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妻误闯总裁心〕〔第一战妃:王爷清〕〔天才命师〕〔武神圣帝〕〔从西游开始氪金〕〔从荒岛开始吧〕〔赘婿丹帝〕〔武唐侠义风云录〕〔墨少追妻:儿子是〕〔总裁宠妻套路深〕〔今生唯有许诺〕〔都市之极品灯神〕〔最强手机系统〕〔龙抬头〕〔超级制造商〕〔琳琅的理想人生〕〔重生六零:翻身做〕〔锦绣农女:捡个将〕〔猎赝〕〔重生之阵法大宗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七百零四章:意外之人
    丫鬟没想到夫人竟当真转变了态度,面上一喜,忙的为南宫月出着主意。

    而一旁,南宫月面上如常,心里却已经在暗暗的盘算着什么。

    可她却不知道,此刻,揽月楼外,早已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等待的时机。

    入夜,明日就是大婚,似乎注定这一夜,许多人无法入眠。

    清河长公主住在了倾玉阁,没有离开,只等着明日一早,以母亲的身份,为年玉挽发,她要亲自送玉儿出嫁。

    整个年府,都在准备着明日的大婚之时,夜色掩盖之下,,揽月楼里,一个黑影悄然潜入,寂静无声。

    那黑影进入房间之时,南宫月亦是没有睡着。

    南宫月坐在桌子前,她的面前摆着一个锦盒,而那锦盒里是一个玉枕,上好的羊脂白玉,在烛光下微微泛着光,映着南宫月脸上的笑容,竟是添了几分森冷。

    年玉……

    今日下午,她的心里越发的不安,不知为何,她想到了自己派出去的那个丫鬟。

    年玉没死,那个丫鬟也没有回来,这意味着什么?

    心中有些担心。

    若年玉从那丫鬟口中,逼出了自己的名字,那她绝对不会就此罢休。

    所以……

    这一次,她更是要尽快斩尽杀绝!

    南宫月看着那玉枕,眸中的光亮越发灼人。

    只要这个东西随年玉的嫁妆进了将军府,那一切就都好办了。

    刚如此想着,空气里,凌厉的危险袭来,突然闯入的人,让她心中一怔,下意识的抬眼,看向来人,只瞧见一个黑衣身影,甚至还没有来得及问那人是谁,那男人便迅猛逼上,一记手刀打在南宫月的脖颈。

    那力道,丝毫没有手下留情。

    仅是一刹,眩晕伴随着疼痛涌来,南宫月惊恐之中,整个身体轰然倒下,在房间里发出一声巨响。

    黑衣男人看了一眼地上的妇人,随手一捞,便如货物一般,带着她飞出了窗外,很快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这个夜,似乎格外的漫长。

    倾玉阁内,几乎一整夜都亮着灯。

    年玉躺在床上,也是一刻也没有睡着。

    去女娲庙之前,对于这婚事,对于她和楚倾之间,她依旧心情复杂,可如今,去女娲庙走那一遭,仿佛一切都已经淡然。

    想到什么,年玉的脸上,禁不住有一抹浅浅的笑意浮现。

    似乎躺下没多久,天就渐渐亮了。

    门外,秋笛的催促声传来,年玉知道,今日的一切,就要开始。

    而过了今日……

    想到楚倾,年玉敛眉。

    前世,她为了赵焱倾尽一切,到最后,那场婚礼,是年依兰成了赢家,而她……

    那场婚礼,是她的死祭!

    而这一世……

    这场婚礼,又会发生什么?

    不知为何,年玉的心猛地颤了一下。

    “小姐……”门外,秋笛的轻唤声再次传来。

    年玉皱眉,迅速挥开了思绪,起床只是稍作休整,不多久,清河长公主就进了门。

    今日的清河长公主,一袭华服,格外的隆重,那眉宇之间,温柔慈爱,风华万千。

    一边为年玉挽着发,一边叮嘱着年玉婚后的事,直到一身嫁衣穿在了年玉的身上,那鲜红的颜色,配着那张美丽的脸,整个人站在房间里,众人的视线都凝在她的身上。

    一时之间,看得让人有些入了。

    “本宫就知道,本宫的女儿是这天下最美的新娘,看看……”清河长公主满脸的笑容,那模样,甚至比年玉自己还要兴奋。

    好一番热络的夸赞,门外却是传来下人的通报,说是皇后娘娘驾临。

    当下,年玉和清河长公主都是一怔,难掩诧异。

    都知道,自沐王赵逸被贬,离开顺天府之后,宇文皇后便病倒了。

    这些时日,她一直在栖梧宫里养着,谁也不见,甚至那日西梁国的贵客的洗尘宴上,她也没有出席,前些时候,清河长公主进宫探望,也只是待了片刻。

    可没想到,今日这一大早,她怎么来了这里?

    年玉和清河长公主对视了一眼,正要迎出去,却是瞧见那一国之后进了房间。

    她的身后,除了珍姑姑,仅仅跟着两个宫女,而在那宫女之后,年玉一眼瞥见了另外一抹身影。

    宇文如烟……

    那一眼望去,正好是对上了宇文如烟的视线,那一刹,在那视线之下,年玉的心里,竟是不由一颤。

    “皇嫂,你这么来了?”清河长公主率先开口,脸上热络的笑容,一如往常的亲和。

    那声音,拉回年玉的思绪。

    年玉收回视线,立即上前,朝着宇文皇后福身行礼,“臣女年玉,参见皇后娘娘。”

    话落,宇文皇后却是沉默不语,也不让她起身,只是定定的看着年玉,那眸中一片清冷泛开,随之又浮现了太多的情绪,复杂交织。

    没有宇文皇后发话,年玉便也只能一直保持着半福身的姿势。

    一时之间,一股浓烈的诡异充斥在房间内。

    皇后娘娘她……似乎来着不善吗?

    今日这样的日子,她要做什么?

    众人心中有些不安。

    清河长公主感受着这气氛,目光闪了闪,径自到了年玉身旁,不着痕迹的将她扶了起来,拉着她的手,朝宇文皇后笑道,“玉儿真是好福气,出嫁之日,皇后皇嫂也亲自来相送,旁的官家小姐,可没有这等的待遇,日后,可要好好记得皇后娘娘的恩才好。”

    这话,似乎终于让宇文皇后的神色有了波动,看年玉的眼神,渐渐的不再如方才那般冷漠,脸上亦是慢慢绽放出一抹笑容,缓缓上前,更是靠近了年玉一些。

    自始至终,宇文皇后的视线,一刻也没有从年玉身上移开。

    那目光从头到脚,一寸又一寸,细致入微,仿佛要记着她今日每一寸的模样。

    “玉儿今日,真是漂亮。”

    终于,宇文皇后开口,那夸赞发自肺腑,看年玉的眼神,亦是越发柔和了些。

    可突然,那脸上的笑容一窒,似想到什么,眸中竟多了几分苦涩。

    年玉敏锐的感受到,随即,宇文皇后的声音继续缓缓传来……

    “若逸儿看见……”宇文皇后心中一阵抽痛,说到此,竟是无法再继续说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我和末世有个交易〕〔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