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风云群侠录〕〔权倾天下之相门嫡〕〔大妖猴〕〔我继承了神龙家族〕〔雪落关山〕〔征战乐园〕〔万界魔尊〕〔重生之美利坚土豪〕〔家有庶夫套路深〕〔星魄苍穹〕〔天天开无双〕〔我在末世有个庄园〕〔盖世唐皇〕〔吞天神帝〕〔斗破苍穹之无上巅〕〔修真很轻松〕〔隐婚365天:江少,〕〔仙神话〕〔全球灵潮〕〔直到星空尽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九百一十八章:真的是年玉?
    “莫非……”赵焱口中喃喃,那个猜测在脑中萦绕,越是想,伴随着那猜测而起的恐惧,就越是让他不安,甚至是有些抗拒那个猜测的可能性。

    咽了一下口水,赵焱目光闪烁着,“不会的,怎么可能……她……分明就不像她。”

    她虽带着面纱,可那眉眼,那气质,丝毫也不像!

    “再说……”

    再说,他日夜让人监视着楚倾,并没有得到楚倾已经找到年玉的消息,不是吗?

    不止如此,他得到的消息里,楚倾的人依旧在暗中寻找她的下落。

    可若一切都是假象……

    相矛盾的两个情形,在赵焱的脑中盘旋纠缠,摇摆不定。

    想着自那苏瑾儿出现之后,楚倾的态度……

    那向来眼高于项的楚倾,为何会突然对一个女子生了兴趣?

    今日,楚倾明显偏护着那苏瑾儿,那其中,只有朝廷利益牵连吗?

    不,不会如此,以楚倾的性子,断不会如此!

    赵焱越是想,越是慌了。

    若真的是年玉……

    突然,仿佛抓住了什么,赵焱精神一怔,不,不信,他一定要好好的查一查那苏瑾儿,确定那猜测是真,亦或者是假,才能心里安稳!

    正要大步离开,却是听得身后一个宫人的声音传来……

    “骊王殿下……”

    那声音,显得有些匆忙。

    赵焱身体一怔,收回神思,转身看向来人,只见一个宫女小跑着到了他的面前,迅速行了个礼,那宫女他认得,是在长乐殿里伺候的,看这模样,是寻自己而来!

    莫不是母后那里……

    “骊王殿下是要离宫了吗?可临近饭点了,太后娘娘近日食欲有些不好,时常惦念着骊王殿下,说是好久没有二人一道吃上一顿饭……”

    楚倾的猜测刚起,那宫女就说明了来意,果然和他所想的一般。

    只是,一道吃饭……

    他和母后是好久没有好好吃上一顿饭了,今日,母后怎的有这样的兴致?

    “骊王殿下?”

    许是见赵焱有些失神,那宫女开口唤道。

    赵焱回神,随便应了一声,本打算即刻出宫的他,却是大步朝着长乐殿的方向走去。

    栖梧宫。

    自从绣嫔的宫里离开之后,宇文皇后便一路回了寝宫,清河长公主本是要出宫,却也是跟了来。

    姑嫂二人在殿里喝着茶,有一搭没一搭的寒暄着,却始终不提今日绣嫔失了龙嗣之事,可临近夜幕降临,清河长公主要离宫之前,终是忍不住。

    “皇嫂觉得今日绣嫔失子之事,可有什么蹊跷之处?”清河长公主喝着茶,状似不经意的道。

    可话落,宇文皇后一眼看来,那了然的眼神,却是让她的“不经意”瞬间破了功,尴尬的朝着宇文皇后一笑,姑嫂二人,便没了那见外的伪装。

    “从进这栖梧宫时,清河就想问了吧!”宇文皇后促狭的笑笑,没有责备之意,反倒在清河长公主面前格外的轻松。

    “呵呵,皇嫂了解清河,正如清河了解皇嫂,清河相信今日在南湘园,那宫女指控是皇嫂毒害绣嫔腹中龙嗣,定是构陷,也相信皇嫂和清河一样,觉得今日绣嫔那一摔不简单,总是觉得,其中怪异重重。”清河长公主微皱着眉,提起这件事,眉宇之间的疑惑怎么也无法散去。

    “是,确实怪异,绣嫔的身子虚弱,却不顾她的身子来掺和那热闹,还有方才,她分明恨不得马上要了苏瑾儿的命,可不过是和苏瑾儿在那纱幔里待上了一会儿,态度却是软了许多,她们之间到底有什么?那苏瑾儿……”宇文皇后一边喝着茶,一边开口道,脑海中浮现出苏瑾儿的模样,“那女子看着病恹恹的,可眼神有时候却是犀利精明。”

    “确实精明,或许,要想知道这件事中到底有什么蹊跷,怕当真要问问那苏瑾儿才行。”清河长公主看了宇文皇后一眼。

    对于苏瑾儿,她的心中亦是有些复杂。

    苏瑾儿今日得了皇上赐婚,看今日她和玉儿之间的种种,日后嫁入大将军府,怕是势必和玉儿不相容。

    玉儿是她的义女,她自是护着她,可今日,于自己,她却是有恩的。

    想到此,清河长公主敛眉。

    那厢,宇文皇后亦是陷入沉思里。

    半响,声音才缓缓响起,似做了什么决定,“不久,大将军府又要有喜事了,那新娘子远道而来,在顺天府无亲无故,总归也需要有个照应,改日得多让她进宫来走走。”

    清河长公主回神,对上宇文皇后的眼,一眼便明白她的心思,“对,是该多走动走动,清河总是觉得,这顺天府,因着这苏瑾儿的到来,怕又要掀起波澜了。”

    清河长公主意有所指。

    今日,单是凭着皇上的那一旨赐婚,不管是清河还是宇文皇后,心里都明白,那其中对于朝中局势的考量。

    “是吗?”宇文皇后呷了一口茶,眸光微敛,隐隐变得深沉,“希望那苏瑾儿带来的,不会是祸事!”

    二人又寒暄了好一会儿,宇文皇后刚要留清河长公主用晚膳,门外就有一个太监匆匆进来,小心翼翼的将芝桃招去,低声在她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芝桃听着,脸色微变,立即折返回去,小声的将听来的消息禀报给了清河长公主。

    如芝桃一样,清河长公主在那消息之下,亦是微微变了脸色。

    一旁,宇文皇后看着,不由皱眉,但瞬间却是扯了扯嘴角,“看来,今晚的晚膳不能一起用了。”

    说着,宇文皇后起身。

    清河长公主目光闪了闪,亦是跟着起身,“府上有些事情,想来也只有改日再和皇嫂聚了,清河得了空,再进宫找皇嫂喝茶。”

    “嗯,好,府上有事,自当先去处理,不过……”宇文皇后话锋一顿,对上清河长公主的眼,柔和真切,“清河,有什么棘手的事,千万要和本宫说,你是皇上的亲妹妹,亦是本宫的亲妹妹。”

    清河长公主微微一怔,扯了扯嘴角,微微福身,“清河知道,清河先告退了。”

    说着,清河长公主转身,转身之际,那脸上撑起的笑容却是瞬间垮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两界布道〕〔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我和末世有个交易〕〔郎骑木马来女郎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