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这位帅哥是爹〕〔真爱不散场〕〔妈咪这位帅哥是爹〕〔从斗罗开始之万界〕〔萌宝归来爹地要排〕〔重生军营之最强军〕〔箭皇〕〔我的科技很强〕〔王者之守护家园〕〔总裁爹地的宠妻法〕〔抢个总裁当爹地〕〔我愿意〕〔重生甜妻:狠会撩〕〔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鬼王嗜宠逆天狂妃〕〔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极品小农民系统〕〔超级林业人〕〔超神次元聊天群〕〔洪荒后勤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六百二十九章:神秘女人
    这人体型健硕,而那青衫男人,看着不过是一个书生模样,这一拳打过去,不用想,那青衫男人定会遭殃。

    可那人刚挥出拳头,青衫男人只是皱着眉,动也不动,在那拳头快要逼近他时,青衫男人突然一抬手,众人以为他只是本能的一挡,可目光之中,只瞧见青衫男人的手,在对方的身上点了一下,再是随意不过,但下一瞬,那挥拳的男人脸色一沉,一股酥麻从脚底急速窜遍全身,一双腿瞬间不听使唤,没了支撑的力气,砰的一声,直直的坐在了地上。

    这情形,所有人都是一惊。

    再看那青衫男人之时,皆是变了眼神。

    而刚才那个和地上那人一唱一和的粗犷男人脸色也是瞬间变了。

    下意识的看向那青衫男人,浑身防备起来。

    想着那人的交代,眉峰紧紧的皱着。

    他们不过是拿了别人的钱财,四处散播年家二小姐之事,可若因此惹了厉害之人,那也得不偿失。

    刚如此想,一道凌厉的视线激射而来,粗犷男人心中一颤,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随即,青衫男人的声音徐徐传来……

    “给我记住,下次再听到你往年家二小姐身上泼脏水,泼在你脸上的,就不会只是茶水而已。”青衫男人冷冷开口,似乎早早看穿了这二人的把戏。

    本是文雅书生的模样,可那阴沉着脸,一字一句的警告,听在人的耳里,竟是让人头皮发麻。

    话落,青衫男人收回视线,目光淡淡的扫过茶铺里的其他人,目光所及之处,皆是让人颤栗。

    “年家二小姐,不是那样的人!”青衫男人开口,说这话之时,男人的拳头紧握,那眼神里,明显有怒气弥漫。

    茶铺里,一阵沉默,皆是在青衫男人的威压之下,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青衫男人没有理会在场的众人,仅是半响,转头拿了桌上的包裹,出了茶铺,脚步匆匆,仿佛是急着去做什么事情。

    脑海中浮现出年玉的身影,他没想到,一别多日,他为了她的大婚赶回来,听到的会是旁人对她这样的诋毁!

    现在,他要快些到达顺天府,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青衫男人的身影越走越远,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茶铺里,那沉寂持续蔓延,而茶铺外的马车上,原本喝着茶的人,此刻握着茶杯,明显看得出那手在颤抖。

    刚才茶铺里那些人的话,在耳边不断的回荡。

    生命垂危……

    怎么会生命垂危的?

    记忆里的那男人,英勇无畏,就算是受伤,那眼里的坚韧也从未消弭,怎么也无法想象,他生命垂危是什么模样。

    “走,立刻回顺天府。”

    女子的声音,在马车内响起,透了难以抑制的急切。

    命令一下,一旁,小厮打扮的下人忙的拾了茶杯,对马车外的车夫吩咐了一声,车夫领命,立即驾着马车离开。

    马车朝着顺天府急速飞奔,马车上,女子紧皱的眉峰,怎么也无法舒展开来,似乎恨不得立刻出现在那人的面前……

    ……

    年府。

    自那夜那一场变故之后,整个府邸都笼罩在一股诡异的气氛之中。

    倾玉阁成了府上的禁地,只有太医每日进出。

    那日之后,谁也没有见过二小姐出门,甚至连秋笛偶尔从院子里出来,那脸色也是格外的难看。

    倒是大将军楚沛和将军夫人和将军府的大小姐来了几次倾玉阁,每次出来,将军夫人都掩面啜泣,直到有一日,倾玉阁里,传来一阵喧闹,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隐约听见妇人的咒骂声,之后隐约听说,将军夫人打了二小姐一个耳光。

    据说是将那夜的事情,迁怒到了二小姐的身上。

    这个消息,在年府传遍了,每个人反应各异,眼看着快要大婚,枢密使大人这样的情况,大婚还能顺利举行吗?

    纵然是举行了,因着这件事情,婆媳关系的裂痕,二小姐嫁到将军府,婆媳的相处怕也不会让她如意吧!

    揽月楼里,那等着看好戏的人,心里倒是越发期待起来。

    可那之后,将军夫人便没再来过年府。

    这一日,倾玉阁内,太医刚出了房门。

    床上,男人静静的躺着,气息平缓,银色的面具外,双目睁着,看着正在替他包扎着伤口的女子,一瞬不转。

    “现在可以告诉我,那人是谁了吗?”年玉开口,手中的动作格外轻柔,生怕弄疼了他,感受到他的目光,刻意忽视那视线里的柔和,这几日,她心里一直压着这个疑问,没有再问,但今日已经是极限。

    那个在背后暗算的人……

    她的心里已经隐约有猜测,脑中浮现出那白衣的身影,突然迎上楚倾的视线,“是他吗?”

    便也只有他,才会如此视赵逸,视楚倾为眼中钉。

    那一晚,她依稀留意到,他是在场的!

    他?

    对上年玉的眼,精明如楚倾,当下便明白年玉口中的“他”指的是谁。

    赵焱!

    可这件事,他却不愿年玉插手!

    “玉儿……”

    “小姐……”

    楚倾正要开口,门外,秋笛的声音传来,楚倾看向门口,随即,便听得秋笛的声音继续响起……

    “萧然公子来了。”

    萧然……

    年玉心中一怔,他回来了吗?

    当下,一抬眼,明显瞧见楚倾似松了一口气的模样,这反应,年玉看在眼里,心中了然。

    没有说什么,年玉敛眉,继续将最后的包扎完成,手到了伤口的边缘,微微一按,明显听见男人一声低低的闷哼,年玉直起身子之时,淡淡的瞥了床上的男人一眼,“那人,若当真是他,这仇,我要亲自报,你若不说,你觉得,我会有没有办法知道吗?”

    话到最后,那声音明显一冷,饶是楚倾听着,眉心都不由一皱。

    丢下这一句话,年玉转身,对着门外吩咐道,“请萧然公子到厅里,我马上到。”

    年玉缓缓出了门,那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楚倾的耳边依旧回荡着刚才年玉的话。

    她自然会有办法!

    面具之下,刚毅的嘴角,一抹苦涩浅浅扬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锋戾〕〔全球在线时代〕〔我有最美师尊〕〔乱世争霸之龙舞九〕〔帝生莲〕〔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无敌基因进化系统〕〔婚婚来迟,大佬要〕〔极品佳婿〕〔假如我有读心术〕〔主神架构师〕〔无敌横练宗师〕〔奇幻恋曲回旋〕〔从小武馆到最强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