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池氏作死攻略〕〔都市之医武狂少〕〔穿成反派大佬的亲〕〔小小房子大大爱〕〔我从史前来〕〔妃愿归来,请收留〕〔狂女要翻天〕〔郡主今日仍然在作〕〔最爽新人生〕〔梅琳传奇〕〔别惹太岁〕〔衣手遮天〕〔千帆掠过只为君〕〔异界召唤之千古群〕〔最强魔法笔记〕〔醉仙葫〕〔金牌甜妻,总裁宠〕〔命运守望者〕〔漫威求生路〕〔问道红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七百九十九章:到底什么身份!
    赵焱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女人,不管是以前相识,还是多年之后,这一次重逢,他都是第一次见她如此模样。

    她竟是这么怕那西梁的阴山王吗?

    这个女人……

    在西梁,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这个疑问,让赵焱的眸子越发收紧了些,直觉告诉他,那身份,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你到底是谁?”赵焱心中的疑问,亦是脱口而出。

    秦姝身体一怔,下意识的抬眼,对上赵焱的视线,只是一瞬,她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到底是谁……

    秦姝敛眉,眼底一抹异样一闪而过。

    深吸了一口气,秦姝努力稳定好心神,从地上起来,一系列的动作,虽然比起方才有力不少,可似乎依旧因着刚才的惊吓,而心有余悸。

    站了起来的她,好半响,才终于平复了心绪,瞥了赵焱一眼,淡淡一笑。

    “骊王殿下将好奇心放在我的身上未免太浪费了些,阴山王不知追着谁而去,那人……说不定就是年玉呢,若当真如此,你不但得不到你心心念念的年玉,你要知道,这阴山王可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他想做什么,有几个人能摸得透?到时候,真年玉出来,假的年玉怕就要被揭开了,还有你心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计划,怕都要落空了。”

    秦姝眸光泛冷。

    话落,果然瞧见赵焱的脸色沉了下去,刚才的探寻也是瞬间消失无踪。

    秦姝嘴角的轻笑更浓了些,眸光微敛。

    如今,阴山王没在,一切再合她的意不过。

    没有理会赵焱,秦姝重新戴上了斗篷,将自己的半张脸遮住,随即走到马前,一跃上马,赵焱回神,看着她的举动,亦是明白她的意图。

    “姝儿妹妹放弃要年玉的命了吗?”

    赵焱明知故问,那言语中,更带了几分刻意刺激的意味儿。

    马上的秦姝微微一怔,放弃又如何?

    刚才她已经想得很清楚,权衡取舍,她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来日方长,年玉只要活着一日,我都不会罢休。”冷冷丢下这一句话,秦姝勒紧了缰绳,调转马头,马蹄声在夜里惊起,马上女人的飞奔离去,很快,身影便越来越远。

    赵焱却是站在原地,半响,想起秦姝方才的话,似被惊醒了一般,猛然回神。

    阴山王追了过去……莫非当真是追的年玉?

    心中暗自一声低咒,赵焱丝毫也不敢耽搁,立即翻身上马。

    对秦姝来说,年玉的命来日方长,此刻最要紧的是逃开阴山王的视线,可是,对他来说,却是不然。

    想到什么,赵焱的心里被不安填满。

    一夹马肚,身下的骏马便朝着刚才阴山王追过去的方向,疾驰而去……

    夜色里。

    马蹄声,在林中穿梭,一下又一下,此起彼伏。

    燕爵紧追着那一匹马,穿过了一个树林,继续往前,不知何时,前面的马蹄声却是凭空消失了一般,那人停了下来吗?

    察觉到异常,燕爵更是一刻也没停留,身后,几十个随从亦是紧随着他而来。

    果然,不多久,视野之中,不远处,一匹马停在那里,在夜里,分外诡异。

    直到更加近了,瞧见马上空无一人,让燕爵瞬间皱了眉。

    这是怎么回事?

    前方,视野开阔,一眼望去,几乎所有都能尽收眼底,没有一处可藏人的地方,可那人呢?

    燕爵策马上前,立即命人寻找。

    “二殿下……”

    黑夜里,突然,一个声音响起,距离燕爵不远,几乎是一瞬,燕爵就意识到什么,御马赶了过去。

    而到了那里之后,看到那地上躺着的东西,燕爵那俊美无俦的脸,倏然沉了下去……

    赵焱赶到的时候,只瞧见一堆人似围着什么东西。

    走近一看,依稀能够瞧见那骏马上紫衣男人的模样,就算是黑夜里,他脸上的不悦与愤怒,亦是十分的明显。

    前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他们追到了吗?

    比起方才,赵焱心中越发紧绷了些。

    脑中一个猜测,更是让他不安起来。

    半响,深吸了一口气,终究是上前,到了视线可及的地方,赵焱顺着那阴山王的目光,缓缓落在地上,看到地上躺着的人,身体倏然一怔,和刚才燕爵的反应一样,脸色阴沉了下去。

    这……

    那地上,是一具尸体。

    那尸体,黑色的衣裳包裹着,脸上,竟似被什么东西划破,纵横好几条纹路,鲜血几乎将那张脸浸染,完全让人辨别不出之前的模样。

    这人……

    “哼,好一出调虎离山。”

    男人的声音响起,难掩愤怒,那愤怒,正是出自燕爵之口。

    这一身厉吼,赵焱亦是猛然回神。

    调虎离山……不错,正是调虎离山,不过……

    “来人,给我回去继续找。”

    燕爵眸子一凛,厉声吩咐,那不悦,比起方才更是浓烈。

    话落之时,人已经勒着缰绳,策马朝着来时的方向折返回去……

    而赵焱,却是留在原地。

    定定的看着地上那具尸体,眸中一片深沉。

    还好,这人不是年玉!

    不仅如此,恐怕,这个时候,阴山王折返回去,一切也不是原来的模样,所以,他回与不回,已经没有了什么差别。

    而这调虎离山……

    “倒真是一个忠心护主的。”

    赵焱低低一声叹息,眼里却没有太多的感情流露。

    这人旁人不认得,他却是认得!

    秦姝身旁那个小厮,一张脸,生得白净,他见的次数不多,却是记得他的样子,可此刻,那错落的刀痕,早已将有关那张脸的一切尽数破坏。

    想到刚才秦姝“危急之时”,才有了那个侍卫的一声吼,这小厮的目的,已经是再明显不过。

    纵然是以生命为代价,他亦是要护着秦姝不被阴山王发现吗?

    甚至……

    他这般狠下心来自毁容貌,心里想的是什么,他又怎会不知?

    看来,那阴山王甚至是连这个小厮也是认得的!

    所以,就算是尸体,也要自毁!

    “呵……”赵焱眸子一紧,眼底一抹幽光,隐约夹杂了几分兴味儿,“多年不见,看来如今的秦姝,已彻底不是当年的秦姝。”

    在西梁,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