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妻误闯总裁心〕〔第一战妃:王爷清〕〔天才命师〕〔武神圣帝〕〔从西游开始氪金〕〔从荒岛开始吧〕〔赘婿丹帝〕〔武唐侠义风云录〕〔墨少追妻:儿子是〕〔总裁宠妻套路深〕〔今生唯有许诺〕〔都市之极品灯神〕〔最强手机系统〕〔龙抬头〕〔超级制造商〕〔琳琅的理想人生〕〔重生六零:翻身做〕〔锦绣农女:捡个将〕〔猎赝〕〔重生之阵法大宗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六百七十九章:杀戮再起
    这一问,无疑是问到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里,而那揭示的现实,让人胆寒。

    可元德帝却是一阵沉默。

    每一个人都沉着脸,为接下来可能要发生的事情感到不安。

    “那阴山王未免也欺人太甚。”

    沉默许久之后,不知是谁,终究还是开口。

    此话,更是挑起了众人的不满,可那不满,似乎在想到西梁国的强大之后,那些不满就只有咽进肚子里。

    可是……

    “皇上,微臣以为,都是那年玉挑起的事,若不是年玉……”开口的丞相谢运钦,可话还未说完,清河长公主却是一眼瞪了来,当下,谢运钦停住了话端,脸色微恙。

    可说出的话,却是挑起了众人心中那暗暗的思绪。

    皆是看向大殿外,和那个紫衣男人站在一起的女子。

    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

    虽然他们不知道,年玉和这阴山王之间到底在耍什么把戏,可……

    似乎所有的不满,此刻都顺理成章的转移到了年玉的身上。

    有人似也想到什么,惊慌之中,没有察觉到清河长公主的神色,竟是接着谢运钦的话说了下去,“刚才那阴山王分明只是针对年玉,都怪那年玉从湖里捡起了耳坠,该是如此才惹了阴山王不快,此刻,倒连累了大家……”

    “哼。”

    那人话刚落, 清河长公主便一声冷哼。

    那冷冷的一声,气势凛人。

    当下,那说话之人颤了一颤,这才意识到自己竟当着清河长公主说了不该说的话。

    那人扯了扯嘴角,清河长公主却没有像先前那一次不说话,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在场的人,每一个都没有放过,片刻,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

    “那刚才,怎么不见是你们一个个的主动请旨给皇兄解围,最终那事情倒落在一个弱女子的身上了,你们这一干朝臣是干什么用的?”

    清河长公主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丝毫也没留情面。

    那话,好些官员都低下了头,难掩羞愧之色,气氛更是诡异。

    “那阴山王本就不好应付,倒是委屈玉儿了。”

    一片沉寂之中,元德帝的声音响传来,此刻,他亦是看着殿外的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心中隐隐有猜测。

    而年玉……

    她能应付吗?

    想着刚才阴山王在殿外说的话,元德帝的眉皱得更紧了些。

    不知为何,明明是一个女子,就算是有些聪慧,可在这故意刁难的阴山王面前,却依旧如蚍蜉撼树,但就算是这样,他心里对年玉,竟也是充满了希望。

    她曾将赵逸从鬼门关拉回来,今日,面对着阴山王,她也是有胜算的吧!

    元德帝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他这话,更肯定了年玉的贡献。

    旁人没人敢再说什么,空气里,依旧沉寂得可怕。

    殿外,不知过了多久,殿外,并肩站着的两人,终于有了动静。

    “好。”年玉开口,一个字,铿锵有力。

    燕爵眉峰一挑。

    好……

    呵,既然如此,那么,这游戏,便要开始了!

    如是想着,没有丝毫耽搁,燕爵脸上的笑容绽放得更是灿烂了些,对站在不远处的宫人吩咐道,“进去告诉里面的人,他们最好是站着不动,不然……若是动了一下,坏了本王的兴致,那后果……本王可不负责!”

    话落,那宫人一愣,反应过来,丝毫也不敢怠慢,立即小跑着进了殿内。

    隐约间,大殿内,片刻震惊。

    可仅是一刹,殿内之人远远看到门外那紫衣男人有了动作,立即屏气凝神,站直了身体。

    殿外,待一切准备就绪,燕爵朝身旁的黑衣男人一伸手,下一瞬,那人就将一支羽箭放在了燕爵的手心。

    燕爵掌心一合,箭迅速的搭在了弓上。

    年玉意识到什么,眸子倏然一紧,也是从身旁的宫人手里的箭筒之中,抽出了一直箭。

    前世,在战场上,这也曾是她的亲密伙伴。

    可这一世,如此拿着拉弓射箭,倒是鲜少有机会。

    此刻,她顾不得是否找回了前世的熟悉感,目光之中,紫衣男人手中的箭,迅速的脱离了弓,刺破空气,迅猛急速,凌厉的气势,此番再次袭来,殿上的众人,瞬间更是紧张了起来。

    阴山王……的杀戮,又要来了吗?

    这次,是哪一个?

    在场的人都是心惊胆战,就算知道是危险袭来,都不敢避闪,因为,他们都不敢去赌阴山王刚才的那一句警告是否是真。

    而他们的视线之中,西梁国阴山王的箭射出来的一刹,紧接着,年玉手中的箭也是射了出来。

    当下,这情形更让人心中不解。

    年家二小姐……

    是要和阴山王一起,将他们当成靶子吗?

    这年家二小姐,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大将军楚沛皱了眉,南宫烈正要发作,南宫家素来不喜年玉,而年玉有多次和南宫家为敌,若借此机会,让年玉获罪……

    正在思索之间,阴山王射出的那一支箭眼看着就要刺在最右边那个舞姬的身上,那一刹,箭激射而来,舞姬双腿颤抖着,她几乎能够想象得出,接下来她会是怎样惨烈的下场。

    她想逃,可双腿无力,好似不受控制了一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箭射来。

    就在那箭要触及到舞姬的眼之时,另外一支箭,似乎来得更是迅猛。

    空气里,突然叮的一声,两支箭的箭头相撞,在舞姬的眼前,似乎能看到零星的火花。

    众人密切关注这这一切,可饶是如此,仿佛依旧没有看清楚那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只知道,空气中那叮的一声响了之后,两支箭都改变了原先的轨道。

    原本要射入舞姬瞳孔的利箭,擦过了舞姬的耳际,又是叮的一声,似碰到了什么东西。

    再看之时,两支箭都齐齐落在地上,而那舞姬……

    舞姬站在原地,双目无神,空洞的望着前方,似被夺去了魂一般,浑身打着摆子,那颤抖的幅度,更是失了美感。

    刚才……

    似乎都在消化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所有人都看着这场景,都是沉默。

    那沉默的掩盖之下,是震惊的内心。

    年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我和末世有个交易〕〔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