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焚天龙尊〕〔核渊〕〔末世最强回收系统〕〔灵武修行界〕〔堕圣〕〔不死奥义〕〔元沦〕〔风氏纪元之天忌〕〔神二代的逍遥生活〕〔神域帝宗〕〔通天鸿徒〕〔仙界奇主〕〔超次元宠物店〕〔龙神斗尊〕〔地球穿越时代〕〔挂机死神就能变强〕〔至尊乘风〕〔重活三生〕〔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奇缘从天降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六百八十一章:放手一搏
    那怒气,似急欲发泄。

    燕爵沉着脸,先前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

    眸子紧了紧,没有丝毫间歇,紫衣男人再一次拿了箭,搭箭拉弓,动作利落,一气呵成,再一次迅速的激射出去,随后,一支接着一支,毫不间断。

    如此的气势,燕爵明显已经有些红了眼。

    他要杀戮,要见血,要证明这个女人,休想挡得住他,更是不可能赢了他!

    而年玉,在如此情势之下,便也只有见招拆招。

    他的箭不停,她亦是不敢有丝毫松懈。

    他的速度起,她便跟着起。

    仅是过了片刻,十来个舞姬已经轮完,在场的官员,亦是过了大半,而无一例外,都是有惊无险。

    此刻,大殿之上,只剩下大将军楚沛,丞相谢运钦,南宫烈,以及元德帝和清河长公主。

    他们身份地位,个个举足轻重,若有个闪失……

    一时间,气氛更是紧张得不像话。

    难得的,燕爵竟是停了下来。

    那美丽的唇形里,吐出了一口气,似乎剩下的这几人,他竟是不急了。

    “如果你没扫了本王的兴致,本王倒可以考虑将你纳入麾下,和青桑一样……”燕爵突然开口,眸中泛起的笑意,空洞而冷血,虽是笑着,可那笑没有丝毫温度。

    似乎经过了刚才这一遭,有些东西已经在他的心里慢慢转变。

    青桑……

    那个青衣女子吗?

    而和青桑一样……

    言下之意,是做他的妾?

    更或者是玩物?

    年玉心里打了个颤,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承蒙二殿下看得起,臣女才疏学浅,不过一个粗浅丫头,够不上二殿下如此的抬爱。”年玉扯了扯嘴角,这个男人,这般变态,在他的身边,怕也是有着变态的心理。

    年玉如此的反应,燕爵看着,眉峰倏然一皱,眼里的愤怒骤然惊起。

    她是不愿意吗?

    “呵!”燕爵一声轻笑,阴冷骇人,“那就实在是可惜了,既然如此,如此,你的命,本王只有用其他的方式要了。”

    坏了他的兴致,此刻又拒绝他的好意,那便是罪上加罪!

    这个女人有些本事,可剩下的这几个靶子……

    燕爵一眼扫过去,眸子紧了紧。

    这一次,他是三支箭搭上了弓,引箭拉弓,直直的对准了大殿里靠右的三人。

    感受到箭的瞄准,大将军楚沛眸子倏然紧了紧,那一份英气,似乎对于来的是什么,都无所畏惧。

    他身旁,丞相谢运钦心里紧绷着,此刻他看着的,并非朝他瞄准的利箭,而是年玉。

    年玉……

    记忆中,那一晚清河生产之时,这个女子看自己的眼神,分外怪异,好似将他看穿了一般。

    他知道,年玉亲近清河,不喜自己。

    她会借此机会,让他顺理成章的将失了眼睛吗?

    一个丞相失了眼……

    谢运钦眉心皱得更深了些,心中渐渐有不安萦绕。

    他的心里是不安,而他身旁的南宫烈,有的却是慌乱。

    单单是因为南宫月与年依兰和年玉的纠葛,只怕,这个年玉,也不会管他生死。

    他该怎么办?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那阴山王夺去了眼?

    想到此,南宫烈更是恐惧。

    紧张之间,南宫烈目光闪了闪,下意识的开口,“皇……皇上,那年玉和依兰有过节,对南宫家也素来有怨怼,若因此迁怒于微臣,让臣受了伤,那便是她年玉故意谋害朝臣……”

    这话刚说到此,元德帝便皱了眉,眼底一抹讽刺,却是没有理会。

    南宫烈见此情形,也是明白了什么,便也不敢再多说。

    但那心里的恐惧,却是越来越大。

    此刻,年玉也是看着阴山王的箭瞄准的三人。

    脑中不是没有闪过邪恶的念头,可是……

    “二殿下,可否等一等。”年玉开口。

    燕爵挑眉,诧异的看了身旁的女子一眼,轻笑,“等?怎么?力不从心了吗?还是……你要就此认输,不敢再赌?亦或者,你改变了主意,想成为本王的人?”

    剩下的几个,皇帝公主,重臣高官,只怕这女人,没有那个胆量拿他们的安危来做赌注吧!

    可是……

    “不。”年玉迎上燕爵的视线,语气再是坚定不过,“臣女想在再加一个赌注。”

    再加一个赌注?

    燕爵眸子微微一紧,但是瞬间,那眼神里就泛出了微微的幽光,“没想到,你倒是个好赌之人。”

    好赌吗?

    年玉淡淡的笑笑,不以为意,“二殿下谬赞了,在二殿下的尊贵之下,臣女只有放手一搏,还望二殿下不要笑话才好。”

    “笑话……”燕爵轻笑,比起笑话,他此刻对这女子的另外一个赌注,更加感兴趣,“说来听听,你想怎么加这一个赌注?”

    男人微微扬起头颅,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年玉没有理会他的姿态,敛眉,不卑不亢,“如果臣女能够保下所有人,还请二殿下在答应臣女的一个承诺之外,另外应臣女一个要求。”

    “要求?什么要求?”燕爵好奇。

    年玉却是淡淡一笑,迎上男人的视线,丝毫没有避讳,“一纸文书,入西梁国经商的文书。”

    经商的文书?

    燕爵看着眼前的女子,她要经商的文书做什么?

    赤宇大陆上,西梁国独大,经济和商业更不是其他几个国家可以比拟的,近百年来,西梁国虽和其他几国和平相处,可也限制了对外的交流,尤其是经济更是对其他几国,关上了大门。

    那样一个盛世大国,里面有太多的机会,这个女人……

    竟看中了这一块儿吗?

    “没想到,你还是块经商的料吗?”燕爵嘴角浅扬,语气里却是不屑。

    年玉听在耳里,眸光微漾,她并非经商的料,但心中自有她的谋划。

    苏九爷的信上,她知道他发展得风生水起,可是不知为何,她的心里有一种预感,如果赵焱这一世,耐心比前一世先一步耗尽,那么,她的底牌……

    想到赵逸的离开,年玉眸中的颜色越发深沉了些,更是肯定了自己的这个决定。

    暗吸了一口气,年玉抬眼,眸中一抹轻笑,“二殿下是怕输了,答应不起臣女的这个要求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我靠算命爆红娱乐〕〔法医王妃:我给王〕〔妈咪给钱,爹地卖〕〔烈血狂枭范建明李〕〔极品老木匠〕〔我成了家族老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一代战神杨辰秦惜〕〔穿成山神后,我捡〕〔都市之妖孽神主〕〔重生八零:全能小〕〔都市战神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