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这位帅哥是爹〕〔真爱不散场〕〔妈咪这位帅哥是爹〕〔从斗罗开始之万界〕〔萌宝归来爹地要排〕〔重生军营之最强军〕〔箭皇〕〔我的科技很强〕〔王者之守护家园〕〔总裁爹地的宠妻法〕〔抢个总裁当爹地〕〔我愿意〕〔重生甜妻:狠会撩〕〔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鬼王嗜宠逆天狂妃〕〔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极品小农民系统〕〔超级林业人〕〔超神次元聊天群〕〔洪荒后勤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八百一十章:已经“死”了的人
    那是一个妇人,三十多岁的模样,普通妇人的打扮。

    年玉看过去之时,她亦是正看着她,那眼神里,有疑惑与不确定,可似乎都在一瞬之间,所有的一切都转为震惊,仿佛在这个地方看到她,是一件让人不可思议的事。

    可是,在年玉视线看过去的一刹,那妇人却是别开了眼,眼神闪烁间,亦是有恐惧若隐若现。

    随即,仿佛是害怕被发现一般,目光闪烁之间,匆忙转身,逃一般的,迅速入了人群之中。

    那人……

    虽是刚才那一眼,随后,目光所及之处,只是妇人的背影,可年玉依旧认出了她!

    记忆里,她自流放起,在外八年,就算是成了将军,功名加身,每次回顺天府,虽鲜少回年府,可年府的那些人,她却多数认得!

    就算打扮不似她见到过的她,可她依旧认得出那张脸。

    年府的三姨娘,薛雨柔!

    薛雨柔……

    许是抓住了记忆中的某些东西,年玉意识到什么,丝毫没有耽搁,大步上前,这举动,亦是在那算命先生的意料之外。

    “姑娘……”那算命先生唤道,甚至人也跟着起身,那双看不见的眼,望着年玉离开的方向,面容之间,难掩急切。

    可年玉追三姨娘的心思迫切,听见那算命先生的喊声,便也顾不得许多,匆忙加快了脚步。

    年玉的身影,没入了人群之中。

    那算命先生知道女子已经离开,一双眉紧紧的皱在一起,片刻,摇了摇头,一声叹息从口中低低溢出,“并非凤命,却有母仪天下之势,只可惜……”

    那人说着,又掐了掐手指,似在确定什么。

    “前路艰险,注定尸骨与鲜血铺就。”

    话落,又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即,摇着头,摸索着拿起了旁边那写着“卦”字的布帆,当拐杖拄着,亦是隐没在人群之中。

    而那厢,追着薛雨柔而去的年玉,敏捷的身姿,不过是一小会儿,就已经站在了三姨娘的面前。

    市集上,人依旧很多。

    仅是隔着十来步的距离,年玉看着被她堵着,已经停下了脚步的妇人,在她的视线之下,那双眼,目光闪烁着,那其中不安与恐惧越发的浓烈。

    她害怕她!

    这个发现,让年玉皱眉。

    想到心中的疑惑,年玉一步一步缓缓上前,走到距离三姨娘一步之遥的地方方才停了下来,目光一瞬也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嘴角浅扬,“看到我,三姨娘为何如此匆忙的要走?”

    “二……二小姐……”薛雨柔猛地对上年玉的双眼,可瞬间,又转开视线。

    许是真切的听到年玉的声音,心中许多东西,在那一刹决了堤。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竟是在这里遇见年玉,更是被她如此发现了行踪!

    在她的眼里,她早已经是个已死之人,可如今……

    她该怎么办?

    薛雨柔惊慌得甚至连双腿都在颤抖。

    年玉看在眼里,依旧逼视着她的视线,一瞬不转,“故人相见,可否借一步一叙?”

    可否借一步一叙?

    薛雨柔咽了一下口水,她知道,已经被年玉发现,自己恐怕是想避,也无法再避!

    如今的她,怕只能听从天意,再从长计议!

    “妾听随二小姐之意。”薛雨柔微微欠身,声音依旧有些颤抖,话落,敛眉之间,亦是努力稳定着自己的心神。

    年玉微微颔首,转身,领着薛雨柔到了一处人少的地方。

    石桌旁,二人相对而坐。

    自坐下的一刻起,年玉依旧一直看着她,那视线对薛雨柔来说,如锋芒在背。

    突然,似终于受不住那威压,薛雨柔赫然起身,匆忙的跪在年玉的面前,“二小姐,贱妾有罪,当日,贱妾不幸落下山崖,本是生命垂危,可苍天怜悯,让贱妾保下了一命,贱妾伤好了之后,本该回年府,可贱妾到了顺天府,听闻老爷已经宣布了贱妾的死讯,贱妾在这世上,已经是个死了的人,贱妾……”

    薛雨柔说着,低垂着头的她,不敢去看年玉。

    可是如此,头顶的方向,年玉甚至连气息都没有丝毫的变化,她越是说着,越是心中没底,可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她已然没有了退路,只能继续说下去。

    可随后,她话语之间,却是多了几分哽咽,“贱妾在年府不受任何人待见,他们将我当成透明人,贱妾亦是低调度日,可纵然是如此,在年府的每一日,贱妾都是觉得煎熬,官家深宅,后院斗争……呵……所以……所以妾那时起了私心……”

    薛雨柔说着,突然抬头,看向年玉,似想看看她的反应,可她的目光之中,那女子只是皱着眉,却依旧让人探不出,她到底是愤怒,亦或者有别的情绪。

    薛雨柔目光闪了闪,依旧没底,却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贱妾看来,哪怕是乡野之间,也比在年府要生活得自在,二小姐……”

    话到此,薛雨柔激动的唤道,年玉却依旧没有丝毫反应。

    可这些话,年玉字字句句都听在耳里,亦是迅速的消化着。

    记忆里,一直到她在栖梧宫里,死在了血泊中,这三姨娘依旧好好的活在年府,可刚才三姨娘的话……

    分明,她已经“死了”吗?

    不仅如此,年玉发现,照这三姨娘说来,她“死了”的事,她应该知道!

    这……该是她隐约间脑中那些空白的地方,该有的记忆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

    年玉皱眉,此刻,探寻之心,越发的迫切。

    看着跪在眼前的人,年玉的眸光渐渐变得清明。

    突然,年玉起身。

    这举动,薛雨柔看着,心中跟着一颤,浑身的每个毛孔,仿佛都在那一瞬紧张了起来。

    这个二小姐,她素来摸不透。

    今日,突然被二小姐发现,刚才这一遭,她已经乱了阵脚,在二小姐面前,最终会如何?

    薛雨柔不知道,她心里的不安亦是越积越多,看着年玉一步步的朝她走近,一颗心心好似要跳了出来。

    薛雨柔惊恐之间,年玉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二小姐……她要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锋戾〕〔全球在线时代〕〔万古神帝〕〔我说话自带jojo〕〔我有最美师尊〕〔乱世争霸之龙舞九〕〔帝生莲〕〔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无敌基因进化系统〕〔设计师的异能小媳〕〔婚婚来迟,大佬要〕〔极品佳婿〕〔假如我有读心术〕〔许我清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