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池氏作死攻略〕〔都市之医武狂少〕〔穿成反派大佬的亲〕〔小小房子大大爱〕〔我从史前来〕〔妃愿归来,请收留〕〔狂女要翻天〕〔郡主今日仍然在作〕〔最爽新人生〕〔梅琳传奇〕〔别惹太岁〕〔衣手遮天〕〔千帆掠过只为君〕〔异界召唤之千古群〕〔最强魔法笔记〕〔醉仙葫〕〔金牌甜妻,总裁宠〕〔命运守望者〕〔漫威求生路〕〔问道红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七百二十九章:不客气的年玉!
    而他要确定的东西……

    青衫男人眸子微眯了起来,这张脸若是不曾受伤,他亦是可以通过长相来判断。

    可眼前所见,几乎已经毁得无法辨认他原来的面目,如此,让他怎么确定?

    当下,青衫男人心中浮出一丝不悦,目光看向那将军夫人,只见她紧咬着唇,一脸凝重关切,甚至难掩神色激动,整个人,几乎已经瘫软进了身旁的男人怀里。

    青衫男人看着,那深邃的眸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人群里另外一人,亦是心中复杂。

    赵焱看到那张脸的时候,心里微微一颤,片刻,突然之间,他竟是别开了眼。

    当年那场大火……

    当着将楚倾的脸,毁得如此彻底吗?

    脑海中浮现出记忆里那个场景,目光闪了闪,竟是有些心虚。

    可仅是瞬间,他便努力的挥开心中的思绪,那眼里,恢复了清冷。

    那场大火……

    是他楚倾自己找的!

    “阴山王殿下,您可看清楚了?”

    突然,楚倾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惊破了众人的思绪,更是惊醒了燕爵。

    目光闪了闪,震惊中的燕爵,好半响才回过神来,目光闪了闪,可他的眼却是依旧一刻也没有从楚倾的脸上移开,似想看得更清楚一些,更确定一些。

    可饶是他如何看,那张脸,依旧是那般凄惨可怖。

    怎么会是这样的?

    这脸……

    燕爵咽了一下口水,眼前的一切,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不该是这样的,不是吗?

    那张银色的面具,应该是一个障眼法才对,可是……

    燕爵眉心皱得更深了些,脑中思绪万千,眼底闪过一抹异样,难道不是他吗?

    难道,他的情报当真错了?

    可不是楚倾,又会是谁?

    燕爵脑中快速的转动着。

    而刚才,楚倾的话惊醒了燕爵的同时,亦是在同一时间惊醒了年玉。

    看到楚倾那张脸的时候,年玉的震惊,不亚于在场的任何一个人,不是震惊他面具之下的伤,竟是这般严重,而是震惊,为何,明明那样一张风华绝世的容颜,此刻,竟是成了这般模样。

    她不止一次看过他面具之下的脸,那美丽的面孔,甚至已经刻进了她的脑海里,每一寸都记得。

    可这一次,竟是突然变了吗?

    聪明如年玉,很快反应过来,当下,就已经明白了什么。

    她所看到的两张脸,其中一张是假的。

    记忆里那张脸,甚至连触碰也是那般真实,不可能假,那么,假的便只有……

    深吸了一口气,年玉心里,终于安了不少。

    难怪楚倾会同意取下面具,不怕将秘密暴露,原来,他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他早料到,那阴山王对他面具下的脸不会罢休,所以,倒不如趁着今日,拿下这面具,如此,刚才燕爵那般紧逼,倒是如了楚倾的意了。

    年玉敛眉,那么接下来……

    年玉看向燕爵,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他亦是有些乱了吗?

    乱了……

    乱了好!

    如此,她便不客气了!

    眸子一紧,仅是瞬间,年玉脸上的怒气,就已经高涨了起来,看燕爵的眼神,亦是变得凌厉。

    “二殿下,如此,你可满意了?”

    年玉的声音在大厅响起,语气里那蕴含的愤怒,如炽烈燃烧的火焰,丝毫也没有掩饰。

    燕爵微微一怔,抬眼对上年玉的眼。

    那一刹,年玉迎着他的视线,再次开口,“二殿下,你们西梁国,便是如此欺负人的吗?今日,是臣妇和夫君大婚的日子,本是喜事,可二殿下如此刁难羞辱臣妇的夫君,到底是何意?臣妇知道,西梁国是强大,北齐和他相抗,亦是以卵击石,可二殿下别忘了,百年前西梁国和大陆其他六国签下的和平盟约,若二殿下如此恃强凌弱,肆意羞辱我北齐的事情传了出去,西梁国的名声,你二殿下的名声,会是那般?二殿下别忘记了,人心,民心,有时候甚至比军队武力,更是强大!”

    年玉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

    一字一句,那气势,纵然是面对着眼前这个西梁国的阴山王,气势亦是没有差了去。

    而她说出的话,听在人的耳里,却是字字珠玑。

    众人看着年玉,都知道她的胆子大,有胆识,却是没有想到,一个女子,竟能有如此的见解。

    人心,民心。

    以及那言语之中,隐约夹杂着的威胁之意,亦是让认心中震撼。

    燕爵眉心皱得更深了些。

    很显然,年玉的话,说进了他的心里,她的威胁亦是起了作用。

    尤其是在那面具之下那张脸给他的冲击之后,这些话,对他来说,更是比刀子还要凌厉。

    年玉说的不错,若是当真将他们逼急了,他们将此事宣扬出去,那西梁国的名声……他的名声……

    想到如今西梁国的局势,和他的处境,燕爵眸子眯了眯。

    而人群里,那青衫男人亦是看着这开口的女子,眼里有诧异,有欣赏,甚至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若隐若现,浅浅流窜。

    “阴山王殿下,朕虽敬你是贵客,可今日你所做的事,当真是太过分了一些!”

    突然,大厅里,男人浑厚的声音响起,透了几分威仪。

    那开口之人,正是元德帝。

    众人齐齐看了过去。

    他如此的态度,众人,饶是年玉亦是有些诧异。

    元德帝对西梁国向来都是敬畏,哪怕是自己帝王的面子受了损,亦是不敢得罪了这个西梁国的王爷。

    可此刻,他竟是也站出来,如此指责阴山王的过分!

    年玉眸子眯了眯,暗暗为元德帝叫好,亦是感激他如此相护。

    元德帝这一开口,似乎大殿里,无数双眼睛都看向了那一袭大红衣裳的西梁国阴山王。

    每一个人的眼里,都是不满,都是责备。

    一道道视线,在他的身上,让燕爵分外的不喜,心中甚至难得的有了怯意。

    “二殿下,现在你要看的,都已经看了,如此,还有什么想要的吗?”

    那诡异紧绷的气氛之下,年玉的声音,再次在大厅里响起。

    说话之间,女子锐利的视线,亦是紧紧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