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风云群侠录〕〔权倾天下之相门嫡〕〔大妖猴〕〔我继承了神龙家族〕〔雪落关山〕〔征战乐园〕〔万界魔尊〕〔重生之美利坚土豪〕〔家有庶夫套路深〕〔星魄苍穹〕〔天天开无双〕〔我在末世有个庄园〕〔盖世唐皇〕〔吞天神帝〕〔斗破苍穹之无上巅〕〔修真很轻松〕〔隐婚365天:江少,〕〔仙神话〕〔全球灵潮〕〔直到星空尽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七百五十七章:给她一个解释
    深吸了一口气,秦姝再次勒紧了缰绳,策马,更是加快了速度,迫不及待的想知道那其中的真相。

    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马车便在一个巷子外停下。

    那巷子,平日里便人迹罕至。

    巷子里,是一个破败了了宅子,像是已经荒废了许久。

    将马车里的人弄进了院子,秦姝便开始等着他醒来。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那一身大红衣裳的男人,脸依旧俊美无暇,紧闭着双眼,仿佛是睡着了,可耷拉着的脑袋,让男人的形容之间,还是透了几分狼狈。

    配着那一身鲜艳的红,此刻的他,更让人觉得有些刺眼。

    那红,看在秦姝的眼里,那满是愤恨的眼里,讽刺不减,脑中,刚才在顺天府的街道上,看到的那张脸,亦是怎么也挥之不去。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因着药物的作用,男人依旧沉沉的昏迷着,可房间里的女人终于等得有些不耐烦,赫然从椅子上起身,走到那浑身被绑着的男人面前,压不住心中的怒火,手一扬,一巴掌狠狠的打了下去。

    啪的一声,在房间里,格外的清脆响亮。

    男人的脸上,一个五指印瞬间便印了出来。

    可就算是如此,男人依旧没有醒来。

    秦姝看着,心中更是不悦。

    他赵焱,坏了她的计划,她在这里满心疑惑与怒火,他倒好,如此昏迷着,人事不省,实在是可恶至极!

    眸中一道厉光凝聚,秦姝弯着手肘,一肘抵在赵焱的心口,许是这一次的力道,女人没有丝毫手下留情,瞬间,男人便有了动静。

    “唔……”

    房间里,男人低低一声闷哼。

    意识回笼的那一刹,就感觉到胸口和脸上的疼痛,赵焱还未来得及睁眼,昏迷前那些记忆就直冲脑海。

    当下,赵焱意识到什么,猛地睁眼,脱口而出,“年玉呢?”

    在那宅子外昏迷之前,他就已经让人去追年玉,而那结果……

    他来不及等到,人就已经昏厥了过去。

    年玉……该不会逃了吧!

    赵焱皱着眉,这个猜测在脑中盘旋,意识依旧有些模糊的他,却是没有留意到,自己此刻所处的是怎样的环境。

    可他这一出口,秦姝听在耳里,嘴角的轻笑越发添了几分讽刺。

    “骊王殿下当真是好雅兴,都这个时候了,心心念念的都是女人,以前,我倒不知,骊王殿下也是个痴情种!”秦姝开口,那尖锐的语气,听着分外刺耳。

    赵焱皱眉,无暇去探寻女人话中的意思,一抬眼,眼前的人在视线里越来越清晰。

    秦姝?

    怎么会是她?

    几乎是在那一刹,赵焱猛然清醒,更是察觉到了身体的异常。

    一低头,瞧见绑在他身上的绳索,瞬间,赵焱的脸色更是变了。

    此刻的他,不仅被绑着,还被固定在一根柱子上,赵焱猛地用力,想要挣脱,可在那束缚之下,他竟是丝毫也无法撼动。

    赵焱暗自一声低咒。

    怎么会这样?

    “秦姝,这是怎么回事?”

    赵焱抬眼,狠狠的瞪着眼前的女人。

    那张脸上,丝毫没了往日的温和,凶狠的模样,近乎狰狞。

    如此的质问,秦姝听在耳里,看他如此被动,她的心中仿佛终于舒坦了些。

    可是……

    迎着赵焱那凌厉的视线,他越是这般,她越是不会理会。

    径自打量了他一番,秦姝轻声一笑,“骊王殿下这一身大红,秦姝若是没看错,该是新郎官儿穿的吧,骊王殿下这是想迎娶谁?”

    赵焱眉峰更是皱紧。

    这个时候,他哪里有心思和这女人周旋,她如此的不敬,更是让他愤怒。

    深吸了一口气,赵焱厉声喝道,“秦姝,快放开本王!”

    放开他?

    这骊王,未免也太天真了些,她怎会放开他?!

    秦姝挑眉,仿佛没听见他在说什么一般,眸光微敛,“是年玉吗?呵,骊王殿下原来是喜欢上年玉了吗?能被骊王殿下这般惦记着,那年玉倒真是有些本事,不过,有本事,也终究是个狐媚子……”

    秦姝说到此,话锋一顿,脑中浮现出年玉的身影,秦姝的眼里,幽光与狠厉再也掩不住。

    而房间里的另一人……

    仿佛因着她提及年玉,赵焱亦是想到了昨夜发生的一切,又挣了挣身上的绳索,急切的再次追问,“年玉呢?昨夜,你见过年玉对不对?”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落在了秦姝的手上,可他有一种莫名的感觉,眼前这个女人,一定知道年玉的下落!

    果然……

    在他问出年玉之时,秦姝眸中的颜色,亦是有了些微变化。

    “年玉……”秦姝口中喃喃着这个名字。

    突然之间,眸光一凛,女人锐利的视线直直的瞪向赵焱,更是在那一瞬拔高了语调,“我见过年玉?呵,骊王殿下倒是说说,我如何见的年玉?哼,提起年玉,我倒是想问问你,骊王殿下,你不是说能帮我杀了年玉吗?结果呢?她年玉却还安安稳稳的在大将军府里活着!骊王殿下,关于这件事情,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秦姝看着赵焱的眼,仿佛是不想错过他一丝一毫的反应。

    果然。

    在他听见“年玉安安稳稳的在大将军府里……”之时,那男人神色间,分明好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松了一口气……

    这个反应,让秦姝越发皱了眉,脑中迅速转动了起来。

    昨日,他分明绑了年玉,昨夜他又是知道年玉出逃,若是此刻听闻年玉在大将军府,他最是应该担心不是吗?

    可赵焱如此的反应……

    秦姝不笨,此刻,她亦更是肯定,大将军府里的那个“年玉”,这个男人是知晓的!

    可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姝心里迫切的想要知道真相,正欲继续追问,却是意识到,寻常的追问,这个男人,怕是不会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所以……

    秦姝敛眉,遮住眼底一闪而过的幽光,顿了一顿,继续开口,“骊王殿下,该给秦姝的解释,怕不止这一个,秦姝也想知道,为何大将军府里,出现了两个年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我和末世有个交易〕〔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