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游戏设计鬼才〕〔仙古独神〕〔逆天妖妃撩君心〕〔女修重生之青凤劫〕〔战神凰妃〕〔横推三千世界〕〔韩娱之崛起〕〔超级仙学院〕〔巴顿奇幻事件录〕〔手术直播间〕〔林枫〕〔逍遥在武侠世界的〕〔都市之仙帝美女〕〔惹火甜妻:老公大〕〔重生之灵草也修仙〕〔网游之一梦江湖〕〔九龙拉棺〕〔邪王宠妻:废材嫡〕〔最初的寻道者〕〔浪子邪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八百八十一章:冲着谁而来
    可当真?

    这一切,可当真是她幕后主使?

    这个问题,虽是从清河长公主口中问了出来,可同样,在年玉的心里,也想要一个确切的答案。

    宇文皇后顺着那声音看过去,对上清河长公主的眼,一刹之间,那脸上的笑越发的苦涩,“清河,你也不信我吗?”

    话落,宇文皇后轻笑出声,清河长公主和年玉看着,皆被那笑声之中的无奈与讽刺震得心里一紧,仅是一瞬,那笑声戛然而止,那一国之后深吸了一口气,方才在元德帝打击之下,不堪虚弱的她,在珍姑姑的搀扶下,强撑着身体缓缓走向床榻。

    隔着床榻,绣贵人紧闭着双眼,似沉睡的模样,依稀可见。

    随着宇文皇后每一步越发靠近,一旁,不只是宫女,就连留下来的总管太监也是浑身紧绷着,心里隐隐难掩担忧。

    终于,宇文皇后停在床前,刚一抬手,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碰到垂下的床帐,总管太监便按捺不住了。

    “皇后娘娘……”总管太监开口。

    突兀的声音响起,瞬间,宇文皇后的动作顿住,转眼看向总关头太监,她如何不明白他的意思?

    他是担心自己情绪激动之下,又伤害这绣贵人,他无法向皇上交代吗?

    宇文皇后一声轻笑,那视线之下,总管太监心里一颤,仓惶跪在地上,心中暗自哀嚎,自己刚才这举动,怕是得罪了皇后娘娘了,可是,绣贵人她……

    想到皇上,总管太监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皇后娘娘,皇上刚才吩咐,所有人都离开这里,奴才……”

    “呵,放心,本宫不与你为难。”宇文皇后笑道,视线再次转向那床上的女子,眸光深沉,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仅是半响,那一国之后便转身,昂首挺胸的朝着门外走去。

    一室的宫女太监看着宇文皇后离开,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清河长公主看那背影消失子啊视线中,也猛然回过神来,很快跟着出了房间,一室的人,陆续离开,年玉临走之时,也是看着那房间里出了好一会儿神,才转身离开。

    可是,她的脑海里不断的回荡着刚才宇文皇后凄然的那一笑。

    她对清河长公主说,你也不信我吗?

    信!

    单是凭着刚才宇文皇后的反应,年玉是信她的!

    只是……

    皇上该是不信的!

    不仅如此,那宫女如此言之凿凿的咬定,是宇文皇后的指使,让她对绣贵人下毒,谋害绣贵人,谋害龙嗣,事情若非如此,那背后操纵一切的人,又是谁?

    而那背后之人的目的,又是什么?

    莫名的,年玉的脑海中浮现出两个身影。

    “慈悲仁厚”的常太后……我见犹怜的绣贵人……

    思绪翻转,年玉不知何时已经出了翠林轩,甚至她也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直到看到一抹身影,她才幡然惊醒。

    那身影从一旁的假山穿过,只是一瞬,她便认了出来。

    那不正是绣贵人身旁伺候的贴身宫女吗?

    绣贵人如今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她不是应该好好在一旁守着,跑来这里做什么?

    况且……形色之间,还是那么鬼祟!

    当下,敏锐如年玉,就意识到事情的不寻常,想也没想的跟了上去。

    过了假山,是院中一处僻静的地方,这里鲜少有人经过,那宫女进了假山,也依旧是一路小心翼翼,年玉身体藏在假山后,视野之中,除了绣贵人身旁那宫女,竟还有另外一人,似早早的在那里等着她了。

    宫女一到,二人便在说着什么。

    而那人身上穿着的衣裳,年玉再是熟悉不过。

    长公主府普通丫鬟的衣裳……

    这人是长公主府的丫鬟吗?

    绣贵人身旁的宫女,何时和义母府上的丫鬟有交集了?

    她们这般鬼祟的碰头……

    年玉皱眉,只瞧见那丫鬟对宫女点了点头,随即,便从另外一个方向离开。

    那宫女也没做耽搁,转身朝着来时的路折返了回来,年玉敏锐,迅速避开那宫女的视线,直到那宫女出了假山,身影消失在了视线之中,她才走出来。

    一双眉却是越皱越紧。

    如果这样,她还没有嗅到不寻常,那便也太迟钝了。

    看来,不只是刚才绣贵人中毒之事有蹊跷,今日这宴会,事情还没有结束吗?

    只是,还会发生什么?

    这一次,又会冲着谁而来?

    想到刚才那个长公主府的丫鬟,年玉的眸光倏然一紧。

    义母吗?

    若是义母……

    目光闪了闪,瞬间,年玉的眸中便凝聚了坚定,深吸了一口气,大步朝着翠林轩折返了回去。

    义母此刻应该还在翠林轩,若将要发生的事,当真是冲着义母而去……

    年玉咬牙,无论如何,她年玉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义母!

    翠林轩里。

    绣贵人休养的房间里,旁人都离开后,太医开了方子,马上便让人准备好了药,那贴身宫女回到房间的时候,绣贵人已经醒了。

    “你们都下去吧,她留下就可以了。”轻染靠在床上,看了一眼刚进门的人,低低的吩咐,声音依旧透了些微虚弱。

    一旁,伺候着的几个宫女忙的领命,其中一人手中端着药碗,临退下之时,将药碗递给了那宫女。

    宫女看着碗中的药,药已经有些凉了,而绣贵人她……

    “贵人,奴婢伺候您喝药。”宫女柔声道,靠近床沿,小心翼翼的将一勺子药送到绣贵人的唇边,可绣贵人却是看着那宫女,并没有要喝的意思。

    “你去哪儿了?”待房间里只剩下她们主仆二人,绣贵人再次开口,目光依旧一瞬不转的凝在宫女的脸上。

    “方才那宫女被押了下去,奴婢不放心,便偷偷去看了看,不过还好,皇上下了令,将那宫女杖责了六十,奴婢回来的时候,六十杖已经打完了,被打得血肉模糊,当场就昏死了过去,想来,没个一天的时间,是醒不了的。”宫女脸上笑着,那眼里透着的阴狠,饶是轻染看着,心中也不由一悸。

    “当真?”轻染眸子越发收紧,似在探寻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锋戾〕〔全球在线时代〕〔我有最美师尊〕〔乱世争霸之龙舞九〕〔帝生莲〕〔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无敌基因进化系统〕〔婚婚来迟,大佬要〕〔极品佳婿〕〔假如我有读心术〕〔主神架构师〕〔无敌横练宗师〕〔奇幻恋曲回旋〕〔从小武馆到最强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