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这位帅哥是爹〕〔真爱不散场〕〔妈咪这位帅哥是爹〕〔从斗罗开始之万界〕〔萌宝归来爹地要排〕〔重生军营之最强军〕〔箭皇〕〔我的科技很强〕〔王者之守护家园〕〔总裁爹地的宠妻法〕〔抢个总裁当爹地〕〔我愿意〕〔重生甜妻:狠会撩〕〔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鬼王嗜宠逆天狂妃〕〔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极品小农民系统〕〔超级林业人〕〔超神次元聊天群〕〔洪荒后勤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六百九十章:是时候“醒”过来
    对于这个即将要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年玉竟是有一种感觉,她越来越摸不透他。

    此刻,更是觉得,仿佛他们之间,隔了一层纱。

    迎上年玉的视线,在这询问之下,楚倾面具下的俊美脸庞一片阴沉。

    他知道,经历了刚才的一遭,已经引起了玉儿的怀疑,玉儿的性子,她怀疑的东西,势必要找到结果。

    而他……

    楚倾面具下的眉峰皱得更深了些。

    房间里,一片沉默,那沉默,逐渐诡异。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楚倾起身,走到年玉的身前,伸手想要握住她的手。

    那一刹,几乎是本能的,年玉避闪了一下,嘴角浅扬起一抹笑意,浅淡疏离,“枢密使大人不仅容不下自己的未婚妻被旁人惦记,自己对未婚妻,也保留着秘密,呵……不知枢密使殿下,心中藏着这么多的秘密,是否舒坦!”

    年玉的语气,难掩讽刺。

    那话,听在楚倾的耳里,心里仿佛被撕扯着,隐隐生疼。

    “玉儿。”楚倾轻唤出声,再次伸手,强势的握住了年玉的手。

    这一次,她却是没有避开,任凭男人的大掌握着,但脸上的笑,依旧淡漠,看着让人恍惚。

    她的心里依旧不悦!

    可仅是如此,对楚倾来说,就已经是天大的眷顾,顾不得其他,楚倾微微一用力,瞬间将女人拉入自己的怀里,仿佛只有抱着她的身体,他才能驱赶心里骤升的那一股恐惧与不安。

    “玉儿……”

    楚倾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年玉的名字。

    那一声又一声的轻唤入耳,男人的胸膛熨帖着年玉的脸,她能清楚的听见他的心跳。

    “他是冲着我而来,也是冲着我面具下的脸而来,可是……”楚倾的声音,压抑而低沉,说到此,却是倏然顿住,面具之下,是谁也看不见到的挣扎。

    “对不起……我……”楚倾继续道,可话刚到此,楚倾明显感觉怀中的女子,身体一僵。

    “如果不能说,那就不必勉强了,年玉不是不懂事的人,你我之间,不过是交易的婚姻,就算是未婚夫妻,年玉也不该如此探寻,枢密使大人见谅,是年玉小家子气了。”年玉淡淡开口,眸中刚才微微软化了的东西,复又变得坚毅。

    手推着楚倾的胸膛,渐渐的从他的怀中出来。

    二人的距离拉开,年玉的脸上,一抹笑容绽放,但那笑容,看在楚倾的眼里,却如一根根的刺,刺在他的心里。

    玉儿的笑……

    是他许久没有见到过的疏离。

    “玉儿……”

    楚倾心里的不安更浓。

    可刚唤出她的名字,女子却是打断了他的话,“听说,将军夫人今日来过,可是有何……”

    年玉说到此,却是一顿,嘴角的苦涩之间,依旧带着讽刺,“罢了,你瞧我,刚才懂了些事,弄明白些东西,这一会儿怎么就又记不住了?呵呵,纵然是我问了,有些事情,你不能说的,也依旧不会说,问了,便也是白费唇舌,倒徒增烦恼,平添尴尬了。”

    年玉说到此,绕过楚倾,走到床前,在床上寻找着什么。

    楚倾的目光追随着她,仅是一会儿,她便找到了想找的东西,正是那一枚玉针。

    年玉将那玉针捡起来,重新收好,又到了地上紫衣男人身旁,看着他手上那一道血痕,刚才,玉针刺穿了他的掌,虽然伤口很小,但流的血却不少!

    年玉凝眉。

    沉吟半响,终究还是从怀中拿了伤药,洒在了那伤口之上。

    “这人……枢密使大人,要如何处置?”年玉开口。

    她是聪明的。

    既然楚倾知道这个人是冲着他而来,恐怕,早先他就知道燕爵的身份。

    楚倾皱眉,也是看了地上的紫衣男人一眼,如何处置……

    这个人……

    “你放心,我会处置好。”楚倾沉声道。

    年玉听着,眉峰一挑。

    如此甚好!

    想到自己来的目的,年玉心里禁不住有些唏嘘。

    她刚才来,本也有意创造机会,化解二人的僵局,可却没想到,这样的情形……原先的僵局还没化解得了,她和他之间,似乎更僵了。

    年玉暗暗叹了口气,心中一股复杂的气息流窜,分外不是滋味儿。

    似乎带着赌气的意味儿,年玉转身往门外走去。

    身后,楚倾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的身影,不知为何,心中竟有一种恐惧,仿佛那女子,要离自己而去……

    心中一丝抽痛,楚倾下意识的唤住了年玉。

    年玉停下脚步,却是没有转身,亦是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问道,“枢密使大人有何吩咐?”

    那淡然与疏离,让楚倾咽了一下口水。

    第一次,他竟是有些害怕。

    目光闪了闪,楚倾开口,“五月初三的大婚……”

    他的语气里有试探,他甚至有些不确定,如此的情况之下,玉儿是否还会嫁他!

    “悔婚”两个字楚倾的脑中盘旋,空气中,那压抑的气氛,让他有些呼吸不过来,定定的看着那女子,空气仿佛在那一刻凝结。

    半响,女子的声音,终于缓缓传来……

    “距离五月初三不过几天的时间,枢密使大人,该是时候,准备‘醒’过来了吧!”年玉丢下这一句话,便没有再说什么,大步出了房门。

    门外一片黑暗。

    年玉的身影,就消失在那黑暗之中。

    楚倾定定的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地方,脑中不断的回荡着刚才年玉说的话。

    她的意思……

    面具底下,那绝世的容颜之上,一抹欣喜浮现,宛如孩童一般纯真。

    五月初三……

    玉儿没有悔婚的意思吗?

    深吸了一口气,楚倾压制着那不断袭来的狂喜。

    玉儿说的不错,他是该“醒”来了!

    楚倾心里有了决定,收回目光,视线落在脚边,躺在地上的男人的身上。

    那一身紫衣,配上这绝美的容颜,他自是知道他是谁。

    而他的目的……

    想到刚才这个男人的意图,楚倾的眉,皱得更紧了些。

    西梁……

    想到今天白日里,母亲坐在他的床边之时,他听到的那一声声的叹息,以及她无法掩饰的紧张与担忧,他没想到,这一切终究还是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锋戾〕〔全球在线时代〕〔万古神帝〕〔我说话自带jojo〕〔我有最美师尊〕〔乱世争霸之龙舞九〕〔帝生莲〕〔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无敌基因进化系统〕〔设计师的异能小媳〕〔婚婚来迟,大佬要〕〔极品佳婿〕〔假如我有读心术〕〔许我清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