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妻误闯总裁心〕〔第一战妃:王爷清〕〔天才命师〕〔武神圣帝〕〔从西游开始氪金〕〔从荒岛开始吧〕〔赘婿丹帝〕〔武唐侠义风云录〕〔墨少追妻:儿子是〕〔总裁宠妻套路深〕〔今生唯有许诺〕〔都市之极品灯神〕〔最强手机系统〕〔龙抬头〕〔超级制造商〕〔琳琅的理想人生〕〔重生六零:翻身做〕〔锦绣农女:捡个将〕〔猎赝〕〔重生之阵法大宗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八百二十八章:死了
    眼底一抹厉色一闪而过,他知道黑鹰的本事,既然已经通过那些蛛丝马迹查到了这里,就算在这里没有答案,或许,距离他要找的,也不会有太远!

    嘴角浅扬起一抹弧度,燕爵勒了勒缰绳,策马朝着那竹屋而去。

    夜色里,竹屋本被笼罩在黑暗之中,可一行队伍进了这院子,仅是那一瞬,他们手中的火把,就已经将整个院子照得通亮,似乎是每一处角落,都看得清清楚楚。

    燕爵近距离的看着这竹屋,近看这竹屋更加的小,这么一处地方……

    燕爵想着什么,眸中的颜色,阴沉冷冽。

    “进去看看。”半响,燕爵终于朗声吩咐,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话落,黑鹰亲自领了命,挺拔的身影一跃下马,手中举着一个火把,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到了最中间的堂屋门外,紧闭的门扉就在黑鹰的面前,仿佛推开,里面的东西,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

    倏然,黑鹰一抬手,下一瞬,碰的一声,门开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随着那一声响,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息扑满而来,当下,黑鹰意识到什么,立即冲进了房门。

    随着他进门,手中的火把,将这个堂屋照得通亮,瞬间,原本漆黑毫不可见的屋子,仅是在那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呈现在了黑鹰的视线之中。

    目光所及之处,看到的情形,饶是黑鹰,也是变了脸色。

    稍微一愣,随即,黑鹰意识到什么,敏捷的身影,忙的转身出了房间,迅速到了阴山王的面前,那神色间,隐约夹杂了些微慌乱。

    “殿下,里面……”黑鹰拱手,想到刚才看到的画面,一双眉峰紧皱着。

    “里面怎么了?”

    黑鹰的反应,亦是让燕爵皱眉。

    黑鹰向来冷静,可刚才,他的反应……太过的不寻常!

    里面就竟是个什么情况?

    眸光一紧,似乎等不及黑鹰具体说明什么,燕爵倏然腾身而起,仅是一瞬,便稳稳的落堂屋那大开的门前,紫衣男人的脚步踏入了那屋子,很快,黑鹰反应过来,丝毫也不敢怠慢,立即拿了火把,跟随着主子走了进去。

    燕爵亲眼看到房间里的一切的时候,那眼里,一抹厉光激射而出。

    空气中,那刺鼻的血腥味儿依旧萦绕着,异常的浓烈,让人忍不住作呕。

    火把照亮的房间里,地上,一具妇人的尸体,平躺在那里,那妇人脖子上,一道凌厉的伤口,鲜血从那伤口处流出来,蔓延了整整一地。

    妇人双目大睁着,似乎临死的一刻,那眼神里依旧有恐惧,甚至是担心。

    她在担心什么?

    燕爵皱着的眉越发深了些,饶是他也是怎么也没想到,来到这里,看到的会是如此的一幕。

    目光继续搜寻,只瞧见一条染了血的脚印,一直延伸到了另外一个房间的门口,燕爵眸子一紧,没做他想,立即大步上前,跟着那脚印,进了另外一个屋子。

    而那屋子里……

    屋子里,再是简单不过的的陈设,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而那床沿,男人双手被绑着,身上,无数的伤痕,鲜血淋漓,将整个衣衫染得通红,仿佛就在不久之前,这里正经历了一场言行逼供。

    而此刻,那男人亦是没了生命的迹象,他的胸口,一把匕首稳稳的插着,而那似乎就是最致命的一击。

    死了……

    这屋子里,似乎只有两个人,而这两个人如今都死了!

    “殿下,属下查探,这妇人死了不到一个时辰。”身后的堂屋里,黑鹰的声音传来。

    虽然在另外一个房间,燕爵依旧听得清晰。

    不到一个时辰……

    看来,他们是来晚了一步!

    而先他们一步来的,究竟是谁?

    燕爵的眸子,那一抹凌厉来得越发炽烈。

    而这严刑逼问……

    那人要逼问的,又是什么?

    无数的疑问在燕爵的脑海里盘旋,伴随着而来的,还有愤怒。

    是不是他要找的答案,亦是随着这屋子里两个尸体的出现,而无法再找到?!

    “可恶!”燕爵一声低咒,一甩衣袖,大步出了房间。

    他不在意这两条人命,可是,这两具尸体仿佛更是印证了,他要寻的答案,和这两个死了的人有关系!

    他的心里一股浓烈的不甘骤然而上……

    “殿下……”黑鹰亦是没有料到,他们费尽心思,跟着那些蛛丝马迹,花了几天的时间,终于找到了这里,可却是这样的结果。

    此刻,饶是黑鹰都不知道该怎么向阴山王交代!

    殿下只怕,心中此刻,早已满是愤怒。

    果然。

    黑鹰刚唤出口,那紫衣男人便一甩衣袖,大步出了堂屋的门,门外,火把的光亮,映照着男人俊美阴沉的脸,看在人的眼里,心中都不寒而栗。

    跟随着的侍卫,感受到阴山王的愤怒,亦是越发的小心翼翼。

    众人视线之中,只见那男人一跃上马,抓着缰绳,瞬间调转了马头,似乎准备打道回府。

    瞧见他的举动,侍卫们立即让开了一条道。

    可那紫衣的男人却是眉峰一皱,突然转头,看向那竹屋……

    黑鹰正从竹屋出来,便看到殿下激射过来的视线,黑鹰一怔,随即,几乎是肉眼可见的,那男人的眼里,先一刻的愤怒越积越多,似乎到了一个临界点,那愤怒瞬间都化成了阴狠。

    当下,黑鹰心中一颤。

    他跟在殿下身旁多年,自然知道那眼神意味着什么。

    殿下素来喜欢鲜血的味道,可刚才,那屋子里的鲜血,却让他那般愤怒,可终究,他骨子里的嗜血还是被激发了吧!

    不止如此,加上他的愤怒,这结果怕只有一个……血流成河!

    可屋子里的两人已经死了,殿下,他又能做什么?

    脑中刚跳出这个疑惑,那紫衣男人不紧不慢的开口,“拿来。”

    说话之间,紫衣男人亦是伸出了手。

    在场的人都是一愣,黑鹰率先明白他的意思,立即大步上前,将手中的火把递了过去。

    那火把入了燕爵的手,男人的手紧紧的握着,锐利阴沉的视线,一刻也没有从那竹屋上离开,眸中的颜色,亦是越发的深沉骇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我和末世有个交易〕〔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