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无敌从天赋加点开〕〔运朝之主〕〔都市剑尊江惜月凌〕〔人族纪元〕〔妃狠佛系:暴君您〕〔晚安,霍先生!〕〔烽火传之三国佳人〕〔孤男寡女〕〔妈咪太小,总裁太〕〔万神祖师〕〔萌妃驾到:将军,〕〔逆天宝宝:凤尊爹〕〔凰归之鬼医魔后〕〔跟总裁假结婚的日〕〔假婚真爱,傅少的〕〔楚王好细腰〕〔宠妻入骨:四爷请〕〔饲养全人类〕〔摄政王我是来偷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六百五十三章:楚倾的占有欲
    楚倾的话,让年玉瞬间懵了。

    那灼灼的目光里,浓浓燃烧着的占有欲,是年玉从来没有在他的身上看到过的。

    这……就是他动机……

    楚倾的话在年玉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回荡。

    房间里,片刻沉静。

    诡异流窜,半响,年玉收回了神思,目光凌乱的闪烁着。

    “这……就是大将军府将他逼走的理由?”年玉开口,却是不敢看楚倾的眼,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占有欲,她从未想到。

    面对着这样的楚倾,她的心跳乱了。

    心中更是说不出的复杂。

    深吸了一口气,年玉努力让自己在那复杂之中挣脱出来,想着赵逸就要去封地,而那其中所牵连的东西……渐渐的,年玉找回了理智。

    “你可知道,赵逸这一走,意味着什么?”年玉再次对上楚倾的眼,敛去了刚才的避闪,目光严肃。

    楚倾……他可知道,他在做什么?!

    且不说去封地的皇子,几乎鲜少会有机会成为皇位继承人,还有赵逸这一离开……

    这朝中的格局,会变成什么样子,饶是她也几乎能够想象,楚倾那般精明,又深谙朝政时局,如何会不清楚?!

    常太后和赵焱母子,虽是因为上次的失利,沉寂了下来,可那两人,野心蛰伏,就算是暂时的沉寂,也终有复苏的一天。

    如今,赵逸这一走,无疑是给了他们机会。

    或许,那赵焱此刻得了消息,许多谋划,都已然在进行。

    那个男人……

    他的野心……

    脑海中浮现出前世,赵焱对她的利用,以及那一夜,他亲自揭开她女扮男装时的狠心,七十二条罪状,毫不留情的加注在她的身上,一桩桩一件件刺激着年玉的心。

    赵焱……

    她势必不会让他如愿在坐上那个位置。

    不只是报仇,还有守护!

    那个男人,有的不仅仅是野心,还有狠心!

    他若掌权,她所在意的,势必惨遭涂炭。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年玉眸光一紧,她不能任由局势这般发展,而什么也不做!

    心中做了决定,年玉毅然转身,大步往外走,可刚走出两步,身后的男人意识到什么,面具下的脸色一变,迅速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腕儿。

    突如其来的力道,让年玉的身体赫然顿住,停下了脚步。

    “你要做什么?”楚倾开口,面具之下,一双眉峰紧皱。

    心中虽然有了猜测,却依旧想确定。

    果然,年玉的声音缓缓传来……

    “赵逸,不能离开。”年玉语气坚定,这个时候,她必须想办法。

    “皇上的圣旨已下,就算是你不想他离开,他也不得不离开。”楚倾毫不留情的说出最残酷的事实,帝王一言,千斤重,更何况是已经下了的诏书?

    年玉的眉皱得越发紧了些。

    这一点,她再是清楚不过。

    要想改变已经下了的诏书,无疑是难于登天。

    可她怎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切的情势如此下去?

    “那又如何?”年玉的声音,冰冷如霜。

    楚倾听着,不知为何,心中竟是一抽,隐约有不安浮现。

    他知道玉儿的性子,就算是赵逸那晚对她无礼,就算她因赵逸伤了他,心存愤怒,可她终究是个重情的女子,那情义是深入在她骨血之中的。

    聪明如她,知道这一走,对赵逸来说意味着什么。

    恐怕,她当真要拼劲全力,也要努力想办法,让赵逸留下。

    可是……

    玉儿啊玉儿,你若知赵逸的离开是因为你,他的情,是否会触动你的心?

    想到此,楚倾抓着年玉手腕儿的大掌,倏然收紧了些,心中竟是有些害怕。

    那害怕,让他下意识的上前,情不自禁的圈住面前的女人。

    这举动,年玉身体一怔。

    感受到男人双臂的力道,随即,男人低沉浑厚的声音缓缓传来……

    “让他离开。”楚倾似极力的压抑着什么,手臂不断的用力,恐惧却没有因为怀中这再是真切不过的身体而消弭,反倒越发的浓烈,“就让他离开,可好?”

    此刻,楚倾的心里格外的复杂。

    他想告诉玉儿,赵逸做这一切,就是为了能够在护着玉儿的前提下离开,他若不离开,那赵焱……

    想到玉儿的身世,以及那可能的后果……

    赵逸不敢赌,他也是不敢赌!

    怀中的这个女人,比他们想象的重要太多了!

    如今的办法,赵逸只有离开……

    楚的声音,让年玉心里莫名一颤。

    让他离开,可好……

    他是在求她吗?

    她哪里听过这个男人,如此祈求过别人?

    可是……

    “若我说不呢?”年玉握着的拳头越发收紧,努力坚定着决心与理智,不让它有丝毫动摇。

    话落,身后男人的身体明显一僵。

    面具之外,如深潭的黑眸之中,一抹异样一闪而过,有挣扎,有不舍,最后都凝聚成了隐忍的坚决。

    房间里,一阵沉默。

    渐渐的,楚倾圈着年玉双臂微微松了些。

    年玉的身体慢慢的少了束缚。

    就在年玉以为楚倾已经妥协,不再阻止她的时候,背后传来一丝刺痛,年玉皱眉,那刺痛轻微,且转瞬即逝,可是在那刺痛之后,身体却陡生一股无力感。

    当下,年玉就意识到不寻常。

    “你……”年玉开口。

    那无力感很快变成眩晕,几乎就是在那一瞬间,甚至连整个身体都没了力气。

    身后的男人,一把将女子打横抱起,年玉在楚倾的怀中,看着楚倾,视线之中,那银色的面具分外耀眼,露在面具外的黑眸,没有丝毫温度,冷得让人心颤。

    楚倾他……

    聪明如年玉,很快便知道了楚倾的目的。

    他是要阻止她,不让她去为赵逸争取留下!

    可他怎能如此?!

    “……”年玉张口,却是发不出丝毫声音,这……

    年玉刚意识到什么,脑袋轰的一声,随即,楚倾的声音,就从那面具之下飘了出来……

    “是在你房间找到的药,你知道功效的,不会伤你身体,我也舍不得伤你,我只是想让你好好谁上一觉,睡一觉,一切就都好了,等你醒来,咱们大婚的日子,便也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