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游戏设计鬼才〕〔仙古独神〕〔逆天妖妃撩君心〕〔女修重生之青凤劫〕〔战神凰妃〕〔横推三千世界〕〔韩娱之崛起〕〔超级仙学院〕〔巴顿奇幻事件录〕〔手术直播间〕〔林枫〕〔逍遥在武侠世界的〕〔都市之仙帝美女〕〔惹火甜妻:老公大〕〔重生之灵草也修仙〕〔网游之一梦江湖〕〔九龙拉棺〕〔邪王宠妻:废材嫡〕〔最初的寻道者〕〔浪子邪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六百三十章:是来报仇的吗?
    他该是明白,只要是玉儿想要去做,什么事情能难得了她?

    就算是亲自去赵焱那里质问,以她的能耐,也能质问出结果来,可是……

    赵焱……

    想到赵焱,楚倾的眼神明显阴沉了许多。

    那个男人,曾经众人不识他真面目的时候,他还有所顾忌,可经过这一遭遭的事情,如今已然被撕破了伪装,若当真激怒了他,只怕,对于玉儿,他也要痛下杀手。

    而他怎能让玉儿走进那样的危险之中?

    楚倾敛眉,他知道,以玉儿的性子,他若不说,她是当真要自己去确定了!

    门外,秋笛关上了房门,楚倾看着门扉,脑海里浮现出赵焱的身影,深沉的眸中有什么东西迅速凝聚,沉吟半响,男人赫然起身,穿了衣裳,利落的推窗而出。

    没人察觉房间里男人的消失。

    这厢,倾玉阁的厅里。

    青衫男人踱着步,步履焦急,仿佛等待每多一秒,对他来说都是无尽的煎熬。

    此刻,他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年玉,问清楚,外界所传的那些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突然,门外细微的脚步声传来,越来越近,萧然下意识的顺着声音看过去,看到年玉缓缓走来,终究是按捺不住,大步迎了上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萧然在门口迎上了年玉,迫不及待的开口,那紧皱的眉峰,自从小茶铺里出来,就一直没有舒展开来。

    这急切的一问,年玉微微一怔,聪慧如她,立即明白了什么。

    这么快,他就听到外面那些传言了吗?

    而那些传言……

    年玉皱眉,可只是一瞬,又恢复如常,目光很快将眼前的男人打量了一遍,依旧是那书生文雅的模样,让人看着如沐春风,可比起上次他离开顺天府,却是消瘦了不少。

    年玉微微皱眉,军营是怎样的生活,她是再清楚不过,而师兄的性子,她亦是比谁都了解。

    她早该料到,这个男人会照顾不好自己!

    瞥了一眼那微微干裂的唇,年玉敛眉,绕过萧然,径自走向屋内。

    萧然心中急切未消,目光一直追寻着年玉的身影,没有得到答案,萧然再次开口,“我不在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明明你和楚倾就要大婚,可……”

    萧然刚说到此,年玉就转身,迎上他的视线,“他是受了伤,可生命无碍,我们大婚也不会有任何影响,外面传的那些东西,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罢了,师兄该不会全数当真了吧?”

    年玉嘴角浅扬,说话之时,已经倒了一杯茶水,走到了萧然的面前,将茶水递给萧然,挑眉一笑,“师兄此次去军营,可有什么奇遇?可要好好说给玉儿听听,还有,我前些时日得了一株药草,如今在药圃培植着,改日带师兄去看看,师兄定会……”

    年玉想要岔开话题,声音轻轻缓缓,一颦一笑,都让人移不开眼。

    萧然看着眼前的女子,许久不见,她出落得越发玲珑多姿,可是那眉宇间的疲态,他也一眼就看了出来,接过茶杯,萧然却是对她口中的药理医理,半点不感兴趣,冷冷看着年玉,隐约添了几分怒意,“既然你唤我一声师兄,有事就不该瞒我。”

    萧然倏然打断年玉的话,年玉微微一怔,浅扬的嘴角一抹苦涩一闪而过,师兄痴迷药理,可连这些,都无法转移他的注意力吗?

    记得前世,一提到这些,这个为了医术痴狂的男人都会双眼放光,无论什么都再入不了他的眼,可现在……

    年玉眸光微敛,再次抬眼之时,朝萧然眨了眨眼,那模样,俏皮得没有防备,“是发生了一些事情,可我这一生,本就早早的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一世无法太平了去,犯我之人,我不会饶恕,可是……”

    可这一次,却是赵逸!

    除却那银针对楚倾的威胁,那日,赵逸的疯狂,她可丝毫也没忘记。

    这几日,那日的事情一遍又一遍的在她的脑中回放,越是想,越是觉得不寻常。

    那赵逸……仿佛不是他所认识的赵逸!

    想到此,年玉眉心皱得越发紧了些。

    而这个时候,已经临近傍晚,逐渐降临的夜色之之下,一个挺拔的身影站在那里,一抬眼,面前门扉之上,“诏狱”二字赫然醒目。

    一旁,诏狱的侍卫见到突然出现的人,立即上前查问,可还未开口,来人那黑色斗篷之下的银色面具,让侍卫面容一怔,忙的跪在地上,“枢密使大人……”

    这银色的面具,是枢密使大人无疑,可外界传言枢密使大人不是受了重伤,生命垂危,可怎么……

    “让我进去。”低沉的声音,从那斗篷之下传出来,隐含的威仪,让人不容置喙。

    两个侍卫对视一眼,那命令似有魔力一般,二人丝毫不敢怠慢,立即领命,起身领着那被一身黑衣罩着的男人进了诏狱,可每走一步,侍卫心中都是忐忑不安,刚才,他们丝毫也没有多想枢密使大人来这里的缘由,便带着他进来,此刻,看他驾轻就熟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心中立刻有了底。

    那方向……是重犯的牢房,唯独犯了极大的重罪,以及犯了事的王公贵族,才会关押在那个地方,枢密使大人往那里去,是为了……

    “我来这里的事,不许让任何人知道,可明白?”

    侍卫们正想着该不该上报此事,前方,浑厚的声音便传来,二人心中咯噔一下,忙不迭的开口,“是,是,奴才明白。”

    “钥匙。”楚倾冷冷开口,几乎是下意识的,其中一个侍卫递上了那牢房的钥匙。

    楚倾将钥匙拿在手上,淡淡看了二人一眼,只是一眼,侍卫仿佛明白了什么,待楚倾再次迈步往前,侍卫的脚步却再也不敢上前一步,看着那背影渐渐消失在走廊的转折处,二人面面相觑。

    心中的不安无法散去,枢密使大人是来找沐王殿下报仇的吗?

    皇上虽是下令将沐王殿下关进诏狱,可这些时日,其他任何命令一直没下,宇文皇后那里却派人传了话,不许伤沐王殿下分毫,沐王殿下的身份,这诏狱里,谁也不敢动,可今日……万一闹出事情来,那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锋戾〕〔全球在线时代〕〔我有最美师尊〕〔乱世争霸之龙舞九〕〔帝生莲〕〔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无敌基因进化系统〕〔婚婚来迟,大佬要〕〔极品佳婿〕〔假如我有读心术〕〔主神架构师〕〔无敌横练宗师〕〔奇幻恋曲回旋〕〔从小武馆到最强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