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池氏作死攻略〕〔都市之医武狂少〕〔穿成反派大佬的亲〕〔小小房子大大爱〕〔我从史前来〕〔妃愿归来,请收留〕〔狂女要翻天〕〔郡主今日仍然在作〕〔最爽新人生〕〔梅琳传奇〕〔别惹太岁〕〔衣手遮天〕〔千帆掠过只为君〕〔异界召唤之千古群〕〔最强魔法笔记〕〔醉仙葫〕〔金牌甜妻,总裁宠〕〔命运守望者〕〔漫威求生路〕〔问道红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八百二十三章:受的教训
    那声音,让燕爵回神,亦是让赵映雪猛然惊醒。

    目光闪了闪,纵然疼痛依旧在她的身体里流窜,丝毫也没有减轻,赵映雪几乎是本能的,丝毫也不敢违逆这命令。

    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赵映雪艰难的起身,可手撑着地面之时,又触碰到了地上的酒。

    那一瞬,疼痛让赵映雪的脸,再次添了几分狰狞。

    仿佛费尽了所有的力气,赵映雪终于站了起来,可她却不敢站着,忙的跪在地上,重新拿了一瓶酒,重新拿了一个酒杯,依旧流着血的手,比刚才颤抖得更加厉害。

    酒倒进酒杯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

    赵映雪的手上,血也一滴滴的落在桌子上,那模样,看着格外的诡异。

    空气里,除了倒酒的声音,再无其他。

    燕爵眸子眯了眯,谁也看不清他在想些什么。

    直到面前的酒杯装满酒,满满一杯,不多不少……

    燕爵端起面前的酒杯,沉吟半响,眸光微转间,突然,那好看的眉峰一挑,呵呵一笑,“刚才是本王的不是,害得少夫人如此受罪,这手上的伤……”

    燕爵一改刚才口口声声唤着的“玉儿”,重新称呼着少夫人。

    这似乎也昭示着,他对这“年玉”的兴趣,已经没了刚才的浓烈。

    说到此,燕爵看了一眼女人的手,那鲜血早已经模糊了伤口,饶是他看着,也不由啧啧两声,随即,目光渐渐往上,看着年玉这张脸,“不让大夫瞧瞧,当真可以吗?”

    那话,明显是问眼前的女人。

    赵映雪身体一怔,对上那男人的视线,几乎是下意识的,忙不迭的摇头,“可以,没……不过是小伤,玉儿没事。”

    “没事吗?”燕爵敛眉,眸光微转,“少夫人果然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单单是这承受力,也是让本王佩服之至,呵,如此,那本王就以这杯酒,来陪个不是了。”

    话落,燕爵仰头一口将杯中的酒全数喝下,末了,还忍不住低低一叹,“好酒,当真是好酒,今日在大将军府喝的酒,比起你们北齐皇帝准备的那些,可是香醇太多了。”

    燕爵意有所指。

    旁人听来,只是笑笑。

    燕爵话虽如此,可他的心里,却是失望至极。

    他知道,今日这楚倾,似百毒不侵,甚至连自己新娶妻子的安危,都已然不管不顾。

    看来,他想激怒他,从中趁机做些什么,怕是不可能了。

    这个楚倾,他着实是小瞧了他!

    若他当真是自己要找的人,那么……

    燕爵想到什么,眸子微微一眯,眼底有狠辣一闪而过。

    若他当真是自己要找的人,那这人的性命,绝对不可以留下,不然,越是往后,只怕越是难对付!

    大厅里。

    酒局依旧继续。

    赵映雪继续斟着酒,燕爵喝着,却没有再动别的心思,加上,今日的目的并没达到,渐渐的,他亦是觉得无趣起来,索性,喝了几杯之后,赵映雪再往杯里倒酒之时,他却是赫然起身。

    “今日喝了大将军府的酒,本王倒有些乏了。”燕爵开口,看向楚倾,“改日有机会再喝,如何?”

    “阴山王随时有兴致,楚倾随时奉陪。”楚倾亦是起身,对上那紫衣男人的眼。

    视线相交之间,燕爵眸子一眯,“好,这可是你说的,随时……”

    燕爵说到此,呵呵一笑,话落,收回视线,一甩衣袖,大步朝着大厅之外走去……

    那男人的身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越来越远,最后堙没在了黑夜里,可燕爵离开后许久,这大将军府的大厅里,却依旧是一阵沉默,那流转的气氛,隐约夹杂了些微诡异。

    似乎每个人,都各有所思。

    “子冉……”突然,将军夫人开口,那阴山王终于离开了,她亦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还好……

    还好没有出什么更大的乱子!

    可是……

    瞥了一眼依旧在地上跪着的女人,那双眉却是皱着,她的心里一直因着“年玉”被毁了清白而梗着一根刺,可终究心里仁慈,此刻看她如此模样,终究是动了恻隐之心,“让大夫给玉儿看看伤吧。”

    这一提,赵映雪也是猛然惊醒。

    那一瞬间,仿佛疼痛来得更加清晰。

    赵映雪下意识的看向楚倾,楚楚可怜,一滴泪竟是落了下来,“子冉……”

    她的心里刚才闪过了太多的东西,可依旧希望,刚才发生的这一切,都不是这个男人的本心,他是她的丈夫,他应该疼惜她,爱护她,可是……

    楚倾迎着这女人的视线,看着这张脸,脑中浮现出的,依旧是年玉的身影。

    这个女人……

    楚倾敛眉,沉吟半响,终究是上前一步,“痛吗?”

    “痛,玉儿很痛。”赵映雪忙不迭的点头,越发楚楚可怜了些,仿佛想如此,引起男人的怜惜。

    果然,男人的眼里,终于有了些微波动。

    “刚才,委屈吗?”楚倾再次开口。

    赵映雪微微一愣,委屈吗?

    自然是委屈!

    可在楚倾面前,她应该如何答,才是最好?

    脑中快速想着,赵映雪扯了扯嘴角,“委屈,可那阴山王来者不善,玉儿能用自己的委屈,让他解了气,不再找大将军府的麻烦,玉儿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赵映雪说着,心中却在咒着年玉。

    受这一切的,该是那年玉,而非是她!

    如此的回答,大将军楚沛和将军夫人听着,叹了口气,亦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如此为大局着想,当真是不错。

    可楚倾听来,却是觉得好笑。

    值得的吗?

    楚倾敛眉,嘴角扬起一抹笑意,那眼里,亦是有一抹笑容绽放,看着地上的女人,一字一句,“这些都是大将军府的少夫人该做的,该承受的,你可明白了?”

    楚倾意有所指。

    她想顶替玉儿,今日这滋味儿,够她好好体会了吧!

    赵映雪听着,亦是微微一愣。

    大将军府少夫人该承受的……

    不,这些不是。

    她入大将军府,可不是来承受这些的!

    她赵映雪……

    可她在楚倾面前,她却不敢再想太多,忙道,“玉儿明白……”

    话说到此,赵映雪目光闪了闪,却是继续道,“可玉儿有个问题,却不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