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血鸢令〕〔枭爷您夫人又掉马〕〔遮天之仙途〕〔封神第一帝〕〔听闻娘娘她近视〕〔第三十九次攻略〕〔我的武魂是绿萝〕〔离婚后我成了薄爷〕〔富贵锦绣〕〔全能男神从绝地求〕〔重生学神:封少娇〕〔帝少的甜心萌化了〕〔养崽崽后本宫躺赢〕〔我在娱乐圈带崽躺〕〔重生我要当学神〕〔把反派养歪了怎么〕〔重生完美大佬〕〔从庆余年开始的诸〕〔如果可以,我想重〕〔诸天最强安保公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七百一十六章:和鲜血一样迷人
    顺天府里。

    无数双眼睛都紧盯着那迎亲的队伍。

    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一辆马车静静的停在那里。

    马车上,南宫叶静静的坐着,而她的身旁,年依兰挑起了马车的帘子,视线之中,那浩浩荡荡的队伍,那骏马之上的新郎新娘,无一不刺着年依兰的眼。

    记忆里,自己入沐王府的萧索,被送到骊王府的凄然。

    那一切和眼前这阵仗,形成鲜明的对比。

    年玉……

    此刻,她在枢密使大人的怀里,是怎样的滋味儿?

    她应该很得意吧!

    得意她如今的风光。

    脑中浮现出年玉嘴角含笑的模样,她似在对自己炫耀……更仿佛在告诉她,她输了!

    输了吗?

    不,年依兰抓着帘子的手一紧,眸中的决心,格外的炽烈。

    她没有输,她年依兰只要有一口气在,便不会认输!

    一旁,南宫叶听见热闹声远去,年依兰的每一个反应,都被她尽收眼底,嘴角轻笑里诡异,亦是越发浓烈。

    而此时,一个酒楼内。

    今日,整个二楼都被人包下,而那个包下了酒楼的紫衣男人,此刻正站在二楼的栏杆处,从这里,几乎可以将整条街的每一处细小的地方,都一览无遗。

    远远的,那紫衣男人就已经瞧见了红色的浩荡的队伍,朝这边越来越近。

    那男人负手而立,迎着微风,紫衣飘扬,那飘逸之下,本该是绝世出尘,宛然若仙,让人敬仰,可是,男人嘴角浅扬的笑意,带起的邪恶弧度,却让人看着头皮发麻。

    不止如此,那男人眼中若隐若现的嗜血光芒,仿佛被盯着,就已经离死不远。

    刚才队伍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时候,燕爵的眉峰就不由一挑。

    这个楚倾,这般的防备,是针对谁?

    不用想,他亦是能够猜得出来。

    而那新郎新娘……

    燕爵看清楚那骏马上的二人的一刹,那两人,也是瞧见了他。

    几乎是在几人视线相对的一瞬间,那天夜里在倾玉阁,楚倾房间里发生的事,瞬间浮现在几人的脑海,当下,燕爵的眸子一紧,骏马之上,年玉的眉峰也是皱了皱,明显感受到身后楚倾搂着她的长臂,越发的收紧了些。

    三个人,无论是谁,都是精明之人。

    楚倾那一瞬间的防备反应,落入燕爵的眼的一刹那,当下,燕爵似捕捉到什么,微微一怔,仅是一瞬,似有什么东西在脑中豁然开朗。

    脸上的笑容又恢复了先前的姿态,眸中晶亮的光芒越发璀璨。

    楚倾……

    他认得他!

    不仅认得,还对他充满了防备!

    可他的记忆里,除了那日在倾玉阁里,他们从没有机会面对面,而唯一一次……

    想到那一晚,躺在床上的那个男人……

    这意味着什么?

    燕爵暗暗挑眉,嘴角的轻笑,越发诡谲。

    那一晚……他醒着的!

    此刻,脑中那一幕重现,燕爵的眸子眯了眯。

    醒着的吗?

    呵……

    他只是知道那晚发生的事情,还是……

    燕爵脑中浮现出一个猜测,那眸中,严肃之间,风云变幻。

    看来,这个枢密使大人,他终归还是小瞧了。

    可是,他如此防备,意味着什么?

    眸光微紧,燕爵的视线紧锁着那一袭红袍的男人,以及那银色的面具,想到什么,那璀璨的眼里,一抹诡谲伴随着邪恶渐生。

    “这颜色,和鲜血一样漂亮。”紫衣男人开口。

    话落之时,倏然收回了视线,转身,高大的身躯离开了栏杆处,那背影,在迎亲队伍里,楚倾和年玉的视线之中渐渐消失。

    不知为何,二人的心里,均是浮出一丝怪异。

    那警惕与防备,似乎无形之间越发的浓重。

    当下,聪明如年玉,瞥见周遭的禁卫军,楚倾他如此严密的防备,那被防着的人中,其中之一,也是这西梁国的阴山王吧!

    年玉敛眉,思绪之间,迎亲的队伍已经渐渐靠近了大将军府。

    大将军府里,先前在年府的宾客,从稍近的那一条道,先迎亲队伍许久到了将军府,皆是在门口候着。

    大将军楚沛在宾客之间游走着,热络的招呼着,可宾客们,至始至终都没有瞧见将军夫人的身影。

    “夫人呢?”楚沛扫视了一周,亦是没有找到他想找的人,开口询问着身旁的管家。

    迎亲队伍不久就会到了,之后便是新人拜堂。

    他虽不喜心爱的女人太过操劳,可今日这样的大日子,子冉拜堂,她无论如何都要在,再说……

    她那般在意子冉,那一刻对她来说,更是意义非凡。

    可是……

    “今日奴才就没见过夫人,刚才,奴才派人去主院,那丫鬟说,夫人今早起来,就一直在屋子里,没有出来过,奴才还让人问了,可夫人只说是身体不舒服。”

    身体不舒服……

    当下,楚沛的神色就变了。

    今天,他一直忙着楚倾的婚事,一早出了房间,亦是没有过多的留意她的状况。

    身体不舒服……是病了吗?

    还是前些时候,那次的自缢的后遗症?

    心中的担忧浮现,似乎牵扯到关于将军夫人的事情,所有的一切,都要被抛到脑后,当下,楚沛再没有招呼宾客的心思,大步朝着后院走去。

    主院里。

    房间,一片宁静,和前厅的热闹大相径庭。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房间里,妇人身体一怔,似猛然惊了一跳,眼里的防备瞬间变得更加的浓重。

    “谁?”妇人的声音响起,看向那紧闭的门扉,单是听那声音,都透了几分紧张。

    “夫人,将军让奴才来看看你。”

    门外,男人的声音响起,甚是恭敬。

    可那声音传入房间里妇人的耳里,那声音,却是她不熟悉的,莫名的让她觉得不安。

    当下,妇人眉宇之间的防备更是浓重了些。

    “不,不用看,我没事,我只是有些累罢了,你退下吧。”将军夫人冷声道,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那姿态,仿佛如临大敌。

    “夫人,奴才就这么去交差,将军怕是会更担心了,或者,奴才去请将军亲自来看看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阳林楚依〕〔不败战神杨辰〕〔霸总与他的小奶猫〕〔误入歧途苏玥〕〔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乔梁叶心仪最新章〕〔齐昆仑〕〔入赘的废物〕〔极品老木匠〕〔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一世巅峰〕〔阶下臣〕〔一夜枭宠,老公太〕〔海贼世界没有救世〕〔旧爱晚成:厉先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