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渺渺浮生因你成烟〕〔大唐杨国舅〕〔诸天大道宗〕〔入赘神婿全文免费〕〔大道纪〕〔你们练武我种田〕〔重生空间之七零〕〔影视世界雇佣系统〕〔王者至尊〕〔张玄林清菡〕〔爱如约而至〕〔宠妻至上〕〔简安安〕〔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凌依然易谨离小说〕〔绝世医妃王爷求和〕〔豪门战神〕〔以情为陷总裁的宝〕〔少年风水师〕〔农门辣妻:将军追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八百八十章:不相信她
    “谁?”不只是元德帝,在场的每一个人,心里都紧绷起来。

    那宫女仓惶之间,看向了一处,而顺着她的视线,所指的人……

    “是皇后,是皇后让奴婢做的,皇后娘娘,奴婢瞒不住了,奴婢一个宫女,这罪责,奴婢承受不起啊。”宫女高声喝道,看宇文皇后的眼神,分明有畏惧。

    这话在空气中回荡,每个人都听在耳里,所有人都视线,都灼灼的在宇文皇后身上,其中一道,尤为炽烈。

    那诡异的气氛里,好半响,宇文皇后也猛地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元德帝,正是对上他凌厉的视线,意识到什么,目光转向那宫女,“你放肆,本宫何时让你做过这些事情?”

    “娘娘,你不能如此撇清关系,那日,你召奴婢进了栖梧宫,你安排奴婢在绣贵人身旁伺候,那马兜铃,是珍姑姑亲手交给奴婢的,说每日只要放一些在绣贵人的食物里……”宫女说着,目光闪了闪,似想到什么,继续道,“奴婢离开之时,分明听见,你和珍姑姑还,只要如此,绣贵人便生不下龙嗣,沐王殿下的地位,才不会受到威胁。”

    “你……来人,将这宫女的嘴,给本宫撕了。”

    似乎牵扯到赵逸,宇文皇后的冷静在这个时候彻底崩塌,这宫女说得如此逼真,好像当真是这么回事一样,可这分明是凭空捏造。

    “皇后不让人说真话了吗?”元德帝冷声开口。

    那声音传入宇文皇后耳里,宇文皇后身体一颤,下意识的看向帝王愤怒的面容,当下,宇文皇后心里便咯噔一下,“皇上,你该不会信了这奴才的话……”

    “是你做的吗?”元德帝不答反问。

    二人对视,视线交织。

    “没有。”宇文皇后一字一句,再是坚定不过。

    可元德帝直视着她的双眼半响,似在思量着她的回答是否可信,如此的视线之下,宇文皇后的眼里,也是越发急切,一旁的人,看着这帝后二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小心翼翼。

    片刻,元德帝终于收回了目光,嘴角轻扬,一声轻笑,那意思再是明白不过。

    “你不信我?”宇文皇后看着这个男人,心中仿佛是一块石头堵着,不是因为那宫女的冤枉,仅是单纯的因为,这个男人……这个和自己相处了几十年的男人,这个时候对她的不信任……

    “你一直希望逸儿能够继承皇位,不是吗?”元德帝冷声道,语气里,听不出丝毫感情。

    “逸儿……”宇文皇后也突然笑了起来,“是,我是希望逸儿继承皇位,逸儿是嫡出,又有才能,他理应继承皇位,可这并不代表,本宫会以这样的手段,来为他扫清障碍,绣贵人肚中的龙嗣,在本宫眼里,还不够资格成为逸儿的竞争对手。”

    “你……”元德帝没想到宇文皇后会如此自高自傲,瞪向她的目光越发凌厉骇人,似乎昭示着他心中的怒气。

    空气中,那气氛压抑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一旁,就连清河长公主看着这二人,一双眉也是紧皱着。

    门口,年玉的面容,也是一片凝重。

    宇文皇后……当真是宇文皇后吗?

    想到自己之前那隐约的感觉,此刻,她依然相信,宇文皇后不会如此,纵然她心中对那绣贵人有所芥蒂,她也依旧不信,她会谋害龙嗣。

    宇文皇后和常太后,终究是不一样的!

    可她信宇文皇后不会如此,但元德帝……

    年玉看向那帝王,仅是一瞬,她就明白了他的态度。

    帝王的怒气,很快转缓,那脸上,取而代之的是冷,无尽的冷,让人心中生寒。

    宇文皇后的心里也是一凉,随即,元德帝的声音,再次响起……

    “赵逸……是嫡出又如何?莫要忘了,我北齐皇室立皇储,除了立嫡,还可立贤,他为了一个女子,荒唐无状,就只是凭着这一点,朕就可以否了他的全部。”似要故意刺伤宇文皇后一般,元德帝一字一句,丝毫没有避讳。

    果然,宇文皇后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

    元德帝看在眼里,一声轻哼,“宇文馨,今日亏得轻染和肚中龙嗣安然无事,若他们有个三长两短,你这皇后之位……”

    元德帝说到此,倏然一顿,那意思,再明白不过。

    “来人,传令下去,从今日起,绣贵人就搬到朕的寝殿养胎,直到诞下龙嗣,朕倒是要看看,谁敢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动什么手脚,至于皇后你……”

    元德帝一眼瞥向宇文皇后,一顿之后,继续道,“从今日起,宇文皇后禁足于栖梧宫,若绣贵人还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宇文馨,朕第一个怀疑的,便是你!”

    这话,犹如一根刺,刺在宇文皇后的心里。

    宇文皇后身体一晃,差点儿稳不住自己的身体,深吸了一口气,重新看着元德帝,目光灼灼,“皇上,为了这个女人,你当真要如此对我?”

    他们是结发夫妻,她陪他走过了那么多年,到最后,都不敌这么一个女人吗?

    今日,她才和清河说起,轻染纵然是再得宠,也不过是一个影子而已,她不必放在心上,可此刻,皇上为了她,如此不相信她,如此冤枉她,深切体会之下,心依然还是痛的。

    可她的质问,元德帝看着,却是一声冷哼,一甩衣袖,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一边走,一边朗声吩咐,“太医,务必清理好绣贵人身体里的余毒,所有人,都给朕离开这里,待绣贵人醒来,即刻回宫!”

    话落之时,那帝王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

    年玉看着那身影,隔了很远的距离,也依旧清晰的感受得到元德帝浑身散发的愤怒,那愤怒,是她从来未曾看到过的。

    而宇文皇后……

    年玉看向房间里,那一国之后,本是意气风发,此刻,脚步虚浮,走了一步,竟是踉踉跄跄,若非珍姑姑扶着,怕是要摔在地上,那脸上笑着,可那笑容,年玉看在眼里,却是莫名的揪心。

    宇文皇后她……

    “皇嫂,可当真……”清河长公主的声音突然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噬神纵天〕〔大宇微尘〕〔凌依然易谨离小说〕〔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曜天之刃〕〔以情为陷:总裁的〕〔大道纪〕〔误入歧途苏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一世巅峰〕〔林辛言宗景灏免费〕〔江唯林南烟〕〔初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