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妻误闯总裁心〕〔第一战妃:王爷清〕〔天才命师〕〔武神圣帝〕〔从西游开始氪金〕〔从荒岛开始吧〕〔赘婿丹帝〕〔武唐侠义风云录〕〔墨少追妻:儿子是〕〔总裁宠妻套路深〕〔今生唯有许诺〕〔都市之极品灯神〕〔最强手机系统〕〔龙抬头〕〔超级制造商〕〔琳琅的理想人生〕〔重生六零:翻身做〕〔锦绣农女:捡个将〕〔猎赝〕〔重生之阵法大宗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八百三十一章:原来是他!
    一脚踏入竹屋之时,年玉的脑海里,那竹屋完好无损的模样,再是清晰不过。

    她清楚的知道,她脚下踩着的是堂屋的位置。

    年玉走过去,目光所及之处,一片残败。

    废墟之中,那个村民所站的位置旁……年玉的视线缓缓往下,当看到地上的东西时,几乎是下意识的,年玉握着火把的手,倏然一紧。

    她看到了什么?

    那是一具尸体。

    静静的仰躺在那里,漆黑的身体,似乎已经被刚才那场大火烧焦,而那身形……

    大娘……

    饶是见惯了生死,哪怕是战场上那些血流成河,尸堆成山的画面,带给年玉的冲击,都不如眼前这一具尸体。

    年玉看着那尸体,心中刚才的侥幸,在这一刻也轰然破灭。

    大娘……

    大娘在这里,那大牛呢?

    年玉眸光一颤,心里的恐惧,亦是无边的袭来。

    她竟是有些害怕……害怕再探寻下去,害怕看到她不愿意看到的东西。

    大牛……

    可是……

    她的脚步和眼神,却还似不受控制一般,年玉的目光迅速的搜寻着这废墟里的每一个角落,她本能的在寻找着什么。

    心跳一下又一下,在这夜色里,分外明显。

    夜突然之间,静得可怕。

    “啊……”

    “玉儿,小心……”

    突然,周遭一阵惊呼,仿佛每一个人的语气里都是恐惧,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惊恐的画面。

    在而夹杂在那些声音之中的,一个男人的声音传进了年玉的耳朵,分外熟悉。

    年玉微怔。

    下意识的看过去,刚看到那银色的面具,下一瞬,那人就已经近在只尺。

    刹那间,年玉甚至没反应过来,只是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她的腰间,一只长臂格外的有力,男人的气息,她亦再是真切不过。

    楚倾!

    是他!

    他来了!

    旋转之间,不过是年玉思绪转动的那片刻之间,年玉重重落地,却是感觉自己的身体,压在了另外一个身体上,手中的火把,亦是落在了地上。

    “唔。”

    男人一声低低的闷哼。

    空气中,只听见啪的一声,异常响亮。

    年玉闻声看过去,只瞧见方才就在她身旁不远处,左侧的墙壁直直的倾倒了下来,那砸向的地方,正是她刚才所站之处……

    刚才,差一点儿……

    年玉心中一颤,一股凉意从脚底直窜上来。

    要不是楚倾……

    年玉皱眉,记起刚才听到的那男人的闷哼,年玉正要回头查看男人的情况,可是,在收回视线的那一刻,她隐约看到的东西,却是让她脑袋轰的一声,瞬间忘记了所有的动作。

    视线没了刚才那倒下的一堵墙的阻挡,影影绰绰间,她依稀看见一个身影……

    那身影……

    年玉的眼,怎么也移不开。

    眸光之中,似渐渐有火红的东西流窜,仿佛所有的思绪,都只有她此刻看着的东西,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的,只瞧见那女子起身,捡起了地上的火把,几乎是冲着到了一处地方。

    而那地方……

    随着刚才那堵墙的倒下,亦是打开了院子里众人的视野。

    没了阻挡,众人也看清了那一幕,脸上更是凝重了许多。

    年玉到了一处,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颤抖着。

    终于,年玉蹲下身体,目光平视着眼前这……

    “大牛……”

    年玉低低的开口,一开口,出口的声音,像是被车轮碾碎了一般,支离破碎,残破不堪。

    她不知道,大牛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痛苦,此刻的他,和堂屋里的大娘一样,浑身亦是被烧得焦黑,那张脸,早已经辨不出本来的模样。

    年玉抬手,伸手轻抚着那脸颊。

    以前,这张脸上,那笑容再是纯粹不过,仿佛是这世上最干净的灵魂,可在年玉触碰到他脸颊的那一刻,那焦黑的脸上,甚至有东西掉落。

    当下,年玉身体一怔。

    那是被烧毁的皮肉!

    “大牛……大牛……”

    那强烈的冲击,让年玉不停的唤着这个名字。

    饶是向来冷静如她,此刻亦是压不住那翻涌的情绪。

    不该是这样的!

    这张脸上,有她想要守护的美好宁静,可这一切,为何转眼之间,竟成了这般……

    死了……他们都死了!

    “呵……大牛,对不起……”

    泪水从年玉的脸颊滑落,她的心里充满了自责。

    若自己没有离开竹屋,若自己当时也在这里,是不是,他们就不会……

    “玉儿……”楚倾顾不得方才被撞在地上的痛,此刻,起身走到年玉身后的他,面具之下的眉峰紧皱着,他能体会玉儿此刻的伤心,可是……

    他哪里忍心看到玉儿如此模样?!

    她的泪,仿佛滴在他的心里,她一声声的唤着大牛的名字,他的心,亦是跟着隐隐抽痛。

    “哎,可惜了,那些人当真是太可恶了,大牛娘和大牛,都是善良的人,他们怎么能下如此的杀手?”

    废墟之外,有人低低的叹了一口气。

    那声音传入年玉耳里,当下,年玉似捕捉到了什么,身体猛然一怔。

    那些人……

    对,这竹屋怎会无缘无故起火?

    那些人……就是他们口中的那些人,放的火吗?

    不知为何,那一刹,年玉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一队西梁国打扮的人马从她身旁疾驰而过的画面,那紫衣男人……

    若是在刚才之前,她依旧认不出他。

    可此刻,她记起了那些被她忘却的记忆,记起了那些记忆中的人和事,那紫衣男人……

    年玉眸子一眯,似乎是要确定什么一般,年玉突然起身,冲出了废墟之外。

    “那些人……那些人里,是不是有一个穿着紫衣服的男人?”年玉冲到了刚才那说话之人的面前。

    突如其来的举动和问题,都让在场的人一愣,好半响都没有回过神来。

    紫衣服的男人……

    “对,我瞧见了,是有一个紫衣服的……那个人,骑着马在最前面,该是个头头。”

    好一会儿诡异的沉默之中,突然有人开口。

    说出的话,瞬间便让年玉肯定了刚才的猜测。

    是有一个紫衣服的……

    燕爵……

    西梁国的阴山王!

    原来是他!

    果然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我和末世有个交易〕〔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