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池氏作死攻略〕〔都市之医武狂少〕〔穿成反派大佬的亲〕〔小小房子大大爱〕〔我从史前来〕〔妃愿归来,请收留〕〔狂女要翻天〕〔郡主今日仍然在作〕〔最爽新人生〕〔梅琳传奇〕〔别惹太岁〕〔衣手遮天〕〔千帆掠过只为君〕〔异界召唤之千古群〕〔最强魔法笔记〕〔醉仙葫〕〔金牌甜妻,总裁宠〕〔命运守望者〕〔漫威求生路〕〔问道红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七百二十八章:面具下的脸
    青衫男人瞥了一眼那银色的面具,平息着内心的情绪,随后,目光缓缓的落在了将军夫人的身上,似想再通过她的反应,多或许一些信息。

    他知道,虽然他已经有几分确定心中的猜测,可这个肯定,或许在那银色面具被揭开之后,便可以有一个结果。

    但想到什么,青衫男人看了一眼那一袭大红衣裳的燕爵,眸中似有什么东西凝聚。

    “阴山王殿下。”

    那沉寂而诡异的气氛之中,楚倾的声音响起,清朗浑厚,分外的动听。

    燕爵被这声音猛然惊醒,脑中还在思绪着刚才因为年玉而惊起的异样感觉,此刻,却不得不轰然打住,想到自己今日来这里的最大目的,燕爵转眼看向那戴着银色面具的男人。

    迎上楚倾的视线,燕爵眸子眯了眯。

    二人一眼对视,楚倾朗声继续道,“敢问阴山王殿下,是否当真说话算数,鄙人取下了面具,你刚才说的话,就全部兑现?”

    这一问,燕爵猛然皱了皱眉。

    更是记起刚才自己说了什么。

    他是说过,只要他楚倾取下面具,满足他一睹真容的要求,他就会将之前和年玉的恩怨一笔勾销……

    眉峰一挑,彻底收回思绪的燕爵,嘴角复又扬起了一抹笑意,那笑意,一如既往的邪魅妖异。

    全部兑现吗?

    “本王一言九鼎。”燕爵开口,语气再是肯定不过。

    可那眼神,楚倾看在眼里,精明如他,对于这个男人在想什么,却再是清楚不过。

    什么一言九鼎……

    在这个男人的眼里,恐怕,实力便是一切。

    自己的脸是他的目的,而一切,都得待他取下面具之后,才会有新的决定。

    而自己……

    想到什么,楚倾敛眉,深吸了一口气,最后捏了捏年玉的手心,转身面对着那阴山王,一只手依旧将年玉的手紧紧握着,仿佛一刻也不愿松开。

    “如此……”楚倾开口,说话之间,缓缓抬起了右手。

    顿时,所有人的视线都在他的身上。

    空气仿佛凝结,在场的人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自己那一眨眼的功夫,便错过了最重要的东西。

    气氛,紧张且诡异,压抑且沉寂。

    饶是燕爵,也是紧盯着那张面具,一颗心也是紧绷了起来。

    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在等,等着那只手将那脸上的面具取下。

    那面具下,会是一张怎样的脸?

    而接下来,又会发生些什么?

    终于,那只手到了耳后。

    空气里,突然叮的一声响。

    那声响,大厅里,每个人听着,心中都是一颤,尤其是人群里的一个女子。

    楚湘君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刚才,她静静的看着那一切,年玉为子冉出头之时,她本也是想出面,可终究,还是没有迈出那一步。

    此刻,那声响,和她记忆里的重叠。

    曾经,她也多次调皮,想偷偷的取下那张面具,想看个究竟。

    她知道,就算是子冉烧伤严重,她亦不会嫌弃。

    他是她的哥哥,生命里格外重要的男人!

    可每一次,她的意图都被子冉发现阻止,每一次,她都没有成功。

    今日……

    她那么好奇的东西,她却不想……不想去看!

    深吸了一口气,似乎终于无法鼓起那勇气,楚湘君低下了头,紧咬着牙,似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

    那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仅是片刻,又是一声同样的响声,在空气里惊起,更是让人心中紧绷。

    年玉看着楚倾的举动,几乎是下意识的将另外一只手,覆在了他握着她的大掌之上。

    脑中迅速的在转动着,她不管楚倾揭开面具之后,那秘密是否会即刻暴露,她亦是做好了准备豁出一切,无论等着他们的是什么,她会毫不犹豫,无所畏惧的迎上去。

    众人是目光里,楚倾的大掌最终覆盖在了银色的面具之上,仿佛只要轻轻一拿,那面具就会从脸上脱离,而没了面具的遮挡,那张脸,便会彻底的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空气仿佛凝结。

    气氛更是紧张起来。

    燕爵眸子眯着,视线一瞬不转的凝在那手上。

    渐渐的,那银色的面具缓缓下滑,顷刻间,男人的额露了出来,那额上的肌肤,白皙如玉,印堂饱满,让人联想出来的轮廓,似乎是极其的俊朗。

    都知道枢密使大人年少之时,就容貌俊美,若是没有那场大火,势必也是一个英俊男子。

    可是……

    那银色面具继续往下,男人的眉露了出来,那眉峰,苍劲有力。

    接下来是眼……那眼……

    银色面具,渐渐的遮不住男人的眼。

    露出来的部分,渐渐的依稀可以瞧见那眼的美好轮廓,可是突然,那左边的眼角,一丝紫红赫然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凌厉的走势,让人心中一颤,一时间,众人更是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年玉察觉到那一丝端倪,眉心皱了皱。

    燕爵看着,眸光也是微微一紧。

    接下来,众人甚至来不及反应,枢密使大人握着面具的手毫无预警的迅速落下,带走了那遮脸的银面,顿时,整张脸,便彻底的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众人看着那张脸,一时之间,都愣在当场,视线亦是怎么也无法移开。

    刚才,那左边眼角的紫红,竟是一路蔓延往下,往左到了鬓角耳际,往右,则是一路从鼻子越过,一直向右边的脸颊蔓延,到嘴角,到下巴,紫红的疤痕里夹杂着白色的纹路,肌肤扭扭转转,如一块满是褶皱的布,又沾染了脏污。

    那模样,让人触目惊心。

    这便是枢密使大人,常年带着面具的原因吗?

    这张脸,单是他们看着,都禁不住心中犯恶,害怕,甚至禁不住去想,当年那到底是怎样的一场大火,几乎将枢密使大人的整张脸毁了。

    一时之间,空气里的气氛,诡异而深沉。

    每个人都不说话,亦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人群里,青衫男人眉心皱得更是紧了,眼下这局面,他亦是没想到,那面具之下,竟是这样的惨不忍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