接连的重伤,已经让他如强弩之末。

    做好了一切的安排,他的身体已然是承受不住。

    他不能让自己在没有掌控之力之时,让玉儿去冒任何的危险,所以……

    “玉儿……”楚倾虚弱的唤着年玉的名字,“等……等我……”

    一切,都等他醒来,等他稍微好转!

    话落之时,男人终于缓缓闭上了眼,眼闭上的那一刻,年玉心中一颤,莫名的恐惧袭来。

    等他……

    聪慧如年玉,自然明了楚倾的意思。

    等他……醒来!

    她知道,今晚这一切的蹊跷,他都会去探明。

    男人手心传来的温度,舒舒缓缓,此刻,对年玉来说,这温度仿佛是天底下最美好的东西,熨帖进她的心里,看着那张银色的面具,年玉渐渐平息下来,抬手,指尖在银面上游移。

    她知道,这个男人对于自己的意义,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期。

    ……

    夜色渐浓,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

    房间外,谁也不知道屋子里到底是怎样的情形。

    不知过了多久,太医终于再次走出房门,一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迎了上来,可仅是看到太医那更加凝重的脸色,众人的心里,那不好的预感便越发的浓烈。

    果然,太医在众人的目光之中,无力的一声叹息之后,只说是枢密使大人的身体只能听天由命,当下,受不住这消息的刺激,将军夫人再次昏厥了过去,院子里,一片混乱。

    每一个人都神色各异。

    好一会儿,所有人都散去,翌日一早,沐王赵逸为了争夺年家二小姐,和枢密使楚倾大打出手,楚倾重伤,生命垂危的消息不胫而走,不过是几个时辰的功夫,就已经传遍了顺天府的大街小巷。

    一时间,所有人的百姓,都在谈论着这惊天的大事,几乎每个人都关注着最新的动态。

    可一连几天过去,枢密使大人的情况似乎依旧没有好转,太医住在了年府,据说每次从房间出来,都是面色凝重。

    将军府,乃至是整个顺天府,都陷入一种诡异的气氛之中。

    顺天府城外十里,一个小小的茶铺,往来的行人经过,皆会到这里驻足。

    距离五月初三的那场众人期待的大婚不过是十日,不知怎的,这几日,经过这里的人陆续多了起来。

    茶棚里,座无虚席,人格外的多,可却是一片安静。

    不多久,一辆马车停在了茶棚外,马车上,一个粉面小厮走下来,匆匆进茶棚要了一壶茶,便提着折返回了马车,这举动,茶馆老板倒也见怪不怪,想来是那小厮的主人该是大户人家出身,不屑进这小茶铺罢了。

    可看了一眼那马车,茶馆老板的眉心,却是微微皱了起来,那马车,未免也太普通了些!

    寻常的大小,独独那一辆马车,除却刚才那小厮,只带了一个车夫,茶铺老板禁不住好奇,那马车里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哎……”

    思绪之间,寂静的茶铺里,一个叹息声响起。

    这叹息似乎有魔力一般,让本就沉寂的茶铺,气氛更是低沉了些,可那叹息声一落,碰的一声,茶铺里的所有人都闻声看去,只见刚才那叹息之人的面前,茶碗中的茶水,全数倾洒在了面前的桌子上,连带着茶碗,也倒在桌子上。

    那一声响传入茶铺外,马车上正喝着茶的人,眸光微微一窒,但仅是那一瞬,却又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继续喝着茶。

    “说到底,女人就是祸水,要不是那年家二小姐,枢密使大人怎么会到了如今这个地步?生命垂危……要是枢密使大人当真丢了性命,都是那年家二小姐害的!”那人粗犷的声音,在茶铺里响起,带了莫名的煽动力。

    如此一说,茶铺里其他人的眉,皱得更紧了些。

    “我也听说,那年家二小姐和沐王赵逸不清不楚,听说枢密使大人受伤那晚,正是撞见了不该撞见的事情……”另外一个人开口,神秘兮兮,又眉飞色舞。

    顿时,更引起了众人的好奇。

    “什么不该撞见的事情?”有人开口问道。

    “还能有什么?夜深人静,男人和女人,还能做些什么见得人的勾当?”

    “你是说……沐王殿下和年家二小姐有染?”茶铺里,有人如此一问,但瞬间,似有些不信,“这话可不能乱说。”

    “乱说?怎么会是乱说?你去顺天府问问,谁不知道沐王殿下对年家二小姐格外的青睐,早早就被迷得晕头转向,那二小姐定是一个狐媚子,迷惑了一个又一个男人,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主,再说,若不是被撞破了他们那档子事,沐王会如此对枢密使大人痛下杀手吗?枢密使大人也又怎能任凭别人给他戴了绿帽子?只是没想到,沐王为了一个女人,竟对枢密使大人下了这样的狠手……”

    那人说得头头是道,好似亲眼看见了事情是如何发生的一般。

    茶铺里听着的人,顺着他的引导,越是想,越是觉得似乎当真是这么回事。

    可那人的话刚落,茶铺里,一直坐在那里的青衫男人,赫然起身,手中端了面前的茶碗,走到那人的身后。

    “喂……”青衫男人开口。

    那人一回头,还没看清情况,下一瞬,青衫男人手中的茶水便全数泼在他的脸上。

    “你……”那人赫然起身,暗自低咒,怒火瞬间高涨,目露着凶光,握紧了拳头,便朝着青衫男人打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全球在线时代〕〔我有最美师尊〕〔假如我有读心术〕〔源赋世界〕〔沧海神记〕〔农门娇宠:神医丑〕〔我将此生,说予你〕〔末日双子星帝〕〔万古神帝〕〔爱你跨越整个青春〕〔婚婚来迟,大佬要〕〔蚀骨宠婚:早安,〕〔黑莲花老公从良了〕〔灵明石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