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无敌从天赋加点开〕〔运朝之主〕〔都市剑尊江惜月凌〕〔人族纪元〕〔妃狠佛系:暴君您〕〔晚安,霍先生!〕〔烽火传之三国佳人〕〔孤男寡女〕〔妈咪太小,总裁太〕〔万神祖师〕〔萌妃驾到:将军,〕〔逆天宝宝:凤尊爹〕〔凰归之鬼医魔后〕〔跟总裁假结婚的日〕〔假婚真爱,傅少的〕〔楚王好细腰〕〔宠妻入骨:四爷请〕〔饲养全人类〕〔摄政王我是来偷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九百一十章:不受她的控制
    总管太监看了元德帝一眼,接收到他的眼神示意,便立即领了楚倾的命,走出了房间。

    顷刻间,空气里,一股诡异的气氛流转,那紧绷,几乎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

    心中都在猜测,这枢密使大人要让人送上来的会是什么。

    正思绪之间,总管太监领着一个宫女走了进来,那宫女一进门,便是战战兢兢,感受到房间里的压抑气氛,小心翼翼的上前,刚跪下,还未来得及行礼,头顶,绣贵人的声音便传了来……

    “她和这事,也有关系?”

    轻染看着那宫女,不只是她,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看着那宫女,想着刚才楚倾说的话。

    送上东西?

    楚倾让她一个宫女送东西……

    送上的东西,又是什么?

    赵映雪眸光微敛,遮住眼底一闪而过的心虚,暗吸了一口气,依然告诉自己,纵然是有什么东西和今日的事有关,那也只不过是那一颗琉璃珠而已。

    想必是苏瑾儿将琉璃珠给了楚倾,再由他策划了呈上。

    哼,那个苏瑾儿,当真是把楚倾给迷住了吗?

    赵映雪心中的嫉妒冒了出来,可仅是一瞬,眼下的事,却容不得她想太多旁的。

    由楚倾策划……

    呵,

    由楚倾策划又如何?

    就算是换了楚倾来说这事,那琉璃珠又那是那般容易说清楚的?

    再说,那配着琉璃珠的玉佩,早就被她处理掉了,这也算得上是“死无对证”了吧!

    无论如何,也休想奈她何!

    赵映雪暗暗的吸了一口气,微微扬了扬下巴,虽刻意让自己看起来轻松,却怎么也掩不住那一分紧张与不自然。

    “禀皇上,皇后娘娘,绣贵人,奴婢是宫里伺候的宫女,刚才在御花园打扫,意外捡到一个东西,奴婢看它十分贵重的模样,不敢随意处置,本是打算上交内务府,却是遇见枢密使大人,大人说认得此物件,所以才领了奴婢过来。”那宫女一口气说完,话落,忙的从怀中拿出一个东西。

    顿时,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她的手中。

    那是一个用绣帕包裹着的东西,躺在她的手心,看着有些分量。

    “呈上来。”元德帝开口。

    立即,总管太监到了那宫女跟前,接过她手中的东西送到元德帝面前,所有人的目光追随着那物件,都知道,既然这东西如此郑重的被呈上,那想必是于此事,是格外的关键。

    赵映雪看着那包裹着的模样,一双眉不由皱了起来。

    那样子,并不像是一颗珠子,不是吗?

    可不是,又是什么?

    赵映雪不由自主的攥紧了绣帕,看着总管太监手里的东西到了元德帝的手中,一瞬不转,一颗心莫名的砰砰直跳。

    年玉不着痕迹的看了那楚少夫人一眼,将她的紧张看在眼里,嘴角不由上扬了一个弧度。

    她……终究还是心虚么?

    敛下眉眼,年玉在等,等着接下来的好戏。

    众人的视线里,元德帝徐徐展开那绣帕。

    每个人都紧盯着那绣帕里的东西,直到里面的东西完全暴露在空气里,众人的神色都是一怔。

    “玉佩?”清河长公主率先开口,看着那玉佩,有几分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

    “这玉佩是何意?”元德帝一脸的不解,看向那宫女。

    宫女一脸惶恐,忙的道,“奴婢不知。”

    “她不知,这里该是有人知。”

    宫女话刚落,男人的声音响起,正是出自楚倾之口。

    顿时,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楚倾,银色面具遮住了他的脸,看不见他的表情,可那眼神,众人看着,心里却是一紧。

    楚倾话落,赵映雪的心更是咯噔一下。

    在皇上手中的绣帕展开之时,她就已经认出了那里面的玉佩。

    当下,她的脑袋懵了。

    她分明将玉佩……

    “谁知?”轻染更是迫不及待起来,直觉也是告诉她,这玉佩非同寻常。

    楚倾倒没有避讳,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看向了一人,众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他所看之人,神色都不由有些变了。

    “年玉?”元德帝眸子一眯,那份锐利,帝王的威仪肆意彰显。

    那一声“年玉”,赵映雪半响没有反应过来,可众人灼灼的目光,却是让她倏然惊醒,目光闪了闪,忙的跪在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元德帝再次开口,似乎瞧见“年玉”眼神里的慌乱,语气比起方才更是凌厉了许多。

    “这玉佩,她该是认得。”楚倾朗声道。

    “不,皇上,这玉佩……”赵映雪目光闪烁着,此刻,脑袋里一团混乱,几乎是本能的,慌乱之间,她脱口而出,“这玉佩不是我的。”

    “不是你的?”楚倾冷哼一声,转眼看向元德帝,恭敬的禀道,“皇上,成亲之前,臣专门为新娘准备了一些物件,这玉佩就是其中之一,它的主人该是谁,想必不用臣说。”

    就算没有楚倾这句话,单是刚才“年玉”的反应,元德帝就已然猜出了什么。

    可是……

    “不是你的?”元德帝眸子微眯着,将手中的玉佩丢给总管太监,语气更是生冷,“你且好好看看清楚,好好认认,再做回答。”

    那声音,让赵映雪的心越发提了起来。

    随即,总管太监便拿着那玉佩到了赵映雪的面前。

    “楚少夫人,请过目。”总管太监态度恭敬。

    赵映雪看着那玉佩,仿佛眼前的是洪水猛兽一般。

    她不知道,这玉佩怎么落进了楚倾的手里,可是,皇上的意思,她还不明白吗?

    他不相信她不认得这玉佩!

    赵映雪心中暗自低咒,一时间竟想不透,这一切,到底为何成了这般!

    可就是那想不透,心里的不安,才取代了先前自我安慰的泰然,如潮水一般涌来,一切似乎已经不受她的控制,那么接下来……

    “怎么?可看清楚了?现在可是认得了?”

    赵映雪还没想清楚该怎么办,元德帝的声音再次传来,似乎不愿多等,催促着她回答。

    那声音,赵映雪心中一颤,元德帝要答案,可她该怎么回答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