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这位帅哥是爹〕〔真爱不散场〕〔妈咪这位帅哥是爹〕〔从斗罗开始之万界〕〔萌宝归来爹地要排〕〔重生军营之最强军〕〔箭皇〕〔我的科技很强〕〔王者之守护家园〕〔总裁爹地的宠妻法〕〔抢个总裁当爹地〕〔我愿意〕〔重生甜妻:狠会撩〕〔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鬼王嗜宠逆天狂妃〕〔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极品小农民系统〕〔超级林业人〕〔超神次元聊天群〕〔洪荒后勤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九百零三章:已经注定了
    赵焱瞥了楚倾一眼,大步进了厅里。

    此刻,里面已经是一团混乱,每个人的心思都在刚被带进来的苏瑾儿身上,倒也无人顾及赵焱的出现。

    “杀了她……皇上,你快杀了她,为咱们的皇儿报仇啊!”

    看到苏瑾儿的一刹,轻染眼里的恨燃烧得更加炽烈,口中不断的叫嚣着,整个身体若非元德帝扶着,此刻怕早已挣扎着下床,亲自朝那女子撕扯了过去。

    众人看着这情形,更是明白了绣贵人要杀这苏瑾儿的决心。

    而那苏瑾儿……

    众人的视线之中,只见那女子随着总管太监进来之后,恭敬的跪在地上,朝着几位主子行了礼,虽是面纱遮脸,可却看不出她有任何的慌乱之态,仿佛,眼前的一切,都和她无关。

    这反应,元德帝看在眼里,一双眉皱得更紧。

    “你为何要谋害绣贵人肚中龙嗣?是意外之故,还是早有预谋?”元德帝锐利的眸子,紧锁着那女子的眼。

    虽然知道杀了这苏瑾儿,对他来说损失重大,可心里,依旧因为失了龙嗣,怒气难消。

    若非她是苏家小姐,若非她今日之功,便也不用他亲自过问,要杀要剐,都交给轻染处置了便是。

    “回皇上的话,这事情,并非意外之故!”年玉恭敬的道。

    话落,轻染眼里的狠更是旺盛了,甚至连赵映雪的心里,那迫不及待也来得更加汹涌。

    “如此,就是早有预谋?!”元德帝眸子微微一眯,若是如此,那接下来的处置……

    可他还没来得及多想,跪在地上的女子的声音,继续不紧不慢的传来……

    “臣女也没有那个胆子早有预谋,害皇上后妃,害龙嗣之心,臣女无论何时都不敢有,今日之事,确实是有人存了故意之心,但却不是臣女!”

    年玉一字一句,姿态从容。

    那声音在房间里回荡,赵映雪听着,眼底一抹不屑不着痕迹的一闪而过。

    她知道这苏瑾儿要做什么?

    无非就是拿出那琉璃珠,说是有人算计了她,可那又怎样?

    无凭无据,单凭一颗珠子,谁会相信?

    “哼,有人故意,分明就是你的故意!”轻染狠狠的瞪着地上跪着的女子,厉声喝道。

    那声音彷如凌厉的刀子,若是换成旁人,面对轻染这样直接的指控,就算是不慌乱,神色间也该有了波动,可年玉却依旧如常,更是迎上了绣贵人的视线。

    “是谁故意,绣贵人的心里,该是比臣女明白。”年玉直视着轻染的眼,意有所指。

    果然,这话似乎提醒了轻染什么,那苍白的脸上本是恨意肆虐,一瞬之间,却是微微一怔,眼里更有一丝心虚与慌乱一闪而过。

    那反应来得快,去得也快,旁人甚至没有来得及察觉,但年玉却是没有错过她一丝一毫的反应。

    当下,年玉的嘴角便浅扬起一抹弧度。

    今日在这里,她势必要清白!

    如此,才能护自己周全!

    所以……

    这一赌,在踏上进宫之路之时,就已经注定了!

    捕捉到轻染心虚的一刹,年玉便收回了视线,众人都沉浸在刚才这苏瑾儿的那听起来十分怪异的话里,年玉的声音再次在房里响起,不疾不徐……

    “皇上,皇后娘娘,今日在南湘园里,臣女看到一些事,不知当讲不当讲。”年玉朝着元德帝和宇文皇后一拜,诚恳而严肃。

    先前她那一句话说得不明不白,不只是宇文皇后,饶是元德帝的心里也生了些异样的东西。

    “你看到了什么,说来咱们听听也好。”宇文皇后看着这“苏瑾儿”,不知为何,对她的感觉,她竟是有些好感与亲切。

    这么一个女子,她倒是信她,不会成心谋害龙嗣!

    年玉望了宇文皇后一眼,仿佛是想到什么不解的东西,一双眉微微皱了起来,“臣女今日第一次进南湘园,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更是沉迷于园子里的美丽景色,所以,宴会散了之后,便一直在园子里转悠,突然到了一处,臣女瞧见一个宫女,形色匆匆,不知是否是看错了,竟觉得有几分鬼祟,许是好奇心作祟,臣女便一路跟着她,之后,她似乎是见了什么人……”

    年玉如此一说,在场的好些人,眉都跟着皱了起来。

    宫女?

    “哪宫的宫女?你可认得?”宇文皇后没待她说完,便下意识的问道,单是听这话中,仿佛就已经嗅到了些不寻常。

    “是……”年玉目光闪了闪,看向床上依旧瞪着自己的绣贵人。

    那一眼,许是心里已经猜出了什么,绣贵人眼里,一眼可见的心虚,分外明显。

    年玉察觉到,心里了然,想着自己的目的,随即,视线从绣贵人的身上移开,缓缓转向一侧。

    那个方向,站着好几个宫女,除却在太医院伺候,此次因为绣贵人小产调配过来的,其余剩下的,都是一直在绣贵人身旁伺候着的,其中一人,便是她的贴身宫女。

    视线落在她身上的一刹,那宫女浑身亦是紧绷了起来。

    年玉面纱下嘴角微扬,余光里,分明瞧见绣贵人的眼里更加慌了。

    “苏瑾儿,你胡乱扯什么东西?你害了我肚中皇儿,和你瞧见什么人,有什么关系?我看你是……咳咳……”

    看到自己宫女眼里的慌乱,绣贵人终究还是按捺不住了,急切间,想要阻止,可话还未说完,便止不住呛咳,原本苍白的脸,更是因为那持续不断的咳嗽而胀得添了几分血色。

    “轻染,你别激动……”元德帝轻抚着她的背,正要让太医来看看。

    可还没叫出口,年玉便看准了时机,先一步道,“臣女惶恐,是臣女害得绣贵人心绪激动,皇上,臣女以前病着,也是时常如此咳嗽不止,臣女的哥哥找来了一个民间偏方,甚有效果,若绣贵人愿意的话,臣女可以为绣贵人一试。”

    “你?”

    年玉话刚落,赵映雪便朗声道,那质疑丝毫也没有掩饰,“你是害了龙嗣的罪魁祸首,本就是没安好心,谁知道你会对绣贵人做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锋戾〕〔全球在线时代〕〔我有最美师尊〕〔乱世争霸之龙舞九〕〔帝生莲〕〔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无敌基因进化系统〕〔婚婚来迟,大佬要〕〔极品佳婿〕〔假如我有读心术〕〔主神架构师〕〔无敌横练宗师〕〔奇幻恋曲回旋〕〔从小武馆到最强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