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妻误闯总裁心〕〔第一战妃:王爷清〕〔天才命师〕〔武神圣帝〕〔从西游开始氪金〕〔从荒岛开始吧〕〔赘婿丹帝〕〔武唐侠义风云录〕〔墨少追妻:儿子是〕〔总裁宠妻套路深〕〔今生唯有许诺〕〔都市之极品灯神〕〔最强手机系统〕〔龙抬头〕〔超级制造商〕〔琳琅的理想人生〕〔重生六零:翻身做〕〔锦绣农女:捡个将〕〔猎赝〕〔重生之阵法大宗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六百九十九章:救她
    但渐渐的,似乎是在那熏香的作用下,年玉浑身的紧绷慢慢的松了下来。

    那感觉……仿佛有一种莫名的力量,控制着,让她趋于平缓。

    可不知何时,脑袋竟有些开始昏昏沉沉,甚至没有留意到,自己的身体,亦是在水中越来越往下,她好像陷入了一个似梦似幻的虚境里,虚幻缥缈,却又感觉得到那若隐若现的真实。

    水里,似有一个力道拉扯着她,最后甚至连整个头顶都没入了其中。

    那模糊的感觉里,呼吸渐渐变得困难。

    年玉感受到危险,想挣扎,可她的双手,仿佛被束缚着,怎么也无法挣脱。

    突然,似有什么东西冲破了水面,随后一个力道往上,拖着她脱离了水里,更是从那痛苦之中挣脱出来。

    朦胧中,她看到一张银色的面具。

    “子冉……”年玉下意识的唤出声来,眼前的人,和梦里一样虚幻。

    思绪混乱之间,似乎两个梦境交融在了一起,那不安,再一次迅速的袭上,眼前的男人……

    似想要确定,眼前男人的真实,几乎是本能的,年玉就着那拖着她身体的力道,极力往上,一双手圈住面前男人的脖子,整个身体,贴进了他的胸膛。

    那明显的柔软撞上来,男人的身体倏然一怔,脑中的画面,旖旎震撼。

    几乎是瞬间,男人的身体,好似魔怔了一般,身体一片僵硬。

    楚倾鼻尖萦绕着女人淡淡的体香,一双眼却是直直的看着前方,不敢往下。

    方才,他冲进来之时,心中只有玉儿的安危,却是没有去留意那水下旖旎的画面。

    可此刻,女人在怀里,却是勾起了方才的记忆,那画面在脑海流窜,一遍又一遍,怎么也挥之不去。

    不用再看,他也知道,此刻怀中的女人是怎样诱人的模样!

    楚倾咽了一下口水,此刻,他的手贴在她的腰间,细腻的肌肤,熨帖着他的掌心,似有什么东西,从手掌心里,窜进了他的身体,那刺激,似渗透进了血液,在四肢百骸肆意游走。

    面具下那张从来都处变不惊的脸,早已胀得通红。

    “子冉……”女子的声音,再次在他的耳边响起。

    那旖旎之间的虚弱,让楚倾皱眉,深吸了一口气,楚倾稍微平息了些身体里滋长的情潮,努力的压制着,瞥了一眼不远处正缭缭燃着的熏香,当下,锐利的眸子一紧,一道厉光激射而出,伴随着那一刹,男人另一只手没入水中,又迅速扬起,带起的水珠,似利箭一般,飞向那些熏香。

    仅是一刹,先一刻还燃着的熏香,瞬间熄灭。

    想到刚才发现的……

    楚倾眸子里,更是阴沉,甚至是后怕……

    刚才自己若是晚来了一步,那玉儿……

    下意识的,顾不得她对自己的诱惑,楚倾将怀中的女人搂得更紧了些,一双眉,依旧紧皱着,玉儿素来敏锐,可刚才却……

    她有心事!

    不然,以她对药理的精通,不会察觉不了那熏香有问题。

    “子冉,不会有事……我们……你永远都是我认识的你……不会变,对不对……”女人的声音,再次传来,那一字字一句句饱含的恐惧与不确定,让楚倾面具之下,那浓墨的眉峰皱得更紧了些。

    她在担心什么?

    在害怕什么?

    永远是她认识的他……不会变……

    楚倾凝眉,隐隐猜得出这其中的意思。

    玉儿她……

    想到什么,楚倾下意识的将年玉搂得更紧了些。

    “玉儿……”

    楚倾刚开口,想要说什么,突然,外面一阵风吹来,带起的凉意,让楚倾猛然惊醒。

    生怕怀中的女子受了凉,楚倾随手一伸,扫过屏风前衣架子上的衣裳,那薄薄的布料,在楚倾的手中,一个完美的弧度,下一瞬,便裹在了年玉的身上。

    衣裳遮盖了年玉的身体,挡住了旖旎的美景。

    可楚倾在将年玉抱起来的那一刻,目光一往下,看到怀中女子微微泛红的脸,薄纱遮盖之下,微露在空气里的脖子,若隐若现的身体,似乎更是诱惑。

    身体里,本就未曾消弭情潮,再次涌上。

    玉儿……

    楚倾的眸中,渡上了一层蕴色,心中甚至有一个邪恶的念头在叫嚣着,肆意张狂。

    可终究……

    深吸了一口气,楚倾不舍的收回视线。

    很快,玉儿就要成为他的妻子,他不能……更不能在玉儿神志不清的情况之下!

    楚倾敛眉,加快了脚步,生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再多在这房间里待片刻,接下来的一切,就一发而不可收拾,对玉儿,他的自制力,愈渐趋近于零。

    楚倾抱着年玉,大步走出了厢房。

    厢房外,秋笛一直候着。

    刚才,她瞧见枢密使大人匆匆进去,心中便知道不好,此刻,看到被枢密使大人抱着的人……

    “小姐……”秋笛唤道,下意识的上前了一步,小姐这模样,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当下秋笛满心自责,“都是奴婢不好……奴婢该坚持要在屋子里守着小姐的……”

    刚才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只是她,身旁才赶来不久的二姨娘陆修容也想知道,除了想知道,此刻,陆修容心里更多的,便是不安。

    今日的一切安排都是她在打理,却偏偏二小姐差点儿出了事,枢密使大人若是追究,她恐怕也难逃责难。

    想到此,陆修容脸色渐渐泛白。

    楚倾却是没有理会秋笛,抱着年玉,径自进了旁边的厢房。

    进了房间,楚倾小心翼翼的将年玉安置在了床上,从他怀中离开的那一刻,似乎女子感受到了不安,几乎是下意识的更贴近了楚倾些。

    “不要……”女子口中喃喃,就算是很近,却依旧听不清楚她在说着什么。

    可她那不舍的贴近,却让楚倾整个心都被填满。

    “玉儿……”楚倾面具下,那俊美的脸上,一抹笑容浅浅浮现。

    玉儿潜意识里是亲近他的!

    这个认知,让他兴奋。

    想到前些时候,二人之间那疏离的隔阂,楚倾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他知道,她怪他“赶走”赵逸。

    亦是知道,她因他守着“秘密”,不对她说,心有怨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我和末世有个交易〕〔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