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池氏作死攻略〕〔都市之医武狂少〕〔穿成反派大佬的亲〕〔小小房子大大爱〕〔我从史前来〕〔妃愿归来,请收留〕〔狂女要翻天〕〔郡主今日仍然在作〕〔最爽新人生〕〔梅琳传奇〕〔别惹太岁〕〔衣手遮天〕〔千帆掠过只为君〕〔异界召唤之千古群〕〔最强魔法笔记〕〔醉仙葫〕〔金牌甜妻,总裁宠〕〔命运守望者〕〔漫威求生路〕〔问道红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七百二十七章:欺人太甚
    他们却不敢开口,在这个阴山王面前说出一个“不”字,生怕招致了祸端,惹得这煞星不快,到最后,那后果……

    他们同样是明白,这尊来者不善,没安好心的贵客,怕是不会让自己的目的落空。

    他想羞辱枢密使殿下!

    那其中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但意图,已经表现得再明显不过。

    众人不知那其中的纠葛,便是如此想着。

    而人群里,那一抹白色的身影,悄然隐匿着,亦是静静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赵焱的嘴角,牵起一抹笑容。

    刚才,那新郎新娘拜堂之时,他的心里,没有了丝毫嫉妒,他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在等着那夫妻二人。

    拜了堂又如何?

    拜了堂,那最终的结果,便也不能如他们所愿!

    他本事盘算着计划,阴山王如此的一招,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此刻,赵焱盯着那张银色的面具,脑海中,浮现出那日别院的熊熊大火,眸子倏然紧了紧,随即,心中的热切亦是炽烈高涨。

    他亦是想看看,那面具之下的楚倾,到底伤得如何!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楚倾的身上。

    楚倾只是迎着阴山王的目光。

    今日,他知道阴山王来的目的,更是知道,他不达到他的目的,亦是不会罢休。

    他以为,他会来硬的,他亦是已经做好了准备,却是没想到,他竟这般直接的让他自己取下面具!

    他自己取下面具么?

    楚倾敛眉,想到面具下的脸,眉心皱得更深了些。

    “枢密使大人……”

    燕爵的声音再次响起,朗声催促,已经有些微的不耐烦浅浅流露。

    “二殿下,你不要欺人太甚!”

    那催促声一落,女子的声音响起,那凌厉的语气,正是出于年玉之口。

    女子锐利的目光,狠狠的瞪着那满脸邪恶的男人。

    欺人太甚……

    燕爵迎着年玉的目光,挑眉一笑,“楚少夫人,你该是弄错了,你的丈夫,是为了你向本王道歉,才至于如此,如何是本王欺人太甚了?若是不然,那本王……”

    燕爵盯着年玉,他喜欢看她如此紧张的模样。

    在这个女人的心里,那个清河长公主是她在意的,现在,多了这个楚倾……

    不知在楚倾和那清河长公主之间,她更在意谁!

    如实想着,燕爵眸光微漾,心里已是在盘算着什么法子能好好试验一番,那必然是十分的有趣。

    “好。”

    正在他思绪之间,甚至连那一句话都还没说完,大厅里,男人的声音骤然惊起。

    单是一个字,简洁有力,掷地有声。

    当下,在场的许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甚至连元德帝,宇文皇后,清河长公主,以及大将军楚沛,乃至是年玉和燕爵,都没有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

    他好像说“好”?

    还是……

    他们刚才都是听错了。

    “枢密使大人,可否请你再说一遍?”燕爵收回了凝在年玉身上的注意力,视线瞬间转向那开口之人。一双眉峰微皱着,想要再次确认。

    楚倾迎上他的视线,丝毫没有避闪。

    “好。”

    这一次,依旧是那一个字,在场的人,听得更是真切,更是清晰。

    这一个字落下,顿时如一颗巨石落入水里,惊起汹涌水花。

    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颤,燕爵确定了什么,诧异之间,竟是哈哈的大笑出了声来,“好,爽快,没想到枢密使大人竟是这般爽快之人,本王喜欢,甚是喜欢!”

    那笑声在大厅里回荡。

    沉寂的空气里,独独只有那一个声音回荡着,如此,更是让气氛添了几分诡异。

    “子冉……”

    年玉被那笑声惊醒,转脸看向和自己近在咫尺的男人,那张银色的面具,遮住了他的脸,耳边回荡着刚才从他口中吐出的那一个“好”字,一双眉峰紧紧的皱着,无法舒展。

    好……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年玉一字一句,咬牙道,心中亦是在颤抖着。

    她希望刚才是他听错了。

    她知道他面具下真正的模样,他如此护着的秘密,当真要如此揭开吗?

    楚倾低头,面具之下的嘴角浅扬起一抹笑意。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楚倾低低的开口,似乎对着年玉,先一刻还冷冽的气势,此刻,已然是温柔如水。

    楚倾松开了揽着年玉腰身的手,如此的举动,更是让年玉不安。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

    她曾想过,楚倾那样的绝世容颜,若是有一天面具揭开,那样的容貌袒露在世人的眼中,必定会是令人惊艳万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可却不是如今此刻这样局面!

    楚倾他……

    年玉依旧紧皱着眉,他平静的眼神,虽是极力的安抚着她,可是,年玉心中担心,依然挥散不去,“子冉,不用怕他,我们可以想办法……”

    年玉急切的开口,对上楚倾的眼,可话还未说完,那阴山王的声音,便再次响起,生生将她打断。

    “楚少夫人,瞧你这模样,本王又不是要吃了你的丈夫,你如此,有必要么?”燕爵轻笑着道,若有所思的看着年玉。

    这对夫妻,倒真是有缘,都能挑起他的兴趣!

    话落,年玉的视线看过去,那眼神灼灼,凌厉的视线,竟是让燕爵心里一颤。

    那一刹,仿佛一股凉意从他脚底升起,那是他从未有过的恐惧,仅是一瞬,骤然消失,再是捕捉,却没了丝毫头绪。

    可刚才那反应,他却是记得清楚,燕爵皱了眉。

    为何……这年玉,竟能让他有那样的感觉?

    刚才那一刹,仿佛他被阎王盯着一般。

    燕爵吞了一下口水,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年玉,似在探寻着什么。

    而此时,人群里,众人都是神色各异。

    有人紧张,有人担心,有人眼里的期待更是浓烈,但每一个人,都凝视着那带着银色面具的男人,格外的专注。

    那银色面具之下,到底是一张怎样的脸,今日,就可以看见了吗?

    隐匿在宾客间的青衫男人,锐利的眸子一眯,不知为何,一颗心,竟是跳动得格外的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