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流狂兵〕〔丧尸不修仙〕〔魔法学渣〕〔我真的只是个医疗〕〔屌丝道士之厄运起〕〔和我结婚我超甜〕〔小游戏公司的小老〕〔青春的航标〕〔三界协管员〕〔修仙白蛇传〕〔我是一把魔剑〕〔超凡贵族〕〔洪荒之证道永生〕〔龙珠之反派系统〕〔沉鱼公主〕〔石上梦昙花〕〔喵殿万万岁〕〔巅峰狂少〕〔许我清尘〕〔别打我家王爷的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八百九十章:借机报仇?
    “您……”轻染犹豫之间,还是开了口,她想试探的问问长公主现在的口气,却又有些不敢,生怕自己泄露了心虚,更让自己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不止如此,她的脑海里亦是不断萦绕着,刚才已经做好的决定,私心想着,该如何将那些东西转移到长公主的身上。

    所以,轻染分外的小心翼翼,出口之时,抬眼留意着清河长公主的神色。

    这一看,却瞧见清河长公主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便转开了视线,似乎心思没有在她的身上。

    当下,轻染心里微微一颤,几乎是循着本能,打住了要出口的话。

    她不笨,那一刹,她就知道,自己还有时间盘算。

    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轻染顺长公主的视线,看向了那一旁跪着的妇人。

    而那妇人,在看到绣贵人出现之时也是愣了一愣,但清河长公主那一眼看来,极具威慑力,让她丝毫也不敢松懈,想着为女儿讨公道,立即接着刚才继续哭喊了起来。

    哭喊声在空气里回荡,听得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厌烦,清河长公主的眉皱得更紧了些。

    “好了!”清河长公主冷声开口,那威仪的气度,仅是这两个字,就让那妇人本能的噤了声。

    可想到躺在地上惨不忍睹的人,妇人纵然对清河长公主心中生惧,还是抽泣了一声,继续道,“长公主,那狐狸精当真就是害了臣妇女儿的凶手,她虽此刻矢口否认,但也在情理之中,这是一条人命,她自然不会认了,所以……所以若公主抓了她,对她严刑拷问,她定会承认……”

    “你是说,让本宫屈打成招?”清河长公主敛眉,眼底的神色越发冷冽。

    “不,并非如此,只是不拷问,她不认账……”妇人目光闪了闪,话还未说完,清河长公主便一声冷哼,打断了她的话。

    随即,清河长公主视线转向一旁同样跪在地上的“小夫人”。

    这个女人……

    单是这张脸,就让她心里厌恶。

    此刻,她跪在那里,楚楚可怜的模样,更让人心生怜惜。

    那个男人,爱的就是他这个模样吗?

    若是他在这里,只怕,会不管不顾的护着她吧!

    想到此,清河长公主眼底一抹讽刺一闪而逝,自己虽然看淡了那个男人的薄情,可看着他宠爱的女人,心里终究还是不是滋味儿。

    “长公主……”承受着清河长公主的视线,小夫人心中也是慌了,她如何感受不到清河长公主对她的敌意。

    她这般看着她……让她头皮发麻。

    自她进了丞相府,虽然鲜少见到长公主,可每次见,自己仗着丞相的宠爱,有意无意,明里暗里的流露得意可并不少。

    听闻,那日自己怀有身孕的消息传到长公主府那边,那一晚,清河长公主房间的灯一夜都没有熄灭。

    那个女人在伤心,同为女人,她再是清楚不过!

    她也曾为此得意,自己出身虽然卑贱,入了丞相府,也不过是个姨娘,可在那个时候,在他们共同的男人面前,她凌驾在了这个北齐集万千尊宠于一身的女人之上,心里别提有多痛快。

    她也是知道,自己肚中这个胎儿,清河长公主不愿见到,却不得不容下。

    可现在……

    她会不会借此机会,报复自己?

    若她想报复,只怕自己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可她怎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孩子不能有事,这是她的荣华,她亦是不能有事,所以,她断不能坐以待毙!

    “长公主,妾身……不,贱妾没有做过那些事,长公主断不可以听信她胡言乱语,对贱妾拷问,贱妾……”小夫人目光闪烁着,那一声声“贱妾”昭示着她的不安。

    最后望着清河长公主,似不知道该如何让清河长公主护着自己,急得眼里冒出了泪花。

    可突然,她脑中一个激灵,似抓住了什么,想也没想的道,“贱妾虽身份卑微,可和清河长公主也是在一个屋檐下,丞相大人虽不看重贱妾,但贱妾终归是怀了丞相大人的骨肉,长公主身为当家主母,若贱妾肚中胎儿有个三长两短,长公主该如何向丞相大人交代?”

    小夫人极力想要自保,甚至贬低自己,来消除长公主的敌意,可许是太急,却没留意到那言语之间隐含的东西……

    片刻,那小夫人方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言语有些不妥,当下,脸色越发白了下去。

    果然,小夫人看着清河长公主,长公主那眸中的冷,越发的摄人,激起心中一串凉意。

    一旁的人,隐约也感受到了气氛的微妙。

    “什么叫你和长公主同处一个屋檐之下?你在丞相府,长公主在公主府,别忘了是两道门,两个府邸,又何来一个屋檐之下?你可不要给你自己脸上贴金。”芝桃有些忍不住了,终究还是开口,难掩气愤。

    这个女人,字字句句里的意思,她听不出来吗?

    可不就是仗着肚中怀着丞相的骨肉威胁长公主吗?

    威胁长公主?

    她以为她是谁?!

    她那言辞之间先一步防着长公主报“私仇”的意味儿,心里又在盘算着什么?

    哼,不过也是个蠢的。

    她可又知道,她这般言语,让长公主心里添了堵,长公主又会否当真帮她,护她?

    “长公主……”芝桃那一吼,小夫人更是慌了。

    刚才自己那“无状”的言辞之后,她竟是害怕再开口,生怕又一个不注意,再触怒了此刻这个能左右自己生死命运的人。

    芝桃也是不由看了清河长公主一眼,她私心里,倒希望长公主不管这事,不管这狐狸精的死活,可是……

    “这事情若当真不是你做的,自然也不可能冤枉了你,这事势必要查清楚的。”清河长公主敛眉,淡淡开口。

    言下之意,再是明白不过。

    她不会借机泄愤,更不会徇私!

    可她的话却是刺激了那哭红了眼的妇人。

    “你这贱人,你装着可怜,逃避责任,我不会放过你!”

    那妇人仿佛只听见了前半句,以为清河长公主要护着对方,眼里疯狂肆虐,一声吼出来之时,更是起身朝着那小夫人冲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锋戾〕〔全球在线时代〕〔我有最美师尊〕〔乱世争霸之龙舞九〕〔帝生莲〕〔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无敌基因进化系统〕〔婚婚来迟,大佬要〕〔极品佳婿〕〔假如我有读心术〕〔主神架构师〕〔无敌横练宗师〕〔奇幻恋曲回旋〕〔从小武馆到最强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