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符文师〕〔万古第一狂帝〕〔超神灵兽〕〔七界天府〕〔精怪登录器〕〔红狐之森〕〔奇迹的召唤师〕〔我!直播出个天帝〕〔骑砍风云录〕〔异界神级天帝〕〔侧妃娘娘洪福齐天〕〔伏天道纪〕〔穿成团宠后她暴富〕〔闺殊〕〔全球杀神〕〔大佬沦为女帝心尖〕〔鸽力无穷〕〔卿卿醉光阴〕〔因为有你才有光〕〔救赎N计划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八百八十九章:让她偿命
    出了南湘园,那是一片属于四方馆几个园子中间的区域,也是离开南湘园,出四方馆的必经之所。

    年玉一路追随着清河长公主的身影,只是一先一后的达到了人群聚集的地方。

    还未看清人群里面的情况,就听见一声嘶喊从那人群里传出来。

    “你这杀人凶手,还我女儿的命来。”那一声嘶喊,撕心裂肺,随之而来的便是几个女子一片更加凌乱的喊叫。

    纵然不是不看,年玉也能想象得出,此刻那里面是个怎样的情形。

    果然,随着清河长公主的靠近,见到清河长公主,围观的人立即让开了一条道路。

    视线打开,人群的中央,如年玉所猜测的那般,一个妇人极力想要拖着另外一人,而那人……

    看到那人的脸,年玉不由皱眉。

    这人她认得!

    曾经在长公主府,她有过一面之缘。

    那一日,谢运钦亲自带着这个女人来长公主府用膳,亲自向清河长公主介绍,眉眼之间对这小姑娘,满是宠爱。

    她也依旧记得,那一日,清河长公主眼里的绝望。

    谢运钦新纳不久的妾室……

    她不知道,以她的身份,今日竟也来了皇上的宴会?

    而此刻这局面……

    “你快放开我家夫人,你休要赖着我们,我们刚刚都说了,你女儿的死,和我家夫人没有半点关系,你可知道我家夫人是什么身份,你再不松手,伤了我家夫人,有你好果子吃!”二人之间,隔着一个丫鬟。

    那丫鬟极力的想要掰开妇人抓着五姨娘手腕儿的手,口口声声唤着的“夫人”二字,听在年玉的耳里,分外刺耳。

    夫人?

    左右不过是一个妾室,怎的成了夫人?

    而这一声“夫人”怕也是经过了那谢运钦的默许。

    想到此,年玉的眉越发皱得紧了些,那谢运钦竟这般没将义母放在眼里了吗?

    年玉看向清河长公主的背影,眼底难掩怜惜。

    而此刻,除却在场的人,人群中央,被围着的几人也是看到了清河长公主。

    那小夫人在妇人的拉扯之下,原是一脸慌乱,看到清河长公主,眼睛倏然一亮,正在那时,挡在她身前的丫鬟,趁着那妇人的注意力转向清河长公主的一瞬,猛地一用力,掰开了她抓着小夫人的手,再用力一推,在那力道之下,下一瞬,妇人一个踉跄,生生往后退了几步。

    也是就在那一刻,得了自由的小夫人,第一反应便是跑向清河长公主,躲在了她的身后,“公主殿下救我,这人非拉着妾身,说什么妾身害死了她的女儿,可妾身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更是万万没有害什么人……”

    “你住嘴,你个杀人凶手,还有脸在这里装可怜,你个狐狸精,我要让你给我的女儿偿命!”妇人不待她说完,猛然打断她的话,面目狰狞之间,竟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那气势,凶猛凌厉,让人生畏。

    当下,芝桃就挡在清河长公主的面前,“放肆,可知道你是在谁的面前,容你如此张牙舞爪?”

    芝桃面容亦是冷冽如霜。

    这妇人口中骂着那小夫人狐狸精,她是再赞同不过,甚至巴不得那小夫人在这妇人手上受些教训。

    可是,这妇人死了女儿,悲伤已经让她红了眼,失了理智,她这般张狂的袭来,伤了那狐狸精倒是小事,可若伤了长公主,那便不是小事。她更是不会容许。

    芝桃的这一吼,在场的人,包括那妇人,甚至是身后的小夫人都是一怔,忙的跪在地上。

    “公主殿下,你要为臣妇的女儿做主啊,她正是花样的年纪,你看看……”那妇人反应过来,一改方才的张狂,猛地哭出声来。

    话到此,更是跪行到不远处那用白布盖着的一处,“她生生的被那个女人从假山上推了下来,折了性命,这般的年轻,甚至还没有嫁人,臣妇知道……臣妇知道她是丞相府的姨娘,可纵然是如此,长公主也不能护着啊,臣妇的女儿这般白白死了,这北齐还有王法吗?”

    那妇人,似求助,又似控诉。

    言语之间,字字句句,似都防着清河长公主“徇私”。

    清河长公主听在耳里,如何不明白她的意思?

    当下,眉峰便皱得更深了些,一时间,气氛更添了几分微妙。

    身后,那小夫人也是跪在地上,方才,她已经见识到了在那妇人的纠缠之下,她连辩驳都很无力,可是……

    想到她的冤枉,既然清河长公主来了,清河长公主便是她的护身符,深吸了一口气,小夫人亦是不再沉默,“公主,妾身也请公主做主。”

    “给你做什么主?你莫不是要贼喊捉贼?”

    那妇人丝毫不给人任何空隙,拔高语调,朝着她厉声吼去,越发的哭天抢地起来,“我的女儿啊,我苦命的女儿,你在天有灵,就让害了你的人也横死当场!啊……”

    “这……是怎么了?”

    那妇人哭喊之时,一个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众人闻声看去,正是瞧见一个宫装女子在宫女的搀扶下,朝着这边走来。

    那孕味儿十足的模样,在场的人,几乎是每一个都认识。

    可不就是圣眷正浓的绣贵人吗?

    只是,刚才宴会上,她不是晕死了过去?

    这么快就醒了吗?

    可看那气色,却是分明还很虚弱的模样。

    这般虚弱,就该好好休息,怎的跑了出来?

    还来了这里?

    在场的,几乎每个人心里都有这个疑问,包括清河长公主,甚至包括年玉。

    年玉想到刚才在翠林轩,她所知道的事情,不知为何,她竟是越发觉得这绣贵人这般出现非比寻常。

    只是,她要做什么?

    “长公主……”众人的视线之中,绣贵人缓缓靠前。

    每走一步,她都是小心翼翼,亦是密切留意着此刻周围的一切,迅速的消化着眼前的情形,直到到了长公主的面前,朝着她微微行了一个礼,“公主,这……”

    轻染面容如常,可心跳加快了速度。

    想到清河长公主找她来的目的,终究是心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厉少宠妻至上〕〔总裁私宠妻江瑟瑟〕〔法医王妃:我给王〕〔都市战神归来〕〔好孕甜妻:狼性大〕〔极品老木匠〕〔我抢了999种异能〕〔星际重生全能女神〕〔兽世种江山[种田]〕〔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总裁的甜心萌妻〕〔妈咪给钱,爹地卖〕〔妃要撩人:太子殿〕〔九零暖婚:重生甜〕〔重生逍遥仙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