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朕醉了〕〔魔临〕〔婚途超甜:薄少蜜〕〔暗恋也有点甜〕〔然后我和爱豆成CP〕〔家有悍妻怎么破〕〔江上华笙空流转〕〔亲爱的少帅大人〕〔秦风张欣然〕〔万古邪帝〕〔萌妻出没,霸道前〕〔都市超级医生〕〔天地至圣〕〔婢女也秀色〕〔超级医生在都市〕〔顶级宠婚:闷骚老〕〔逆转重生1990〕〔穷拽的女人〕〔我有一口仙气〕〔我在东京掀起百鬼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六百八十六章:完美猎物
    墨书看了赵焱一眼,却是没有多问,很快领命下去。

    离开后不久,惊澜院里,又响起了琴声。

    那琴声,单是听着,都能感受得到其中的兴奋。

    芳雅阁里,南宫叶在院子里,望着惊澜院的方向,自那琴声起,到夜幕降临,琴声落下,她一直听着,保持着同样的动作,一动不动。

    这个魔鬼……

    又有什么诡计,在他的心里滋长了吗?

    顺天府。

    夜幕笼罩之下,一切看似平常,可今夜似乎注定有许多人都无法入眠。

    自西梁国的阴山王一行人被元德帝接进了顺天府后不久,另外一辆马车也徐徐进了城,那马车并不显眼,和寻常的大户人家的马车别无二致,一行人,单就只有一辆马车,随行有一个车夫坐在马车前,格外的简单。

    此刻,那辆马车停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客栈后院。

    客栈里,其中一个房间,灯火亮着。

    窗前,男人负手而立,视线望着窗外,似乎已经站了许久,男人一袭青衣,五十多岁的模样,身形却依旧如年轻男子挺拔健朗,那双望进黑夜里的眼,炯炯有神。

    突然,门外两下敲门声传来,屋内的人没有动作,随后,门被打开,一个人悄悄的走了进来,那打扮,正是随行的车夫。

    那车夫上前,脚步轻盈,就算是一脸的胡子,形容之间有些狼狈,可那眼里的锐利,却依旧遮不住。

    车夫在中年男人身后五步之遥的地方,便没有在上前,停下了脚步的他,朝着那背影一拜,眼神姿态,恭敬之外,更是敬畏。

    “说。”

    没待车夫说什么,中年男人便开口。

    仅是一个字,那威仪却似有千斤的重量。

    车夫不敢怠慢,眼里仅是臣服,“二殿下……”

    车夫将从外面打听到的消息一一禀报,房间里,只有他的声音在回荡,任凭他说什么,那背对着他的中年男人,依旧没有丝毫动作,只是明显能够感受得到,男人浑身散发的气势,更是压人了一些。

    “呵!”

    直到车夫将一切禀报完,好半响,中年男人才一声轻笑,那笑声之中,有讽刺,更多的却好似一切都在意料之中的了然。

    “主子,二殿下他……”车夫试探的开口,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继续道,“二殿下的性子,若当真在这北齐惹出事情来……”

    “惹出事情来?”中年男人不紧不慢的打断了车夫的话,似乎对那阴山王了如指掌,“他不惹事,倒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过……现在倒也无需担心这个,毕竟……”

    中年男人似想到什么,浓墨的眉峰微微一皱,“你刚才说,那个女子,叫什么?”

    车夫微微一愣,似没想到,主子会专门有这一问,忙的回过神来,“属下打听了,说是叫年玉,据说是这顺天府里,一个姓年的人家的庶出小姐,并且,她还是清河长公主的义女。”

    “庶出小姐……”中年男人眸子眯了眯,若有所思的模样。

    随即,眉峰一挑,中年男人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能压制得住燕爵,倒是有些本事。”

    “属下还打听到……”

    中年男人言语之中对年家二小姐兴致颇浓之时,车夫敛眉,想到自己查到的另外一个消息,目光闪了闪,继续道,“那年玉,正是北齐枢密使大人的未婚妻,五月初三的婚礼……新娘……正好是这个年家二小姐。”

    话落,那中年男人的身形猛然一怔,倏然转过身来,房间里烛光的映照之下,男人的脸,亦是被一片络腮胡子遮盖,让人丝毫也看不清楚他的本来面目,但那眉,却是英气勃勃。

    “年家二小姐……”中年男人口中喃喃。

    他们只知道五月初三那场大婚,新郎是北齐枢密使,新娘确实是年家二小姐,却没想到,竟是这么凑巧。

    年玉……

    “看来,是更应该找个机会,好好见见了。”中年男人挑眉道,可似想到什么,男人眉宇之间的神采,却是倏然消失,沉吟半响,随即开口,“那新郎,还没醒吗?”

    “没有。”车夫答道。

    还没醒……

    中年男人敛眉,脸上没有太多的情绪表露。

    半响,中年男人缓缓转过身体,重新面对着窗外的黑夜,风云变幻的眸中似有无数的东西凝聚又消失,让人捉摸不透。

    同样的夜里。

    春晖园,星月殿的院子里。

    自今天洗尘宴散了,燕爵便来了这里,那之后,男人的脸上,很长一段时间,一刻也没有笑容。

    无数次在房间里踱着步,仿佛身体里那嗜血的因子怎么也压制不住,急欲发泄,可想到自己签字画押的东西,所有的*便被压了下去,可压下,心不甘情不愿,伴随着而来的,是那越积越浓的憋屈。

    如此过了几个时辰,这仿佛上了毒瘾的男人,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此刻,燕爵斜靠在榻上,他面前的空地上,在这星月殿里伺候的宫人,齐齐跪了一地,他们的头顶,各自放着一个花瓶,不远处,一个笼子里,几条蛇缠绕着,吐着鲜红的信子,单是看着,便让人觉得心中生寒。

    他们头顶的花瓶,已经顶了足足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之前,那阴山王说了,谁若是打碎了花瓶,谁就要成为那些毒蛇的晚餐,他们战战兢兢,可谁也不敢松懈。

    榻上,紫衣男人欣赏着这些宫人面上的恐惧,心情似乎好了许多。

    他是承诺了那个女人,在北齐客随主便,不造杀孽,可吓吓这些宫人,看看他们的恐惧,取取乐,倒不在那承诺之中,不是吗?

    燕爵脑海里浮现出那女人的身影,嘴角一抹轻笑。

    能让他这般憋屈,除了父皇,这世上,便又多了一个!

    可是……

    他相信,这个荣幸,对她来说,绝对不会是好事。

    不过……

    想到什么,燕爵的眉心倏然皱了起来。

    今日,他听他们唤她玉小姐,她的名字里有个玉字吗?

    眉峰一挑,看来,他得让人打听一下她的名字,如此,才能好好记着她,成为他的完美猎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星际重生全能女神〕〔妈咪给钱,爹地卖〕〔厉少宠妻至上〕〔总裁私宠妻江瑟瑟〕〔权门娇妻:九爷情〕〔穆延霆许念安全文〕〔都市战神归来〕〔极品老木匠〕〔剑道凌天〕〔上门龙婿txt全文下〕〔第五月和玄奕辙免〕〔重生逍遥仙途〕〔上门龙婿〕〔妃要撩人:太子殿〕〔我在异界捡功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