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这位帅哥是爹〕〔真爱不散场〕〔妈咪这位帅哥是爹〕〔从斗罗开始之万界〕〔萌宝归来爹地要排〕〔重生军营之最强军〕〔箭皇〕〔我的科技很强〕〔王者之守护家园〕〔总裁爹地的宠妻法〕〔抢个总裁当爹地〕〔我愿意〕〔重生甜妻:狠会撩〕〔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鬼王嗜宠逆天狂妃〕〔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极品小农民系统〕〔超级林业人〕〔超神次元聊天群〕〔洪荒后勤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七百零二章:对她的警告
    这一次,那个隐患,就让他来解决!

    楚倾没有再说什么,可程笙感受到他浑身散发的骇人杀意,大人便是不说,他也明白了什么。

    看来,那南宫月,纵然是南宫家的女儿,大人也是不会有丝毫忌讳!

    ……

    夜色里。

    陆修容出了厢房之后,本是要回自己的住处,可刚要往那个方向走,身后跟着的侍卫,却拦住了她的去路。

    “你们干什么?”陆修容满脸防备的看着这二人。

    “二姨娘请。”侍卫开口,指引着的是另外一个方向。

    陆修容微怔,下意识的看过去,正好是寺庙之外……

    “二姨娘,您请!”

    陆修容许久没有动作,侍卫再次开口催促,那浑身散发的气势,仿佛她再不跟着走,他们便会动手。

    陆修容心中咯噔一下,忐忑不安,可终究还是顺着侍卫指引的方向走去,几人很快出了女娲庙,一路战战兢兢,竟是往未名湖走去。

    不多久,几人就已经到了未名湖的岸边。

    夜色里,湖水泛着幽光,清冷得瘆人。

    “两位大人……这……不知两位大人带妾身到这里来做什么?枢密使大人他……他方才让妾身照看二小姐,二小姐现在虽是睡着,可万一醒来……妾身最好还是在旁边伺候着,才为妥当。”陆修容脸上强扯出一抹笑容。

    平日里那般风风火火,最擅言辞的她,此刻在那惊恐之下,竟是结巴了好几次。

    陆修容说着,可侍卫却没有理会他,带着她又往前方走了一些,到了湖边的几棵大树之下,陆修容这才看到,另外几个侍卫也在那里,而他们的面前,两个麻袋似乎装着两个人,而那两张脸……

    陆修容身体一晃,隐隐一个踉跄。

    虽是在这黑夜里,她依旧看清了。

    那是刚才的那个丫鬟和女尼。

    而此刻的情形……

    陆修容看着,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她不笨,她知道面前的一切意味着什么,那是枢密使大人对这两个人的处置,可是……

    她呢?

    为什么将她也带来?

    陆修容咽了一下口水,顿时脑中冒出逃的念头,可身后两个侍卫,仿佛察觉了她的意图,各自抓住了她的左右手臂,而也正是在那一刹,那跪在地上的麻袋里的人,迅速被她们身旁的侍卫抬起,往那湖面一丢……

    噗通两声响,在这夜色里,格外的清晰。

    两朵水花先后绽开,那两个人,甚至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迅速的沉了下去。

    仅是那么一会儿,湖面归于平静,可是,陆修容却依旧在震撼与惊恐之中,脑中那两个人被投入水里的画面,一遍又一遍的回荡,怎么也挥之不去……

    空气里,沉寂得可怕。

    “二姨娘,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突然,身旁侍卫的声音响起。

    那一刹,抓着她手臂的两只手也倏然松开,瞬间没了支撑,刚才在惊恐之下早已瘫软的身体,轰然坐在了地上。

    侍卫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再多说什么,很快离开。

    留下的陆修容,望着湖面,浑身冰冷,脸上更似被抽干了血色,刚才那一遭,她虽只是看着,却也仿佛经历了生死。

    突然湖面一阵风吹来,陆修容身体一颤,似被惊醒。

    她……还活着……

    陆修容动了动身体,脑中迅速的转动着,突然,她瞬间想明白了什么,看向那湖面,心里打了个寒颤。

    枢密使大人无意杀她,可是,他要让她看着这两个差点儿害了二小姐的人被处置,他是在警告她,对二小姐,万不能有丝毫不利,甚至连那念头都不能有,不然,那下场……

    只怕,会比这两人更惨!

    明了这一点,陆修容目光闪了闪,心中后怕。

    不知过了多久,陆修容才努力撑着身体,慌乱的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朝着女娲庙走了回去……

    夜色渐浓,逐渐转白。

    第二天,年玉醒来的时候,第一眼所见,便是满脸关切的秋笛,那关切之中夹杂着后怕,甚至要哭出来的模样,年玉看着禁不住觉得好笑。

    “你这丫头,今日是怎么了?一大早就像一个跟屁虫似的跟着我,现在,竟又要哭鼻子了吗?”用早餐的时候,年玉禁不住开口。

    自她醒来,秋笛就紧紧的跟在她的身边,几乎是寸步不离。

    这一问,秋笛脸色僵了僵。

    枢密使大人特意交代了,昨晚的事情不能让小姐知道,省得她费心,可此刻被年玉看着,秋笛鼻尖止不住冒酸,神色也是慌乱起来。

    “小姐,奴婢……”

    “二小姐,秋笛该是想着后天二小姐便大婚出嫁,心中高兴呢。”

    秋笛正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过去,一旁,陆修容开口道,依旧如平日那般风风火火,可看年玉的眼神,却是更多了几分敬畏。

    “对,对,对,奴婢高兴,奴婢是高兴的。”秋笛忙不迭的附和道。

    年玉瞥了二人一眼,敛眉,继续喝着粥,没有说什么,但是,那幽深的眸中,却似有一切于心的了然。

    这一日,年玉独自在女娲神像前,诵经祈福,几乎整整一天,又住了一夜,大婚的前一日一早,才从未名湖返回。

    一行队伍,比起去的时候,多了禁卫军的护卫,那阵仗声势浩大,一路之上,街上的百姓都让开了一条道。

    一个小酒馆里,一行队伍刚从前面过去,那个车夫模样的人,便进了酒馆,到了大厅之内最角落的那个位置坐下。

    “怎么,蹲了两天还找不到机会吗?”

    车夫刚落座,对面坐着的青衣中年男人便开口,浑厚的声音,低沉而有力。

    车夫眉心微皱,面有愧色,“属下无能……”

    “无能?”中年男人口中喃喃,双眼看出去酒馆之外,这个角度,视线里,依旧能够看到刚从这里走过那一行队伍,男人深邃的眸中,一抹笑意泛开,“并非是你无能,而是他防得太严!”

    那个北齐的枢密使……这般在意这个即将迎进门的妻子吗?

    中年男人端着酒,浅浅的抿了一口,那眸中的精明,泛着幽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锋戾〕〔全球在线时代〕〔我有最美师尊〕〔乱世争霸之龙舞九〕〔帝生莲〕〔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无敌基因进化系统〕〔婚婚来迟,大佬要〕〔极品佳婿〕〔假如我有读心术〕〔主神架构师〕〔无敌横练宗师〕〔奇幻恋曲回旋〕〔从小武馆到最强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