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趟过职场这条河〕〔娇媛〕〔夫人,你马甲又掉〕〔都市极品医神〕〔都市之六界裁决者〕〔甜心玫瑰〕〔我爸真是大明星〕〔心动代码〕〔王爷拿我没办法〕〔开天录〕〔无垠〕〔抢救大明朝〕〔洪荒历〕〔圣灵神剑尊〕〔八岁帝女:重生之〕〔鬼命阴倌徐祸〕〔黑莲太后传〕〔超凡大卫〕〔将军与我一世约〕〔司宠而骄:刁蛮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六百八十二章:吓得失禁
    以他阴山王在西梁国的地位,一纸通商文书,对他来说不过是动一动嘴的事。

    这一激,燕爵眉心一皱。

    这个女人激将的伎俩,他再是清楚不过,他本可以冷静应对,但不知为何,那女人嘴角的讽刺与不屑,他看着分外刺眼,竟是想也没想,脱口而出,“好,不过是一纸通商文书而已,答应你又何妨?”

    “二殿下果然大气,不愧是大国之王,小女子佩服之至。”年玉微微福了福身,得了他的一个应承,年玉嘴角的笑容越发大了些。

    燕爵看着,心中更是不爽。

    一股烦躁在身体流窜,燕爵收回视线,冷哼一声,“你想要通商文书,可有没有那本事,拿不拿得到,还尤未可知,你不要高兴得太早,另外……你加了赌注,是不是意味着,你若是输了,你要付出的代价,也会更大一些?”

    说到此,一改刚才的不悦,燕爵的眸子里,分明有幽光闪烁。

    再次看着年玉,那眼里精光闪烁。

    他似乎看到了更加惨烈的画面。

    仿佛鲜血对他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年玉敛眉,心中明白,自己若是输了,或许尸骨无存,不仅如此……

    “那个女人很疼你!”

    思绪之间,身旁紫衣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年玉微怔,脸色瞬间一僵。

    燕爵看在眼里,心里的兴味儿更浓,看年玉的眼神,越发疯狂得如野兽张开了血盆大口。

    “你若输了,本王要你死,更要她的命。”燕爵一字一句,似乎血液再次被激起了澎湃。

    话落,他分明瞧见年玉握着弓的手越发的收紧了些。

    嘴角一抹冷笑,似乎没打算给她退缩的机会,燕爵再一次抬起了手中的弓箭,没有丝毫停歇,瞄准了目标,利箭激射而出,那一刹,被瞄准的三人,也是呼吸一紧。

    那利箭出去的一瞬,年玉手里却空无一物,意识到什么,年玉迅速一挥手,可箭筒里,却只剩下了两支箭,若以三支箭,阻燕爵的三支,她有八成的把握可以成功,可此刻……

    年玉皱眉,却是没有察觉到,那青衣女子嘴角的冷笑,以及地上,零落的几支羽箭。

    年玉心中暗自低咒,可此刻的她,来不及过多的犹豫,便只有就这两支,搭箭拉弓。

    这一次,燕爵杀了她个措手不及,所以,年玉的力道,也是比刚才更大了许多。

    空气中,五支箭带着穿头一切的气势,离三人越来越近。

    大将军楚沛曾经在战场上血雨腥风,可倒是第一次如此被逼着站着不动,任人宰割,而那掌握着他命运的人……他知道,不是那西梁国的阴山王,而是……

    年玉!

    楚沛远远的看着那女子拉弓的姿态,甚至能够感受得到,那利箭从她手中激射而出之时,女子浑身散发的气势……

    不知为何,那竟让他想到了战场,而年玉,仿佛是操控着生死成败的那个人!

    楚沛皱眉,对于子冉的这个未婚妻,他不甚了解,但此刻,却有了好奇。

    而一旁的谢运钦,那利箭射来之时,他竟不自觉咽了一下口水,心中的恐惧愈渐浓烈。

    气氛紧绷得一触即发。

    那危险越来越近,突然,空气里,叮的一声响,碰撞之下,射向大将军楚沛的那一支,率先改变了轨迹,仅是过了一刹,又是一声响,射向谢运钦那一支也被打偏了轨迹。

    前两个人松了一口气,可射向南宫烈的那一支,依旧朝他直直而去,气势凶猛。

    当下,气氛更是紧张。

    如此情形,燕爵嘴角微扬,这一下,他似乎已经胜券在握,如此,接下来,他便可以好好的享受这个女人的鲜血……

    可是,仔细一看,大殿之上,落在地上其中两支仅仅是箭尾,而那两支箭头,却依旧在空气里穿梭。

    “唔……”

    空气里,一声闷哼。

    随即,叮的一声,箭头相撞,随后,南宫烈只感觉,有一阵狂烈的风和一阵剧烈的痛在他的耳际划过,远远的没入身后的墙壁。

    可是……

    南宫烈双眼大睁,依旧惊惧的看着前方,耳朵上,那耳垂掉了一半,鲜血一滴一滴的落下……

    众人看着这一幕,半响没有回过神来。

    待回神,才发现,刚才明明是两支箭头,可除了划伤了南宫烈耳垂的那一支,而另外一支箭头,竟消失不见。

    众人探寻着,只见南宫烈颤抖着身体,细细观察,才发现他的官帽之上多了一个窟窿,隐约可见,一支箭头插在发间。

    如此的情形,似乎惊险万分。

    刚才,要是那箭头再偏离一些,那可不正好刺进南宫烈的脑袋么?

    而那后果……

    当场毙命!

    四个字在南宫烈的脑中回荡,那颤抖着的身体更是剧烈,似怎么也控制不住。

    空气里,一片沉寂。

    渐渐的,隐约间一股味道,浓烈刺鼻。

    众人闻着,视线顺着南宫烈的头顶往下,看到那被打湿了的衣裳,甚至还在不停的滴着水,当下,所有人都明白发生了什么。

    众人眉心都是一皱,难掩嫌恶。

    南宫大人他……

    竟然是失禁了吗?

    饶是元德帝也不由凝眉,冷冷开口,“来人,还不将南宫大人给带下去。”

    那语气,明显就充满了不悦。

    这一吩咐,宫人立即上前,南宫烈猛然回过神来,意识到什么,一张脸倏然胀得通红,自己这狼狈的模样,在朝堂之上,又在圣上之前,已经是大不敬,甚至还有这么多人看着,以后他的老脸……

    “皇上……”南宫烈想解释什么,可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一张脸,难看的不像话。

    不止如此,得了令的宫人也立即赶到,看了他一眼,饶是他们也是强忍着笑,单只是看着南宫烈,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南宫烈感受到众人看他的眼神,更是羞愧难当。

    看了元德帝一眼,思绪之下,便也没再多留,立即跟着宫人出了大殿。

    这插曲,让殿上的气氛松了不少,可仅是片刻,想到还未完的事情,众人面容凝重,依旧不敢再松懈。

    剩下的这两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有最美师尊〕〔源赋世界〕〔紫阳小师叔〕〔婚婚来迟,大佬要〕〔黑莲花老公从良了〕〔顾少的天价新娘〕〔女友有个系统〕〔爱上双面人〕〔沧澜戒〕〔将军在上:弃女神〕〔庭院深深知几许〕〔江一楠〕〔假如我有读心术〕〔柳潇潇的结局〕〔从心小甜妻:三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