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池氏作死攻略〕〔都市之医武狂少〕〔穿成反派大佬的亲〕〔小小房子大大爱〕〔我从史前来〕〔妃愿归来,请收留〕〔狂女要翻天〕〔郡主今日仍然在作〕〔最爽新人生〕〔梅琳传奇〕〔别惹太岁〕〔衣手遮天〕〔千帆掠过只为君〕〔异界召唤之千古群〕〔最强魔法笔记〕〔醉仙葫〕〔金牌甜妻,总裁宠〕〔命运守望者〕〔漫威求生路〕〔问道红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七百九十八章:越是要强求
    秦姝如此举动,是不愿自己离开得太过唐突,引起怀疑。

    可她也知道,自己这般开口,亦是在赌,赌赵焱是否会帮忙。

    而她,却是有八分的把握,赵焱会帮忙!

    毕竟……

    想到什么,秦姝眸中的颜色更深了些。

    话落,果然,赵焱的视线看了过来,眼神里一秒诧异,但随即,却是了然。

    赵焱知道秦姝的意图,更是知道,秦姝对这西梁阴山王的避讳,想到先前他们之间因为年玉的纠葛,赵焱的脑中,一个念头猛然闪过。

    若秦姝落入阴山王的手中,是不是她就没机会,再和他争抢年玉?

    刚如此想,赵焱的眸子一紧,秦姝却是抬眼,一个眼神交汇,秦姝的眼里,亦是威胁,想到什么,终究是有所顾忌,赵焱刚起的念头,便倏然被浇了下去。

    秦姝那眼神,意思再是明显不过。

    若他不遂了她的意,她亦不会让他好过,到时候,鱼死网破……

    想到自己的把柄,赵焱终究是不敢。

    “去吧。”赵焱开口。

    秦姝的心里亦是松了一口气,只要脱离了阴山王的视线,那么,她再悄然离开,便再简单不过。

    得了赵焱的话,秦姝转身,正要朝那树林里走,可刚迈出一步,身后,那男人的声音,便传了来……

    “站住。”

    那声音,让秦姝赫然顿住脚步,这声音,她怎会不认得?

    阴山王……

    心里咯噔一下,秦姝斗篷之下的脸上,神色僵住。

    站住……

    他要做什么?

    不只是秦姝,甚至连赵焱,在那一刹都屏住了呼吸。

    那一声话落之后,赵焱一眼朝着那男人看了过去,视线之中,只见那一袭紫衣的阴山王,一跃下了马,风姿卓绝,脚落地的一刹,亦是没有一刻停留,转身便朝着秦姝走了过来。

    脚步声一下一下,越来越近。

    每一步,仿佛都踩在秦姝的心里。

    对于阴山王,她是惧怕的。

    此刻,她更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突然,那脚步声停了下来,随即,阴山王的声音再次响起……

    “转过身来。”燕爵的语气,满含兴味儿。

    几个字,对秦姝来说,仿佛是从地狱里传出来,秦姝浑身僵硬,半响都没有动作,如此的反应,燕爵更是来了兴致,一抬手,大掌便按在了秦姝的肩上。

    那一下,秦姝身体一颤,亦是没有敌得过燕爵的力道,身体随着他大掌的用力一掰,赫然转身。

    秦姝转身之际,分明瞧见燕爵眼里的邪恶。

    那一刹,她心中更是一凉,暗自大叫不好。

    阴山王……他的性子,在西梁国是出了名的,只要他来了兴趣的东西,不玩个尽兴,便不会罢休,而此刻,自己终究是引起了他的注意了吗?

    秦姝目光闪了闪,思绪之间,那紫衣男人的手,不着痕迹的一扬,看似再轻松随意不过,可指尖却是顺理成章的碰到了斗篷的边缘,下一瞬,那斗篷便掀开。

    没有斗篷遮掩,燕爵以为,会看到这个人的真面目。

    可惜……

    看着那面上戴着的面纱,燕爵挑眉,竟是遮得这么严实吗?

    有这么见不得光吗?

    他的性子,本就逆反。

    刚才,他本没留意到这人,可她和赵焱对视那一眼,他便感觉有猫腻。

    不管有怎样的猫腻,今日,他既然来了,有乐子,他自然不会放过。

    左右也要等搜寻的结果,不是吗?

    此刻,他更是对这人来了兴致。

    他的兴致,秦姝和赵焱都清晰得感受得到,秦姝低着头,不敢去看那男人的眼,生怕就算是视线的对视,或也能暴露了什么,可如今,她该怎么办?

    心中恐惧万分,秦姝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那阴山王仅是看了她半响,便再次抬手,那一刹,秦姝呼吸一窒,他的目的,她再是清楚不过。

    一旁赵焱看着,也是屏气凝神。

    袖口之下,握紧了拳头,眼看着那阴山王的手,快要触碰到秦姝的脸颊,他的心中,仿佛间,也已经做好了决定,他料定,以秦姝的性子,她若有事,她定会拉他下水。

    如今二人,竟是绑在了一条船上,就算是为了自己,他也不得不保她,所以……

    他必须阻止阴山王!

    空气里,气氛异常的诡异,紧绷得不像话。

    燕爵的手几乎就要碰到秦姝的面纱之时,秦姝眸子一紧,她也已经做了决定,就算是和阴山王正面交锋,她亦是不会容许自己暴露了,她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燕爵看着这人的反应,更察觉到不寻常,心中那兴奋,一点一点的上涨着,分外奇妙。

    他最是喜欢这样的乐子,不管是什么,别人越是不愿,他越是要强求。

    来了这北齐,先是在年玉那里屡次吃瘪,前些时日,那枢密使大婚的典礼上,又是那么一个结果,这段时间,他的心里都憋着,今日,这番乐子,竟是让他说不出的享受。

    想到楚倾那张银色面具,以及上次大婚之日,看到的那张面具下的脸,燕爵眸子一紧,看眼前这个人的面纱眼神,更多了几分*。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人到底要遮什么。

    如是想,燕爵正准备抓着那面纱扯下,可刚在他有动作的一刹,一个声音竟传了来……

    “那边……那边……往那边跑了……”

    那声音,不远不近,正是从村子里传出来。

    几乎是在那一刹,燕爵便本能的看了过去,随即,只听见一阵马蹄声惊起,燕爵意识到什么,脑袋里,瞬间闪过一抹异样,没有丝毫停留,如一阵风一般,一跃飞身上马,朝着那马追了上去。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

    直到那紫衣男人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之中,秦姝和赵焱才反应过来。

    刚才……

    秦姝一阵后怕,后背不住的泛凉,阴山王走了吗?

    差一点儿,她就动了手。

    差一点儿,或许,他就看到了她的脸,而那后果……

    脚莫名的一软,秦姝瘫软的坐在了地上,那后果,秦姝不敢想!

    这一下的声音,亦是将赵焱的注意力引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