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池氏作死攻略〕〔都市之医武狂少〕〔穿成反派大佬的亲〕〔小小房子大大爱〕〔我从史前来〕〔妃愿归来,请收留〕〔狂女要翻天〕〔郡主今日仍然在作〕〔最爽新人生〕〔梅琳传奇〕〔别惹太岁〕〔衣手遮天〕〔千帆掠过只为君〕〔异界召唤之千古群〕〔最强魔法笔记〕〔醉仙葫〕〔金牌甜妻,总裁宠〕〔命运守望者〕〔漫威求生路〕〔问道红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九百一十四章:罪魁祸首
    今日在南湘园,冤枉她谋害绣嫔肚中龙嗣,虽不确定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有和绣贵有多少牵连,但自己的冤屈,终归或多或少,和她肚中龙嗣有关。

    此番光景,莫名的让她心里仿佛出了一口气般。

    恭喜?

    轻染顺着那声音看过去,怔怔的对上宇文皇后的眼。

    宇文皇后……她是在笑话她吗?

    想到今日在南湘园里,自己对她的算计,越是心虚,便越是肯定宇文皇后必是笑话她无疑!

    “你休想高兴,我的皇儿没了,你的赵逸被贬到封地,和没了又有什么两样?”轻染瞪着宇文皇后,厉声喝道,出口的话以及态度,皆是让房间里的气氛,瞬间仿佛被冰风肆虐。

    皇后终归是皇后,绣嫔纵然再是因为失子之痛,单是这样的态度,就是大不敬,若宇文皇后想要追究她的不敬之罪,她怎么都难以逃脱!

    更何况,绣嫔竟提及沐王赵逸被贬谪之事,谁都知道,沐王殿下是宇文皇后最在意的。

    房间里,空气紧绷得不像话。

    都小心翼翼的看向宇文皇后,只见方才已经转身,要朝着门口走去的一国之后,脚步一顿,那一刹,那双眼里分明有一抹凌厉惊起,浑身散发的气势与威仪,让人不敢逼视。

    纵使是轻染看着,心里也是微微一怔,看着宇文皇后缓缓转身。

    宇文皇后的视线再次落在轻染的身上,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就已让轻染如锋芒在背。

    “绣嫔一大伤,一大喜,该是病了,竟说起胡话来了,如此,更应该好好休养,只是这皇宫里,纵使是有病,也不能任其病得太严重,稍微一句话,行差踏错,谁知道前面是不是万丈深渊呢?”

    诡异的气氛之中,宇文皇后的声音响起。

    一字一句,皆是警告。

    话落,宇文皇后嘴角浅扬,带着讽刺的轻笑,有些意味不明,直到她再次转身,走出了房门,那轻笑的模样,依旧在轻染的脑海里回荡,心里有怔然,有愤怒,更有敢怒不敢言的憋屈,五味陈杂。

    自宇文皇后离开之后,清河长公主也跟着出了门。

    楚倾亦是没在房间里多留,离开之时,楚倾看了一眼年玉,见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心下了然。

    楚倾一走,房间里就只剩下一干伺候的宫女,绣嫔,还有年玉以及赵映雪。

    赵映雪的注意力,本全数都在那“苏瑾儿”的身上,满心的防备。

    这个苏瑾儿不走,她是怎么也不愿离开的,始终是担心着,她离开离开之后,这苏瑾儿会对绣嫔说什么不利于她的话。

    可楚倾的身影一消失在门口,她却是有些慌了。

    看了一眼绣嫔,见她坐在椅子上,整个身体瘫软的靠在那她贴身宫女的身上,满脸苍白虚弱的模样,赵映雪眸光微敛。

    “楚少夫人,枢密使大人在门外等着你。”突然,一个小太监匆匆进来,低声禀告道。

    赵映雪微微一怔,下意识的看向苏瑾儿,这一看,正对上她似笑非笑的眼,那眼神里,仿佛是在笑看着,她究竟是在这里继续监视着她,还是会跟着楚倾走。

    当下,赵映雪的脸色就变了。

    她竟敢……

    “楚少夫人,枢密使大人……”

    赵映雪刚紧握了拳头,迎着“苏瑾儿”的视线,那厢,门外另外一个太监的催促声传来,仅是瞬间,赵映雪那不愿服输的高傲眼神里,仿佛被泄了气。

    赵映雪暗自咬牙,但仅是瞬间,那嘴角又浅扬起一抹笑意,对上苏瑾儿的眼,带了几分得意,“告诉夫君,我马上随他回家。”

    夫君二字,回家二字,都似在向对面那女子炫耀着什么。

    年玉听来,嘴角一抹浅笑,看着那“楚少夫人”得意的转身,身影消失在视线里,身旁不远处,轻染陷在自己的思绪里,丝毫没去留意刚才房间里这二人暗自的较量。

    “皇儿……我的皇儿……”轻染口中不断的呢喃着。

    方才宇文皇后那么一警告,此刻她更觉浑身虚软,满脑子所想,都是刚失了的龙嗣。

    “绣嫔,好歹皇上赐了您嫔位……”

    扶着她的贴身宫女柔声安慰,可刚一开口,轻染凌厉的视线便激射而来,满身凌厉的一把将她推开,厉声喝道,“我在意的,哪里是位分?”

    “绣嫔慎言,人多眼杂,祸从口出。”年玉不紧不慢的开口,说话之间,余光扫过房间里一干伺候的宫人。

    轻染微怔,看向年玉,意识到什么,给贴身宫女使了个眼色,那宫女意会,立即遣散了房里的众人。

    所有人都离开,只剩下年玉,以及绣贵人和她的贴身宫女,没了避讳,轻染的目光灼灼的停留在年玉的身上,时而凌厉,似在怨恨,时而又似在揣度着什么。

    “绣嫔这么看着我,可是不甘心?”年玉迎着轻染的视线,任凭她打量,不疾不徐的语调,仿佛能够将人看穿。

    “苏瑾儿……”轻染喃喃着这个名字,半响,一声轻笑,“呵,好一个苏瑾儿,如此就脱了身,苏家竟还有你这么一号人物,你说的对,我不甘心,你说,我失了我的皇儿,如何能甘心?!”

    话到最后,那几个字,几乎是从轻染的牙齿缝中蹦出来,说得咬牙切齿。

    年玉听着,神色依旧平静。

    “绣嫔,我知道,就算是一个妃位,都不足以代替龙嗣在你心中的分量,可绣嫔,没了终归是没了,我是脱了身,我不也帮你找到了罪魁祸首?”年玉对上轻染的视线。

    话落,轻染的眼里明显一瞬恍惚,“罪魁祸首?”

    “对,罪魁祸首!那琉璃珠,便是罪魁祸首,不是吗?”年玉嘴角微扬,似笑非笑。

    虽是说得隐晦,可只要稍微一想,哪怕是在恍惚中轻染,也会明白。

    果然,轻染眼里渐渐变得清明,脑海中浮现出那“楚少夫人”的模样,“对,琉璃珠,那琉璃珠是罪魁祸首,一颗琉璃珠,怎会无缘无故撞上你的腿,又哪里会那么巧的被旁人利用,就是那楚少夫人……就是她,她就是罪魁祸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