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冲上门:妈咪〕〔最强药王〕〔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回到原始社会打天〕〔蒸汽时代的旁门剑〕〔超神大掌教〕〔宅在诸天世界〕〔从斗罗开始化形签〕〔穿书后大佬她成了〕〔乡间轻曲〕〔锦衣血途〕〔都市最强狂婿〕〔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至尊战神在花都〕〔玄天武神〕〔无敌神帝系统〕〔穿书后我攻略了反〕〔路易的奇幻冒险〕〔回到古代有空间〕〔开局签到八个宠妹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九百零四章:当众威胁
    不只是赵映雪,这苏瑾儿的这个提议,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有此顾虑。

    年玉听在耳里,对于这“楚少夫人”的心思,她是再清楚不过。

    她已经急了吗?

    她巴不得自己不被问询,就直接落了罪,受了处置才好吧!

    刚才自己那一番说辞,在她看来,无疑是夜长梦多,她急了倒也在情理之中。

    可是……

    年玉敛眉,看也没看那“楚少夫人”一眼,依旧是不疾不徐的道,“绣贵人失了龙嗣的事,我本已经有了嫌疑,今日这房间里,皇上在,皇后娘娘在,清河长公主在,这么多人,无数双眼睛都盯着看着,我是当真活腻了,还是蠢笨得连苏家满门的脑袋都不顾了?敢如此昭昭的做出什么出格之事?”

    “可……”赵映雪脸色微变,她没想到这苏瑾儿竟是如此的伶牙俐齿。

    她这般说来,分明皇上,皇后,乃至是清河长公主,先前眼里隐约流转的顾虑,也都依稀散去。

    赵映雪心中暗自低咒,想说什么,却不知该如何应对。

    空气里,气氛添了几分诡异,咳嗽声依旧在房间里回荡。

    年玉没有理会旁人,径自望向床上的女人,“绣贵人咳嗽得如此厉害,臣女看着实在是不忍,若不知道如何舒缓绣贵人的病情,也就算了,可臣女分明知道,却不作为,心里实在是过不去,皇上,皇后娘娘都请放心,臣女可以保证那法子,能够让绣贵人止了咳,待绣贵人舒服些后,皇上再继续追究先前追究的事也不迟,臣女在这里,不会逃了遁了,绣贵人,不只可否?”

    年玉最后一句“不只可否”,目光幽幽缓缓的停留在绣贵人的身上。

    在旁人看来,这个时候,她还关心着绣贵人的身体,倒是难得的,可同样的一句话,在绣贵人听来,那其中浓烈的威胁之意,她怎会察觉不到?

    这个苏瑾儿!

    她分明是在告诉她,若自己觉得不可,那便接着刚才的话题,任凭皇上继续探寻下去,而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那宫女,她刚才的反应,怕当真如这苏瑾儿所说,是见了什么人……

    想到今日她们做的事情,有些东西,她就算是不确定,这个时候,也不敢去赌。

    若因着这苏瑾儿说出的话,牵出了清河长公主的什么东西,那结果……

    今日,计划里,清河长公主本该处在苏瑾儿这个位置上,她肚中的龙嗣,也只是“有损”,而并非没了。

    可一切的发展都乱了套,她没将清河长公主拉进这事端里,已经是失败,更不能在这样的当口,将事情更加扩大,更不能牵连出之前宇文皇后的事,不然,一切就都毁了!

    所以,就算是知道这苏瑾儿的威胁,她也不得不……

    “咳咳……好……咳咳……”轻染的咳嗽声没有停下,那情形,仿佛是要将肺给咳出来一般,可那之间突然夹杂的一个“好”字,依旧清晰可闻。

    “轻染,你……”

    就算是解了对苏瑾儿的顾虑,对于轻染的同意,饶是元德帝也是有些吃惊的。

    不只是他,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是变了脸色。

    赵映雪更是上前一步。

    “绣贵人,有太医在这里,让太医为你舒缓,也好过让她来,毕竟……绣贵人还是以自己的安危作为首要考量,万一……”赵映雪语气里添了几分急切,却又不敢阻止得太过激烈。

    这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让苏瑾儿接近绣贵人?!

    她此番接近,必是有所算计……

    “无妨!”轻染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稳着气息,让自己把话说完,“她说的不错,皇上在这里,皇后娘娘在这里,她不会做什么,谅她也不敢如此张狂,皇上……”

    轻染说话间,望向身旁的元德帝,抓着他的手也是微微收紧,“臣妾难受……她说能让臣妾这咳嗽舒缓,就让她试试吧……咳咳……”

    话落,又是一长串的咳嗽声在房间里回荡。

    旁人饶是听着,便也感受得出来,她当真是难受得很。

    这模样,以及望着男人的殷切眼神,元德帝终究还是心软了。

    “苏瑾儿,你过来!”元德帝朗声开口,仅是一句话,那意思,已经再是明了不过。

    他是同意让苏瑾儿为绣贵人舒缓!

    当下,赵映雪的手,瞬间握成了拳头。

    “是,臣女遵旨。”年玉领了命,从容的起身,朝着帝王走去。

    她感受得到众人的视线都追随着她,可她的心里,只有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待年玉走到了床前三步之遥的地方,便停了下来,朝着元德帝微微躬身,“禀皇上,还请皇上,皇后娘娘,以及清河长公主稍隔一些距离,绣贵人金贵玉体,只怕……”

    年玉话到此,微微一顿,那意思不言而喻。

    她需要他们的回避,但亦是知道,今日这样的情形,回避是不可能,不过,给她一些空间,便也足够了。

    元德帝看着眼前的女子,锐利的眸子微微收紧,似在探寻着什么。

    空气里,气氛紧绷得吓人。

    甚至连轻染,也在紧张元德帝的反应。

    终于,终是抵不过轻染的咳嗽声,元德帝赫然起身,没有说什么,一甩衣袖,大步朝着门口走去,待走到一半,便停了下来。

    众人看着皇上这举动,总管太监第一个反应过来,立即给身旁的宫人使了个眼色,仅是一瞬,那些宫人便有条不紊的将椅子搬到了元德帝的身后。

    皇上都已经“回避”了,宇文皇后和清河长公主,自是不敢无所动作,也都和元德帝一样,移步到了房间中央坐着,继续看着房间里的一切,眼里也都是若有所思的模样。

    赵映雪跟在清河长公主的身后,每踏出一步,她的心里便多一分不甘与不安。

    看着那苏瑾儿,赵映雪微咬着唇,攥着的手,已经微微冒出一丝薄汗。

    这个女人,到底要做什么?

    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不像她所想的那样简单,甚至……

    赵映雪的脑海里,莫名浮现出一个身影,一颦一笑,正是年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噬神纵天〕〔大宇微尘〕〔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曜天之刃〕〔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以情为陷:总裁的〕〔误入歧途苏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道纪〕〔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一世巅峰〕〔林辛言宗景灏免费〕〔江唯林南烟〕〔傅沉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