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池氏作死攻略〕〔都市之医武狂少〕〔穿成反派大佬的亲〕〔小小房子大大爱〕〔我从史前来〕〔妃愿归来,请收留〕〔狂女要翻天〕〔郡主今日仍然在作〕〔最爽新人生〕〔梅琳传奇〕〔别惹太岁〕〔衣手遮天〕〔千帆掠过只为君〕〔异界召唤之千古群〕〔最强魔法笔记〕〔醉仙葫〕〔金牌甜妻,总裁宠〕〔命运守望者〕〔漫威求生路〕〔问道红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七百八十八章:他是谁?
    “起儿,你是我最得意的孙子,南宫家的产业在你的手上,我从来都再是放心不过,可不管是商场,还是这朝中权谋的尔虞我诈,你最是该清楚,心软最是要不得,一旦心软,失的可不止一些钱财,严重者,甚至会是性命,是整个家族的兴旺!所以……”

    许是南宫起的态度,终于让南宫老夫人满意了些。

    南宫老夫人叹了口气,语气缓和了许多,但严肃,却是丝毫不减。

    说话之间,那老妇人缓缓起身,拄着拐杖,一步步的朝南宫起走来,在他一步之遥地方停下,将他从地上扶起来,视线一刻也没有从他的身上移开。

    “你一直让我很满意,过去,你是怎样的,以后,你只能更优秀,南宫家无论是想要怎样的风光腾达,最终都要靠你才行,你可明白?”

    南宫起在老夫人的搀扶下起身,对上她的眼,那眼里的殷切希望,再是真切不过。

    明白?

    他自是明白。

    她说的心软最是要不得,她说的家族的风光腾达,他从小就明白!

    所以,南宫家的产业在他的手上,他丝毫也不敢懈怠,生意场上费心算计,家族里,亦是尽心出谋划策,可为何,这段时间里,饶是祖母也觉得他懈怠了?

    他当真是懈怠了吗?

    南宫起敛眉,挥开脑中的思绪。

    “孙儿明白。 ”

    此刻,就算他想不透彻,对老夫人的应承,亦是恭敬服帖。

    “好,这才是我的好孙儿,这才是我南宫家的好子孙,我相信,我的起儿,优秀无人能及,我南宫家的产业,在你的手上,必将更加繁盛,至于南宫叶……”南宫老夫人说到此,微微一顿,脸上的笑容也跟着一窒,似乎依旧因为南宫叶,心有不悦。

    片刻之后,南宫老夫人才继续开口,“任何人,若损害了南宫家的利益,我都不会放过!”

    包括南宫叶!

    说话之间,那眸中的狠,让人不寒而栗。

    南宫起凝眉。

    任何人……都不会放过?

    若有一天……

    想到什么,南宫起心中微微一窒。

    那一刹,他甚至不敢继续想下去,立即挥开脑中思绪,随即,眸中,一抹轻笑浅浅浮现,心中暗自告诉自己,他是南宫家的人,怎会损南宫家的利益?

    至于叶儿……

    南宫起皱眉,眼底一抹幽光一闪而过,亦是让人猜不透他的思绪。

    ……

    楚倾追着那房顶上的男人,一路从顺天府的街道上出了城。

    出城之后,那人也上了一匹马,似乎一切早有准备。

    楚倾本就是策马高手,能在他的追赶之下,那人依旧保持着和他不近不远的距离,记忆里,这样的御马高手,除了玉儿,这人,是他遇到的第一个。

    这人到底是谁?

    身手这般不寻常……

    还有刚才那纸上所写的内容……

    楚倾想到什么,脑中思绪万千。

    身下策马的速度,亦是丝毫也不敢松懈。

    一直到了顺天府外,西郊的一个断崖处,楚倾看着前方不远处,那在断崖前停下来的人,面具之下,一双眉峰更是皱了起来。

    那人刻意在这里等他吗?

    眸光微敛,楚倾没有丝毫耽搁,迅速策马迎了上去。

    断崖上。

    两个男人,一人一马,相对而立。

    两张面具,一银一白,那情形甚是诡异。

    二人眼神相接,楚倾倒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问道,“玉儿人呢?”

    信上,他说他知道真正年玉的下落!

    正是那“真正”二字,让他瞬间意识到这个男人的不寻常,更是丝毫也不怀疑,这个男人信上内容的虚假。

    知道有真假年玉的人,少之又少。

    除了骊王赵焱,除了在大将军府待着的那个假年玉,这个男人,在这其间,又是起着怎样的作用?

    楚倾如此迫不及待的一问,在那黑袍男人的意料之中。

    白色的面具之下,挑眉一笑,“我知道楚夫人下落,不过,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话落,楚倾眸子一眯。

    “你要什么?”迎上那人的视线,楚倾一字一句。

    这般直接明了,那人听着,一声轻笑,似乎极其满意,“爽快!和枢密使大人这样的人打交道,当真是过瘾,不过,无论我要什么,枢密使大人都会给吗?”

    无论什么……

    楚倾凝眉。

    就算是豁出性命,也抵不过玉儿重要!

    所以……

    “是,无论什么!”楚倾开口。

    就算知道这个男人既然如此说了,那他的要求,绝对不会简单,可纵是如此,楚倾的语气亦是分外坚定,毫不犹豫。

    那黑袍男人听来,眸中的兴致来得更浓了些。

    那年玉,在他的心里这般重要吗?

    竟是回答得如此决然!

    但回答可以如此,可不知,知道自己的要求之后,他是否还会这样毫不犹豫?!

    眉峰一挑,黑袍男人淡淡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对面马上坐着的男人,眸中似笑非笑,一时之间,空气里,只有风声呼啸,气氛添了几分诡异。

    可仅是半响,黑袍男人的声音,再次伴随着风声而来……

    “我要枢密使大人,在我面前,亲自取下面具!”

    男人开口,深邃的双眸,对上楚倾的视线,一瞬不转,似不想错过他一分一毫的反应。

    那一刹,男人分明瞧见他的眸中有一抹抗拒一闪而过,但仅是瞬间,便被防备与凌厉取代。

    取下面具!

    这就是他要的!

    那日,在大将军府,看过了他面具下的脸不错,可纵是如此,他还想验上一验,而此时此刻,握有年玉的下落,无疑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

    那要求之下,楚倾脑袋轰的一声,片刻空白。

    取下他的面具?

    这个人,亦是冲着自己面具下的脸而来吗?

    和西梁阴山王的目的一样!

    是他的人吗?

    仅是一瞬,楚倾就否定了这个猜测。

    这个男人,就算是黑袍遮身,面具遮面,可就算这样,亦是掩不住他身上散发的气势。

    这个男人,不会比西梁阴山王身份低,更不可能是受西梁阴山王差遣!

    可他到底是谁?

    楚倾眸子眯了眯,亦是脱口而出,“你是谁?”

    他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