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无上天骄〕〔琉璃满京华〕〔弃子如龙〕〔山河运〕〔最强觉醒者〕〔我修的可能是假仙〕〔长生十万年〕〔超速流言〕〔我家女友是巨星〕〔谨姝〕〔女神的贴身弃少〕〔我的末世领地〕〔贵女重生:侯府下〕〔权妃策〕〔致我们奋斗的时代〕〔状元是我儿砸〕〔最强废婿〕〔第一豪婿〕〔丈六金身〕〔施法诸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八百三十四章:又能活多久
    脑海中浮现出那紫衣男人的身影,楚倾的大掌,渐渐握成了拳头……

    年玉再次折返回来,到了大牛的尸体旁,如刚才对待大牛娘那般,将他抱起,自始至终,年玉都看着那张被烧得焦黑,丝毫也辨不出本来模样的脸庞。

    那眼里看似平静,可那平静之下,惊起的浪涛,谁也摸不透底。

    年玉将大牛亲自下了葬,扬起的泥土一点一点的将那两具尸体盖上,大牛灿然的笑脸,纯澈的眼神,在她身旁不断唤着她“阿姐”的声音, 在年玉的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仿佛是亲手将那些美好掩埋,牵起的情绪,亦是在年玉身体里不断的沸腾翻滚。

    做好了一切,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

    年玉似乎早已经忘记了昨日和商队的约定,在那两个墓碑之前,定定的望着她刚才用血写下的字,谁也不知道,此刻的她在想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年玉终究还是对着那墓碑,重重的磕了几个头。

    再次看着那墓碑之时,眼神亦是分外坚定,“大娘,大牛,年玉再来之时,必是提着害你们之人的头颅,到时候,年玉再祭奠你们的亡魂。”

    说罢,年玉赫然起身,风吹来,那身形,竟透了几分让人震慑的气势。

    年玉转身,走到刚才安放大牛母子尸体的地方,年玉却是停下了脚步。

    那地上,一把残破的匕首依旧躺在那里,火已经将那匕首染黑,唯独插在大牛身体里的部分,比起旁的地方,多些原来的本色。

    年玉看着,眸中的颜色,风云变幻。

    突然,那女子蹲下身体,捡起了那匕首,紧紧的握在手中,那力道,指骨几乎隐隐泛白。

    沉寂之中,楚倾定定的看着她,眉心微皱,心中竟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瞬,便瞧见那女子右手握着的匕首一扬,朝着另外一只手划去……

    “玉儿……”

    当下,楚倾明白她的意图,下意识的唤道,人亦是上前,想要阻止她的举动。

    她做什么都可以,唯独不能伤自己!

    可玉儿的敏捷,他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匕首划过年玉的手心,鲜血从那手心里一滴一滴的流下来,滴落在地上,楚倾看在眼里,双眸被那鲜红的颜色染红,心中亦是隐隐生疼。

    玉儿她……

    年玉没有说什么,仿佛许多东西,不需要再说,她的心里已经铭记。

    年玉将那匕首揣在了怀里,心里暗暗发誓。

    这把刀,昨日是怎么插进大牛身体的,她亦是要用同样的方法,插进那个人的身体!

    大牛承受的痛,她亦是要那人,同样去承受!

    眸子一凛,年玉深吸了一口气,丝毫没有管手上还在流着血的伤口,大步走出了围栏之外。

    那身影离那两个墓越来越远,楚倾看着她的举动,身体一怔,亦是丝毫没有耽搁,立即大步上前,追到了年玉身旁。

    楚倾伸手,毫不犹豫的抓住年玉的手腕儿,利落的撕下内衣衬子,小心翼翼的将年玉手心的伤口包扎好,想要斥责她伤自己,却又是不忍心……

    自始至终,年玉任凭弄着自己的手,直到男人包扎完毕,楚倾亦是没有松开年玉的手。

    大掌握住她的右手,仿佛只有手心里传来的真切温度,才让能让他安心。

    想到年玉刚才的话……

    带她回家……

    此刻,大将军府,那个“年玉”鸠占着鹊巢,这事,他该如何和玉儿说起?

    楚倾看着年玉的侧颜,脑中思绪万千。

    他们走后不久,这竹屋的废墟外,又来了一人。

    那人一袭黑色的斗篷,整个身体从头到脚都被那一袭黑色遮盖,让人看不清丝毫模样。

    看着院子里新起的两个墓,那斗篷之下,来人的嘴角浅扬起一抹轻笑,那夹杂的阴冷,让人不寒而栗。

    心中一声冷哼,那人转身,看着刚才那两个人离开的方向。

    此刻,早已经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可仿佛,那两个人的模样,却依旧在眼前,怎么也挥之不去。

    年玉……

    没想到,她竟这么命大!

    若是昨晚,她在这里,那此刻,她也应该在这墓穴里,成了一具尸体。

    如此,她便再也没有遗憾。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楚倾……

    竟是比所有人,都先一步找到了年玉了吗?

    想到什么,心中的嫉妒骤然升起。

    除了嫉妒,还有浓得化不开的不甘!

    她不甘心年玉被楚倾带走。

    更不甘心,自己想要年玉的命,如今看来,恐怕已经没了机会。

    那人握紧了的拳头,似在隐忍着什么。

    可纵然是不甘心又如何?

    “该死,当真是该死!”那人低低开口,压抑的声音,听着让人格外的不舒服。

    但半响,似想到什么,斗篷之下,那人的嘴角复又扬起一抹笑容,那笑容比起方才的阴狠,更是让人心中泛凉。

    年玉……

    呵,她刚才不敢靠近,远远看着这一切,听不见他们到底说了什么,可年玉的每一个举动,她都看着。

    年玉……

    呵,是要报仇吗?

    报仇……

    脑海中浮现出那紫衣男人的身影。

    那阴山王,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年玉要找他报仇……哼,找吧,她几乎能够想象,会是怎样的结果。

    年玉对阴山王,无疑是以卵击石,而到最后……

    “年玉啊年玉,就算是我亲手杀不了你,我倒是要看看,你这条命,又能活多久?”那人轻笑着,眼神里有疯狂燃烧着。

    自己昨日这一遭,虽然没杀了年玉,可是,阴差阳错也好,她已经成功的将她引到了一条死路上!

    她只要年玉死!

    只要她死了,楚倾……

    脑海中浮现出那银色面具男人的身影,女人眸中的颜色,多了几分柔和,但渐渐的,却又恢复了清冷。

    楚倾……

    就算是她不能被他所爱,她也不容许,他爱上任何女人!

    那些女人……

    眸子一紧,女人嘴角的弧度依旧在。

    突然,仿佛是想到了别的东西,那眸中微微一闪,瞬间,好似有许多兴味儿,在其间滋长流窜。

    赵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全球在线时代〕〔无敌基因进化系统〕〔我有最美师尊〕〔假如我有读心术〕〔主神架构师〕〔灵明石猿〕〔源赋世界〕〔沧海神记〕〔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门娇宠:神医丑〕〔我将此生,说予你〕〔末日双子星帝〕〔万古神帝〕〔爱你跨越整个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