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池氏作死攻略〕〔都市之医武狂少〕〔穿成反派大佬的亲〕〔小小房子大大爱〕〔我从史前来〕〔妃愿归来,请收留〕〔狂女要翻天〕〔郡主今日仍然在作〕〔最爽新人生〕〔梅琳传奇〕〔别惹太岁〕〔衣手遮天〕〔千帆掠过只为君〕〔异界召唤之千古群〕〔最强魔法笔记〕〔醉仙葫〕〔金牌甜妻,总裁宠〕〔命运守望者〕〔漫威求生路〕〔问道红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七百三十五章:开始她的人生
    到底是谁?

    不只是楚倾,在场的其他人心中也是在猜测着,到底是谁策划了这一切。

    他们……是想要年家二小姐的命吗?

    而眼下这情形……

    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切,注意力都在床上的那个昏迷了的女子身上,亦是唏嘘今夜这大婚一波三折,谁也没有留意到,秦姨娘神色奇怪的走出了人群。

    秦姨娘的脑中不断的回荡着刚才那大夫的话。

    没死……

    年玉竟然没死吗?

    刚才那刺客,没有杀了年玉,又是怎么一回事?

    秦姨娘一步一步,脚步竟是有些虚软,脑中一刻也没有停下来。

    那红衣女子的身影回荡着,秦姨娘纵然是绞尽脑汁,亦是弄不透这一切。

    不知不觉间,人已经走出了清雅小筑。

    突然,正是恍惚的她,被谁碰了一下,那巨大的力道,让秦姨娘一个踉跄。

    秦姨娘稳住身体,正要厉声吼过去,却是猛然察觉手中多了一个东西,低头一看,竟是一张纸条。

    当下,秦姨娘便意识到什么,再抬头看那个撞了她,将纸条塞进了她手中的人,却已经只瞧见一个白色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是谁……

    秦姨娘紧紧的攥着那纸条,这纸条上又是什么?

    秦姨娘不敢看,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周围,察觉陆续有人从清雅小筑里走出来,心中猛地一紧,立即将那纸条捏在手心里。

    秦姨娘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一路脚步匆匆,直到回了自己的住处,将所有的门都关好,这才将那纸条拿了出来。

    看到上面的内容,秦姨娘的脸色越发的紧张起来。

    越是往后,秦姨娘的眼里,越是有慌乱闪烁。

    直到那纸上的内容全印在了脑海,秦姨娘更是紧攥着那张纸,目光闪烁着,沉吟了半响,似想到什么,秦姨娘迅速的将手中的纸条拿到了灯旁,掀开灯罩,将那纸条放入火里。

    直到那纸条在火里化成了灰烬,秦姨娘才转身。

    想着刚才纸条上的内容,秦姨娘目光依旧闪动着,似在思量着什么。

    将军府里,刚才这突然的骚动,很快就平息了下来。

    随后的酒宴越发紧张了起来。

    而在这紧张的气氛里,却是没有人察觉,那白衣男人脸上的笑意越发浓烈了些。

    夜逐渐深了,宾客也陆续散去。

    那青衫男人先前本是要去查探些什么,最终却也因着刚才那刺客,而打消了所有的计划,此刻,宾客们离开,他便也只能混在人群里,跟着离开。

    一切的热闹沉寂下去。

    整个将军府,仿佛是被一种诡异的气氛笼罩着。

    这一夜,似乎许多人都无法睡着。

    清雅小筑里,床上的女人一直紧闭着眼,呼吸再是平缓不过,像是平静的睡着。

    床边,银色面具的男人连喜袍都没有脱下,好几个时辰,一直守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床上的女人,脑中也一刻没有停下。

    天色渐渐亮了,似乎这波折的一夜就要结束。

    可谁也不知道,就在这将近天亮的时分,一抹身影趁着所有人都还没有起来,悄然出了一个院子,小心翼翼的朝着主院的方向走了过去。

    那人进了主院,仅是一会儿,一股浓烟便在大将军府里寥寥升起,随即,窜起的大火,惊醒了许多人。

    众人看那火苗升起的方向,当下,脸色都是变了,随之而来的是惊慌。

    清雅小筑内,敲门声匆匆响起。

    房间里,一夜没有睡下的楚倾眉心微皱,“什么事?”

    男人的声音,因为一夜无眠有些喑哑。

    程笙看了一眼主院的方向,那炽烈的火光直冲天际,将还未亮得彻底的天际染得一片通红,他亦是丝毫也不敢怠慢,忙对房间里的人禀报道,“大人,主院起火了。”

    主院起火……

    当下,楚倾意识到什么,赫然起身。

    吱嘎一声,房门打开,男人高大的身影便冲了出去。

    看到那火光泛起的方向,正是主院无疑,几乎是下意识的,楚倾飞身冲出了清雅小筑。

    几乎所有大将军府的人,看到这火光都跑向了主院,一时之间,整个大将军府一阵喧闹惊慌。

    正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主院那场大火上时,那混乱的掩盖之下,一个身影悄然进了清雅小筑。

    房间里,床上的女人不知何时已经醒来,此刻,那红衣的女子坐在床上,面无表情,待那人进来,女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即,使了个眼色。

    来人粗布衣裳的打扮,似乎是一个粗使下人。

    得了红衣女人的指引,来人上前蹲下身体,不过片刻便从床下拖出一个东西,麻袋装着的,仿佛是一个人。

    来人的目的似乎专为这麻袋里的人而来,得了麻袋,便立即扛着麻袋要离开,可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坐在床上的女人便开了口。

    “等等。”

    那声音,异常的清冷。

    话落,来人身体微顿,看向坐在床上的女子,“少夫人有何吩咐?”

    似乎是“少夫人”三个字,让女人眸光微微一漾,仅是片刻,嘴角一抹笑意浅浅扬起。

    少夫人……

    深吸了一口气,女子从床上起来。

    一步步的走到那麻袋旁,目光幽幽的落在那麻袋上,看了半响,才微微弯着腰,解开了麻袋,袋子一松,下一瞬,一张脸便暴露在了空气里。

    那粗布衣裳的男人,看到那张脸,亦是抬眼看了一眼面前的女子,一模一样的脸,竟是没有丝毫差别,那人难掩吃惊,可纵是吃惊,也仅是一刹便恢复如常。

    “年玉……”赵映雪看着这张脸,眸中无数的情绪激荡着,兴奋,过瘾,痛快……

    自己变成了年玉的脸,如今,终于可以开始年玉的人生。

    “昨晚,在床下可睡得好?”赵映雪似难掩心中激动,对着那麻袋里的人道,“呵,你没想到吧,你年玉也是有今天,昨夜,不,以后……从今以后,你……什么也不是!”

    赵映雪说着,突然,看着那紧闭着双眼的女人,眸子一紧,似想到什么,眸中一抹狠意划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