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妻误闯总裁心〕〔第一战妃:王爷清〕〔天才命师〕〔武神圣帝〕〔从西游开始氪金〕〔从荒岛开始吧〕〔赘婿丹帝〕〔武唐侠义风云录〕〔墨少追妻:儿子是〕〔总裁宠妻套路深〕〔今生唯有许诺〕〔都市之极品灯神〕〔最强手机系统〕〔龙抬头〕〔超级制造商〕〔琳琅的理想人生〕〔重生六零:翻身做〕〔锦绣农女:捡个将〕〔猎赝〕〔重生之阵法大宗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八百五十九章:一个影子
    清河长公主在那一股不怕事的劲儿完全被“年玉”受的委屈给激起。

    话落,一甩衣袖,那力道将芝桃的甩开,没有丝毫犹豫,清河长公主便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明了她的意图,芝桃更是无措,不知该如何阻止,竟是有些后悔刚才自己没有及时的来请长公主去园子,那个时候,长公主若是去了,亲眼看到阴山王的刁难,再为玉小姐主持公道,总好过,事后去问责不是?

    宇文皇后见此情形,怎能睁睁的看着清河长公主去和那阴山王起了冲突?

    “清河,你等等。”宇文皇后开口,唤住清河长公主。

    清河长公主顿住脚步,知道宇文皇后的阻止,眉峰微皱着,正要说什么,宇文皇后却先一步走到清河长公主面前。

    “本宫不是要阻止为玉儿讨公道。”宇文皇后抓住清河长公主的手腕儿,那力道,带了安抚之意,明白清河长公主心中所想,毫不避讳的迎上清河长公主的视线,柔声道,“公道要讨,不过,你这般贸然前去,那阴山王到时候一个不认,反倒可以说你清河长公主凭空诬陷,若他再趁机刁难,只怕皇上……”

    宇文皇后说着,微微一顿,那意思,清河长公主再清楚不过。

    清河长公主自是知道她的顾忌,皇后顾忌的,她又怎会不顾忌?

    毕竟,皇上是她的皇兄,她不该让他为难,可是,玉儿……

    “难道就如此让玉儿受了委屈?不声不响?”清河长公主依旧咽不下那口气,“且不说玉儿受的皮肉之苦,刚才的情形,那么多人在,都看了去,以后,她颜面何存?让她如何在大将军府生活?”

    清河长公主越是想,心中越是气愤不平。

    可话刚落,宇文皇后便安抚道,“玉儿受了委屈,我知道你的心情,她也曾是本宫的救命恩人,今日,她受欺,本宫亦是心有不平,可纵然是要为玉儿讨个公道,这事情也要从长计议。”

    “如何从长计议?”清河长公主对上宇文皇后的眼,“莫不是皇嫂有办法对付那阴山王?”

    如此一问,宇文皇后身体微怔,她有办法?

    她哪里有什么办法?

    那细微的反应,清河长公主看在眼里,心里了然,一声轻笑,“皇嫂也没有法子。”

    宇文皇后目光闪了闪,想到什么,低低的叹了口气,“以往,倒是玉儿主意多,有什么事情,她很快便能想出法子,可如今……”

    想到那躺在隔壁房间里的人,刚才那满脸红肿,昏迷不醒的模样,不仅是宇文皇后,清河长公主的眉亦是皱得更深了些。

    “皇后娘娘,长公主……”

    正此时,门外传来总管太监的声音。

    二人闻声看去,见总管太监匆匆走来,到了二人面前,恭敬的行了礼,“奴才参见皇后娘娘,参见长公主,皇上让奴才过来传话,说时辰已近,还请二位主子移驾。”

    宴会,就要开始了吗?

    可那阴山王……

    清河长公主不悦更浓,宇文皇后看了清河长公主一眼,正巧借着入宴之事,将清河长公主的注意力转开,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便对总管太监吩咐道,“知道了,我们这就过去。”

    “你们几个,领二位主子过去。”总管太监对身后的几个宫人吩咐道,随即,转眼看向宇文皇后和清河长公主之时,又是一贯的满脸笑意,恭敬的一拜,“二位主子恕罪,奴才还要去给绣贵人传话,不能陪二位主子过去……”

    绣贵人……

    宇文皇后心中微怔,脸上笑容依旧,“去吧,绣贵人有孕在身,可轻易马虎不得,公公好生照拂着点儿,也是应该。”

    “多谢皇后娘娘体恤,奴才告退。”总管太监笑着行了礼,退了下去。

    宇文皇后却是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脸上的笑容瞬间消散。

    一旁,清河长公主看在眼里,皇后的心情,她再是了解不过,看着自己丈夫其他的女人,怀着丈夫的骨肉,享受着他的宠爱,却因着皇后的身份,却不得不大度,心中的滋味儿,又岂是那么好受的?

    况且,那绣贵人……

    思绪之间,二人在宫人的引导下出了房间。

    今日风和日丽,天朗气清,宴设在室外,就在南湘园的园子里。

    早早的,宫人就布置好了座位,四周花团锦簇之下,空气清新怡人,别有一番风味。

    一路上,宇文皇后和清河长公主皆是无语,似乎刚才总管太监口中的“绣贵人”几个字,勾起了宇文皇后的愁绪,亦是让清河长公主记起了什么。

    “皇嫂,那绣贵人……”终于,清河长公主还是开口,“那绣贵人,倒是有几分像她。”

    她……

    那一个“她”字,清河长公主没有说明,可无需说明,二人心照不宣。

    “她……”宇文皇后口中喃喃,“你也觉得像吗?皇上该也觉得像,所以,才赐了一个‘绣’字。”

    “纵然是像,那也只是一个影子,皇嫂也莫要挂在心上。”清河长公主安慰道,对于曾经发生的事,她亦是知道一些,那个女人……着实让人怜爱!

    “影子?”宇文皇后一声轻笑,不知是自嘲,还是讽刺,“就算是影子,这么多年也依旧在他心里,没有被忘记,我们的皇上,还真是一个痴情种。”

    “皇嫂,她已经死了……”

    “好了。”宇文皇后伸手抓住清河长公主的手腕儿,二人脚步微微一顿,宇文皇后朝清河长公主一笑,“本宫知道,你想安慰我,你说的不错,她已经死了,那影子他忘不掉,也就忘不掉吧,本宫又何必和一个死了的人吃醋?况且,本宫的心思,也早早的没在情爱之上,那段过往,早已放下了,只是有时候想起来,有些惋惜,有些伤怀罢了。”

    如今,她有儿子!

    只要逸儿安好,只要逸儿……

    想到逸儿被贬封地,宇文皇后脸上的笑意赫然僵住,“不知道逸儿在绝城怎么样了,可有吃好,睡好?可有照顾好自己?逸儿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我和末世有个交易〕〔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