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医女尊〕〔穿越末世之炮灰转〕〔阆苑传〕〔抗战之烽火漫天〕〔都市无上仙王〕〔穿越后,我成了国〕〔高冷女神的最狂霸〕〔大美时代〕〔水浒任侠〕〔炼尽乾坤〕〔女总裁的逍遥高手〕〔重生之农门娇女〕〔万界仙帝〕〔厉少,手下留情〕〔陆先生,结婚请签〕〔萌妻要翻身〕〔修道红尘间〕〔盛世玄凰〕〔被夺舍之后〕〔无极狂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七百一十八章:像她一样狡猾
    不只是他,将军夫人这样的回答,甚至连那灰衣男人也是诧异。

    二人皆是看着地上跪着的人,灰衣男人浓眉皱得更紧了些,“司马瑶,你……”

    灰衣男人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却是顿住了。

    而他叫出的名字……

    将军夫人身体微微一晃。

    司马瑶……

    这三个字,那一刹便勾起了记忆里许多的东西,如决了堤的潮水,汹涌的袭来。

    这个名字……

    她亦是多久没有听见过了?

    司马瑶……

    可如今,她早已不再是司马瑶!

    想着此刻的局面,努力隔绝了那澎湃的记忆,稍微稳定了心神,将军夫人朝着青衫男人又是重重的一拜,再是恭敬不过。

    “君上,奴婢当初逃离,确实是大罪,奴婢甘愿受罚,可是,奴婢的罪,也只是逃离了西梁国,再无其他。”

    言下之意,是当真没有从西梁带走任何东西!

    可饶是如此,她亦是知道,这个足以主宰整个天下的君王,这一次,这般大动干戈的从西梁国来到了北齐,她只是如此,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蒙混过去的。

    想到什么,将军夫人眸光微漾。

    而房间里的两个男人,依旧定定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妇人。

    “甘愿受罚?”

    半响,青衫男人开口。

    那声音里,浅浅流露出一丝不屑,“你的命,在朕的眼里,无足轻重。”

    那姿态,仿佛跪在地上的,不过是一个蝼蚁。

    将军夫人心中一颤,下意识的咬了咬唇,随即,头顶又传来刚才那个声音……

    “朕只想知道,北齐这个枢密使大人,到底和朕有没有关系!”

    这是他此行的目的。

    就算方才从眼前这个女人的反应里,他已然看出了些什么,有了许多的确定,可他要的是百分之百的肯定。

    这一问,单刀直入,丝毫也不拐弯抹角。

    可他的话刚落,地上的妇人便赫然惊起。

    “没有!子冉是奴婢和将军的儿子,怎会和君上有关系?”将军夫人言语之间,透了几分急切,但那慌乱,却依旧压制着,不曾再流露。

    “和楚沛的儿子?”

    可饶是如此,那青衫男人亦是不信,轻声一笑,“那朕便让人去将那北齐的大将军叫来,当着你的面,问一问,他的这个儿子,到底是不是他的儿子!”

    话落,果然,将军夫人神色微漾。

    可半响,却收敛了无措,暗吸了一口气。

    “若是君上不怕暴露来了北齐的行踪,君上大可以如此一试。”将军夫人一字一句,平静舒缓。

    妇人突然转变的姿态,让房间里的两个男人都是微微一愣。

    随即,不约而同的,皆是皱眉,定定的看着她。

    将军夫人亦是迎着他们的视线,这一次,她竟丝毫也没有避闪。

    三个人的视线,就如此交织。

    那气氛,更是流窜着一股诡异的味道。

    将军夫人在赌。

    这两人如此低调的伪装,来了北齐,她在赌,阴山王知不知道,更是在赌,西梁如今的时局。

    这些年,西梁国的宫闱,朝堂,皆是暗藏汹涌,而那阴山王便是那汹涌之中很是关键的一人。

    若是他来北齐的事,连阴山王都瞒着,那势必不想让阴山王知道他的行踪,或许,让阴山王知道的后果,亦是不小,所以……

    果然,二人的反应,已经给了她答案。

    他终究担心行踪暴露给了阴山王!

    当下,将军夫人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呵,你倒是变了,倒有几分像她……竟也这般狡猾。”青衫男人再次开口,提起那一个“她”的时候,眸中分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不只是他,将军夫人也是微微一怔。

    她……

    脑中浮现出一抹身影,妇人心里似被扎了一下,隐隐生疼。

    可很快,将军夫人便挥开了脑中的思绪。

    这个时候,面对着这个足以主宰着一切的男人,她不能有丝毫闪神,更不能有丝毫差错。

    “君上谬赞,奴婢所说的句句属实,一个字也不敢欺瞒于君上。”将军夫人敛眉,比起刚才,心里更是有底了许多。

    她知道,自己刚才赌赢了。

    如此,这二人,想来绝对不会把将军牵扯进来,不仅如此……

    他们在北齐,不敢暴露行踪这一点,对他们,终归是有牵制,那么自己要藏着的东西……

    将军夫人敛眉,打住了思绪。

    这个两个男人一个也不好对付,她不能分了神。

    房间里,片刻沉默。

    那沉默之中,将军夫人明显感受得到那青衫男人的怒意,但渐渐的,那怒意消失,男人的嘴角微微扬起的笑意,却是比刚才那愤怒,更让人望而生畏。

    “好,很好。”青衫男人开口。

    那让人头皮发麻的语气,让将军夫人暗暗咽了一下口水。

    就在她以为,这青衫男人又有什么刁难袭来之时,那男人却是有了动作。

    青衫男人朝门口走去,径自打开了门,那挺拔的身影走出了房间,房间里,将军夫人屏气凝神,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心也跟着渐渐松了。

    他就这么走了吗?

    “阿瑶……”

    将军夫人思绪之间,突然,房间里,灰衣男人的声音响起。

    那两个字,让将军夫人刚稍微松了些的心,又是倏地一紧。

    阿瑶……

    司马瑶,已经离她很远。

    阿瑶,离得更远。

    那一切,都仿如隔世!

    “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灰衣男人微微一顿,继续道,浓墨的眉紧皱着,比起刚才的凌厉严肃,此刻,那眸中多了一抹柔和,甚至是……关切!

    那关切,将军夫人感受得到,可是,她却不敢抬头。

    低垂着头,将军夫人静静的看着地面,语气亦是平缓,“奴婢知道,奴婢相夫教子,过着平凡的日子,这已是奴婢期待的生活,若大人记得丁点儿曾经的情分,还请大人手下留情,放过奴婢,放过奴婢的家人。”

    “放过?”

    灰衣男人眸中紧了紧,半响,却是一声轻笑,那笑中难掩无奈,顿了顿,继续道,“我又如何做的了主?”

    丢下这一句话,灰衣男人也是出了房间。

    房门开着,房间里,独独剩下了将军夫人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两界布道〕〔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我和末世有个交易〕〔郎骑木马来女郎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