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这位帅哥是爹〕〔真爱不散场〕〔妈咪这位帅哥是爹〕〔从斗罗开始之万界〕〔萌宝归来爹地要排〕〔重生军营之最强军〕〔箭皇〕〔我的科技很强〕〔王者之守护家园〕〔总裁爹地的宠妻法〕〔抢个总裁当爹地〕〔我愿意〕〔重生甜妻:狠会撩〕〔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鬼王嗜宠逆天狂妃〕〔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极品小农民系统〕〔超级林业人〕〔超神次元聊天群〕〔洪荒后勤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八百三十八章:真假年玉
    他们都说,枢密使大人之所以会娶小姐,是因为二人曾经有私怨,娶她,只是为了报复。

    可她一直跟在小姐身旁,每每看到的枢密使大人和小姐之间的相处,那般融洽,他看她的眼神,不会是装出来的,可为什么……

    那些闲话多了,说得久了,饶是秋笛也禁不住想,会不会有些东西,是她没有看到的?

    可小姐那般聪明,枢密使大人的虚情假意,她会看不出来吗?

    这些时日,秋笛的脑子里,也是格外的乱。

    那两个丫鬟,如获大赦一般,匆匆退了下去。

    门外,只剩下秋笛一人,秋笛看着那门扉好半响,终于,还是上前,走到门口,抬手敲门。

    敲门声在空气中回荡,传进屋里,仅是一刹,便听得房间里,女人的斥责声扑面而来……

    “滚,不要打扰我!”

    那声音,传入年玉的耳里,饶是年玉也不由身体一颤,脸色瞬间变了。

    这声音……

    分明和她的声音,一模一样!

    那声音,是出自“楚少夫人”之口吗?

    这是怎么回事?

    纵然有心里准备,年玉也不由一惊。

    身旁,男人似察觉到她的反应,大掌伸过来,抓住她的手,将她牢牢的包裹着,那大掌的温度传来,年玉看向楚倾,那眼神里有询问。

    为什么?

    楚倾皱着眉,却是没有回答。

    那些东西,不是一言两语,就可以说得清楚的。

    今晚,他正是带她来,看这个答案!

    而那厢,门口的秋笛本想说什么,可犹豫片刻,却是没有开口,无声的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这院子里,伺候着的丫鬟都被遣散。

    房间里,灯光依旧亮着。

    楚倾和年玉在墙头站了好一会儿,突然,楚倾松开了抓着年玉的手,身形一闪,下一瞬,人已飞身到了对面的房顶,那脚下,正是那亮着灯的房间。

    年玉的视线里,只瞧见楚倾掀开了一片瓦,手中,似有什么东西洒下。

    年玉看在眼里,心中了然。

    楚倾做完这一切,看了年玉一眼,二人视线交汇,年玉瞬间明白他的意思,在男人一跃腾身跳下屋顶之时,年玉亦是飞身一跃,二人稳稳落地,年玉上前几步,到了门口,临进门之前,她看了楚倾一眼。

    楚倾迎着她的视线,点头,抬手,推门。

    房门被打开,年玉率先进了屋子。

    这屋子,她大婚那一日进来,倒也没有仔细看过,今日这般瞧见,许多布置,都遂了她的喜好,年玉一步步的往里走,每一步,那神色间,便越是凝重。

    直到,视线里那梳妆台前趴着的女子出现,年玉赫然停下了脚步。

    这个人……

    便是“楚少夫人”吗?

    刚才那个声音的主人?

    她的背影……

    年玉皱眉,继续迈步朝着那女人走去,站在女人的身旁,年玉看着那女子的后脑勺,微微出神。

    深邃的眸中,仿佛谁也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些什么。

    自始至终,楚倾的目光依然一刻也没有从年玉的身上移开,亦是跟着年玉,一步步的靠近房中的人。

    “我用的迷药,是在你药箱里拿的玄灵散。”楚倾开口。

    玄灵散……

    年玉自然知道那药的厉害。

    吸入了玄灵散,哪怕是少量,除了还会呼吸,都会如死去了一般,看来……

    年玉眸子一紧,走到那女子的身后,一伸手,抓住女子的肩,猛的一用力,下一瞬,在那力道之下,女子抬起了头。

    年玉看着铜镜里映出的那张脸,当下,饶是她,心中也不由一惊,脑袋轰的一声,仿佛有惊雷炸开。

    这……

    那铜镜里,她看着她的脸,目光再往下,那张脸……

    怎么会……

    怎么会这么像?

    不,不只是像,简直是一个模子映出来的一般。

    为什么?

    年玉想到什么,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就是查看那女子脸上易容的痕迹,可是无论她怎么探查,就算是她也有些易容的本事,知道易容的门道,亦是看不出丝毫端倪。

    这张脸,就好像是长在这个女人的脸上一样!

    可为什么会这样?

    年玉脑中这疑问,不断的回荡。

    “大婚那日,她就已经不是你。”楚倾开口,年玉这样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

    刚开始察觉这张脸并非真正年玉的时候,对于这张脸,他又何尝不是震惊,不是疑惑?

    可那时,他更多的,是担心!

    担心玉儿的安危!

    楚倾的声音,拉回年玉的思绪。

    年玉转眼,缓缓看向楚倾,回想起那一晚发生的事。

    那一晚,她在新房里,等着他回来。

    就在房间里灯光一灭之时,她便意识到不寻常,却终究没有防备住那袭来的危险,她吸入了药粉,随即,很快便陷入了昏迷,而醒来之后,那铁笼子,还有铁笼子里的赵焱……

    那日的画面,在年玉的脑海里浮现,分外清晰,包括那赵焱说的每一句话,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年玉眸子一紧,一道厉光激射而出。

    “赵焱,那畜生!”年玉一字一句。

    他倒是颇费心思呵!

    只怕,这一切他该精心计划了好久。

    甚至弄来这么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女子……

    他要做什么?

    禁锢她?占有她?

    只是那么简单吗?

    不,直觉告诉她,不可能这么简单!

    那个男人,女人对他来说,从来不是最重要的,他能这般大费周章,真正所图的,只怕是更多!

    而他真正的谋算……

    年玉深吸了一口气,沉着与冷静,迅速占据了她的思绪,目光从铜镜中的两张脸上收回,年玉转眼,看了一眼楚倾。

    “你也知道这件事情和他有关?”年玉开口,并非是询问,更像是确定。

    刚才自己说出赵焱这个名字,楚倾并不吃惊,所以……

    “是。”楚倾敛眉,眸中亦是一片深沉,“我发现这个女人不是你之后,便在暗中寻找你的下落,而我在寻找你的时候,发现他也在找你,我便知道,这事和他脱不了干系,那个男人……”

    楚倾说到此,眸中的颜色亦是越发暗了些,“那个男人,幸亏没有伤得了你,不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锋戾〕〔全球在线时代〕〔我有最美师尊〕〔乱世争霸之龙舞九〕〔帝生莲〕〔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无敌基因进化系统〕〔婚婚来迟,大佬要〕〔极品佳婿〕〔假如我有读心术〕〔主神架构师〕〔无敌横练宗师〕〔奇幻恋曲回旋〕〔从小武馆到最强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