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这位帅哥是爹〕〔真爱不散场〕〔妈咪这位帅哥是爹〕〔从斗罗开始之万界〕〔萌宝归来爹地要排〕〔重生军营之最强军〕〔箭皇〕〔我的科技很强〕〔王者之守护家园〕〔总裁爹地的宠妻法〕〔抢个总裁当爹地〕〔我愿意〕〔重生甜妻:狠会撩〕〔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鬼王嗜宠逆天狂妃〕〔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极品小农民系统〕〔超级林业人〕〔超神次元聊天群〕〔洪荒后勤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九百三十一章:逼他做决定
    或许当真如她所说,她和先帝是一心的!

    “清河知道,皇嫂请放心,清河是知道该怎么做的。”清河长公主直视着常太后的眼,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感激她的关心。

    此刻,她哪里又知道,眼前这个说着对心疼自己的妇人,真正所怀的,是一颗恶毒了的心肠!

    话落,二人对视片刻,便松开了手。

    清河长公主朝常太后点了点头,转身,继续朝着元德帝的寝宫而去。

    常太后站在原地,看着前方女人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脸上的关切渐渐的消失。

    脑海中,刚才清河长公主的模样怎么也挥之不去。

    她猜错了,她以为她的轻松是装出来的,可是……

    虽然她脸上有伤,可心里却当真是不苦!

    “不,不该是这样的。”常太后口中低低的喃喃。

    她应该心里也很苦,这才对,不是吗?

    她想看到她痛苦的模样!

    “太后娘娘,你说什么?”一旁,一直候着的宫女小心翼翼看着常太后,试探的问道,方才常太后的声音太轻,连就在身旁的她都没有听得清楚。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素衣妇人微怔,猛然回神,看了那宫女一眼,冷声道,“回宫吧!”

    宫女被常太后的眼神吓得一颤,瑟缩了一下,忙的领命,跟在常太后的身后,朝着长乐殿的方向而去,一路上,素衣妇人脑中却是思绪不断。

    刚经过了一处,一阵喧闹传来,里面夹杂着女人求饶的哭喊。

    几乎是下意识的,常太后顿住了脚步,看着前方哭喊传来的地方,对宫女吩咐道,“去问问,发生了什么事?”

    常太后吩咐道,身旁的宫女忙的领命下去,只是一小会儿,就带回了一个侍卫,待那侍卫行了礼,常太后便急切的开口问道,“前面是什么情况?”

    “回太后娘娘的话,是丞相府的妾室,那妾室获了罪,被皇上下令砍了脑袋,丢入乱葬岗,奴才们正是带这罪妇去刑房受刑。”那侍卫如实禀道。

    丞相府的妾室?

    那个女人吗?

    一早,她是听闻谢丞相带着一个妾室进了宫,那妾室这样的下场,已然在她的预料之中。

    想到刚才清河长公主府的模样,常太后皱眉,“谢丞相呢?”

    似没料到常太后会问及谢丞相,那侍卫微微一怔,但很快回了神,立即答道,“皇上下令,让谢丞相去朱雀门外跪着,听候处置,这个时候,谢丞相应该已经到了朱雀门外了。”

    朱雀门外跪着,听候处置……

    常太后眼底一抹幽光凝聚,却是转瞬即逝。

    清河虽没有如她所愿的悲痛伤怀,但终归脸上的伤不是假的,况且……谢运钦如今的处境,也正是她想要的,不是吗?

    想到什么,常太后不着痕迹的挑眉,摆了摆手,吩咐那侍卫退下。

    重新迈开了回长乐殿的步子,素衣妇人的嘴角却是扬起了一抹浅浅的笑意。

    今日这事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她自是关心,更是希望局面能如她所愿!

    想到那一日,他在信上与她的回答,既然他做不了决定,那么,她逼他一逼又如何?

    常太后回了长乐殿,不多久,就又重新走了出来,脚步匆匆,这一次,她却是往朱雀门而去。

    朱雀门外。

    谢运钦跪在地上,昨夜已经跪地软了的双膝,今日这般一跪,不过会一小会儿的时间,他就已经有些受不住了,身体摇摇欲坠,却始终还是不得不坚持着。

    好在今日非临朝之日,这里往来的人也是甚少,他的颜面,倒也可以顾全几分。

    谢运钦正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面前,却是出现了一双鞋,那鞋,是宫中妇人的规制,可却再是简单朴素不过。

    谢运钦猛然抬头,看到面前站着的人,下意识的开口,“阿……”

    仅是一个字,谢运钦仿佛是意识到什么,目光闪了闪,恭敬的朝着面前的妇人一拜,“微臣参见太后娘娘。”

    “免礼。”常太后居高临下,看着跪在地上的人,眸中一片平静,仿佛眼前的人,就只是北齐的一个丞相。

    想到此番来的目的,常太后倒也不耽搁,“本宫听说,清河在你这里受了委屈,所以来看看,皇上是否已经替清河出了气!一国长公主,皇上最是疼爱的妹妹,却受了你如此的欺凌,谢丞相,你的胆子,倒是不小啊。”

    那清冷的语气,谢运钦听在耳里,依旧低垂着头,“微臣该死,伤了长公主,一切都是微臣的错,微臣甘愿受罚。”

    “你可后悔?”常太后眸子不着痕迹的收紧,视线一刻也没有从那男人的身上移开,虽只是看着他的头顶,却仿佛能看到他的脸,以及他脸上任何一丝的表情。

    这一问,谢运钦却是微微一顿,仿佛常太后这句“可后悔”,话里有话。

    谢运钦微怔,下意识的抬头,对上妇人的眼。

    他自然明白她那话里,隐含的是什么意思。

    敛眉,谢运钦一字一句,“微臣……后悔!”

    后悔吗?

    这回答,似乎终究还是不那么让她常太后满意,毕竟,那一顿,便是犹豫!

    而她所要的,是他的坚决与坚定!

    常太后眼底一抹幽光一闪而过,挑眉一笑,看着谢丞相额上流下的鲜血,倒真是夫妻,这伤处,都碰巧是一样的地方!

    “后悔便好,本宫亦是心疼清河,你们是夫妻,纵然是有些误会,也是床头打架床位和,这次你确实犯了错,可清河气消了,皇上兴许就不怪罪你了,本宫也愿你们二人安好,罢了,清河方才去了皇上那里,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是个什么情况,她的伤,本宫依旧有些放心不下,还是去看看为好。”

    常太后的话再是寻常不过,当真如一个嫂子,关心姑子和妹夫夫妻的感情,但那话中隐含的意思,却只有跪在地上的男人听得明白。

    当下,谢运钦身体一怔,回神之时,却只见那素衣妇人已经转身,往朱雀门内而去。

    “太后娘娘,恳请太后娘娘为微臣说情,微臣真的知道错了!”谢运钦下意识的唤道,急切之间,同样是话中有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锋戾〕〔全球在线时代〕〔我有最美师尊〕〔乱世争霸之龙舞九〕〔帝生莲〕〔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无敌基因进化系统〕〔婚婚来迟,大佬要〕〔极品佳婿〕〔假如我有读心术〕〔主神架构师〕〔无敌横练宗师〕〔奇幻恋曲回旋〕〔从小武馆到最强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