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女配养娃记〕〔平凡小医仙林奇〕〔魔鬼经纪人〕〔重生顾少娇宠小刺〕〔重生九零,学霸小〕〔全能金属职业者〕〔带着空间回六零〕〔出名太快怎么办〕〔全球无限战场〕〔神衍灵主〕〔仙医帝妃〕〔联盟之佣兵系统〕〔新武界之最强校长〕〔武林纪元〕〔位面复制大师〕〔圣武星辰〕〔地球灭亡倒计时〕〔重生世纪之交〕〔风雨大宋〕〔仙草供应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八百九十九章:大失所望
    倒也真是好算计,她这么一番陷害,自己沾上这事,要入大将军府,只怕是难了吧!

    不仅如此,甚至连性命也堪忧。

    这倒如了她的意了不是?

    “你放心,这事情,我会向皇上陈情。”楚倾眼底一道厉色,想到那个女人的占了玉儿身份的事,新仇旧恨,一股脑儿的涌上,“我不会让她伤害你。”

    “自是不能被她伤了,不仅如此,我还要留着这条命,亲自揭开她本来的面目!”年玉开口,眸光也是分外坚定,“决定以苏家小姐的身份回大将军府,就注定了,我要和她正面相对,如今,只不过是我们之间的战争来得更早些罢了,既是必经之路,那倒无妨,到底是谁先出手。”

    “玉儿,这一切……”楚倾闻着怀中女人的淡淡药香,“你嫁给我,我本该给你安稳,给你庇护,可……”

    “子冉,我知道你心中所想,可这世事,并非总会如人所愿,但我也相信,终有一天,你我,会得一片安稳。”年玉伸手,触到楚倾握着缰绳的手背。

    那温度,从肌肤传递进她的身体,面纱底下,年玉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弧度。

    就算是如此,有他在,她也已经心满意足。

    这一世,一路上有他相伴,是老天给她的恩赐,不是吗?

    “子冉,谢谢你。”年玉低低的声音响起,轻不可闻。

    楚倾感受着玉儿手的触碰,心中一股暖流流窜。

    骏马之上,二人片刻沉默,可越是沉默,二人的心,仿佛贴得越近。

    终于,临近皇宫之时,年玉将手中的琉璃珠交给了楚倾,“此番进宫,这珠子放在我的手上,势必不妥。”

    “我知道。”楚倾敛眉,这琉璃珠在这事情里,对玉儿来说太过重要,想到刚才玉儿告诉他的那些信息,楚倾眸中的颜色越发暗了些,“其他的事,我会处理好。”

    楚倾沉声说道,仿佛是对年玉的承诺。

    宫门外,二人下马之时,总管太监一行人也是到了,看见宫门口的楚倾和苏家小姐,立即上前,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楚倾便带着身旁的女子进了宫门。

    那人影消失在宫门口之时,清河长公主的马车刚巧在宫门口停了下来。

    一下马车,便瞧见总管太监望着宫门出神的模样,清河长公主上前,那总管太监才回过神来。

    “怎么?没追上吗?”清河长公主开口,语嫣未明,但意思,总管太监却是明白。

    总管太监忙的行了礼,“回长公主的话,刚巧,枢密使大人和玉小姐才进了宫,不过……”

    总管太监话锋一顿,眉也跟着皱了皱,“不知绣贵人如何了,肚中龙嗣……”

    说到此,总管太监没有继续说下去,正此时,赵映雪也匆匆下了马车走过来,听进了总管太监的话,也不由望了一眼宫门的方向。

    楚倾带着那个女人进宫了吗?

    进宫又如何?

    绣贵人肚中龙嗣保不住,带她进宫,也不过是往阎王殿送!

    不过……想到什么,赵映雪眸光微敛,随即,便听见清河长公主和总管太监又说了什么,一先一后的进了宫门,赵映雪自也不敢耽搁,立即追了上去。

    皇宫里。

    自绣贵人被抬着送回寝宫,可谓是一片混乱。

    太医和元德帝早早的就已经等着,除此之外,还有宇文皇后也一样等着,看到绣贵人被送进来,元德帝当即下令,让太医诊治。

    已经被送房间许久,太医稍早让人传话,说是绣贵人肚中龙嗣,已经没了,甚至连绣贵人,也不知能否保住!

    厅里,元德帝的脸色一片阴沉,许久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楚倾带着年玉在门外,一直候着,清河长公主随后进了厅里,感受到空气的紧绷,只是行了个礼,便寻了个位置坐下,亦是一语不发。

    倒是赵映雪进门之前,得知绣贵人肚中龙嗣确定是没了,心中一阵狂喜,经过楚倾和“苏瑾儿”之时,看了二人一眼,那眼里,分明有不甘和嫉恨。

    年玉自是感受到她的视线,她知道,此刻这个“楚少夫人”怕是希望她就此陨了才好,不过……

    想到刚才进宫之后,遇到程笙之时,楚倾安排下去的事,年玉眼底划过一抹异色。

    此刻,她便也只有等着,等着暴风雨的降临,更等那风雨之后的一切……

    时间在等待中流逝,一直到了傍晚,那房间里依旧没有传出消息。

    和这里有些距离的长乐殿内,佛堂里,那木鱼声一下又一下,依旧是规律的传出来,随着夜色的降临,让人听来,莫名的瘆得慌。

    夜色里,一个身影潜入了佛堂。

    感受到来人的一瞬,那跪在佛堂前的素衣妇人,手中的木鱼就微微顿了一下。

    “情况如何了?”妇人开口,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她想知道的东西。

    “回太后的话,龙嗣是没了,只是,绣贵人不知……能不能挺过这一遭,如今,皇上和皇后娘娘都还在守着,不过,奴才得到的消息,今日之事,并没有将清河长公主牵连进来。”那人小心翼翼的禀报道。

    “什么?”那妇人身体一怔,木鱼声戛然而止,猛地回头看向来人,“不是安排得妥妥当当?怎么又没将清河长公主牵连进来?”

    那语气,那眼神,分明是失望里夹杂着愤怒。

    “奴才也不知,今日刚出了事,太过敏感,奴才也不好细细探寻,只是听说,是一个叫做苏瑾儿的苏家小姐,害得绣贵人小产,其他的,便没了。”

    “苏瑾儿?哪里跑出来一个苏瑾儿?”常太后咬牙道,刻意压低了声音,脸上甚至有些狰狞,“是这苏瑾儿坏了事?还是那轻染坏了事?”

    “太后息怒,奴才也是不知。”那人忙的跪在地上,诚惶诚恐。

    常太后气息起伏,看了那跪在地上的人一眼,深吸了一口气,“你去吧,别让人发现来过这里,继续留意着,这件事……”

    常太后说到此,没有继续说下去,摆了摆手,那人忙的起身,丝毫也不敢多留,立即匆匆的出了佛堂,可门刚打开,却是撞上一个白衣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全球在线时代〕〔无敌基因进化系统〕〔我有最美师尊〕〔假如我有读心术〕〔主神架构师〕〔灵明石猿〕〔源赋世界〕〔沧海神记〕〔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门娇宠:神医丑〕〔我将此生,说予你〕〔末日双子星帝〕〔万古神帝〕〔爱你跨越整个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