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池氏作死攻略〕〔都市之医武狂少〕〔穿成反派大佬的亲〕〔小小房子大大爱〕〔我从史前来〕〔妃愿归来,请收留〕〔狂女要翻天〕〔郡主今日仍然在作〕〔最爽新人生〕〔梅琳传奇〕〔别惹太岁〕〔衣手遮天〕〔千帆掠过只为君〕〔异界召唤之千古群〕〔最强魔法笔记〕〔醉仙葫〕〔金牌甜妻,总裁宠〕〔命运守望者〕〔漫威求生路〕〔问道红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九百三十六章:新的宠儿
    这一日,谢运钦回到丞相府,丞相府正是一片混乱,两个姨娘连带着各自的儿女,早早的就被赶出了丞相府,可她们,却自始至终,都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联想到昨日丞相府里发生的事,依稀猜得出,今日她们的遭遇,和昨夜的事定脱不了干系。

    可是,昨夜的事,和她们一丁点儿关系都没有,不是吗?

    丞相府外,两个姨娘,带着儿女,一边哭喊,一边跪着等谢运钦回来,给她们一个交代。

    终于,看到谢丞相的马停下,两个姨娘立即一涌而上,不停追问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谢运钦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前途,哪里有心思理会她们?

    让家丁将人拉开,径自进了府邸,那神色间,满是无情。

    一日之间,谢运钦没再出过门,关在书房里,没人知道他在做些什么。

    琳琅轩里。

    今日,年玉坐着马车在顺天府胡乱的逛,时不时停下,进了一些胭脂首饰铺,俨然就是一个许久没有出家门,对外面世界充满了好奇的深闺女子。

    那些跟着她的人也是一路跟着,直到傍晚,年玉才回了琳琅轩。

    二楼的房间里,年玉一进门,便让林伯将今日派出去探听长公主府消息的人传来,听着来人的禀报,年玉一边喝着茶,眸中一片深沉。

    和离?

    义母她……竟是做了这个决定了吗?

    她的心里,竟是受了怎样的创伤,此如此的绝然?!

    “谢运钦那畜生!”年玉的手紧握成了拳头。

    此刻,若非她如今的这个身份,她恨不得立刻就去长公主府,陪在义母的身旁。

    不止如此,那谢运钦……

    想到听闻的那些谢运钦的举动,遣散那些姨娘……

    呵,那个男人,怕是不会如此轻易的就接受了义母的和离!

    思及前世,这谢丞相在赵焱逼宫夺帝时所起的作用,年玉眸中的颜色越发深沉,“大将军府送往长公主府的请帖,可送去了?”

    “这……老奴不知。”林伯微微皱眉,“不过,请帖之事,也似乎是今日才开始陆续送,兴许还没到长公主府,小姐若急着想要确定,老奴这就让人去问问。”

    “罢了。”

    林伯话落,正要下去,年玉却是唤住了他,“这个时候,那些个眼睛还盯着琳琅轩的一举一动,现在去大将军府,实在是不妥。”

    年玉说着,眸光微转,瞬间,眼底似就已经有了主意,“准备一些上等的布料,那些顺天府的世家贵族,都得有,明日,我一家一家亲自送去。”

    “是,老奴这就让人准备。”林伯忙的领命,自是明白年玉的亦是。

    林伯退了下去,房间里,年玉的眉许久没有舒展开来。

    同样的时间,骊王府。

    书房里,墨书呈上的密报,在案桌上赫然摆着。

    那字字句句,上面所写,赵焱已经看了好几遍,可那些东西……

    “呵,苏瑾儿……”赵焱口中喃喃着这个名字,眸中一片深沉。

    他让人监视着那苏瑾儿,可今日几乎是一整天,她带着他的人在顺天府胡乱的逛,究竟是察觉了什么,故意为之……还是,她什么也不知道,今日他们所见,就是真正的苏瑾儿?

    赵焱摩挲着腰间的玉佩,对于她,他竟是越发猜不透。

    可是,昨日他在皇宫,看到楚倾和苏瑾儿二人的感觉,以及心中所起的那个猜测,依旧挥之不去,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东西越是不确定,便越是让他心里浮躁难耐。

    “属下已经让人去了苏家老宅,相信再过几日将会带回更多的消息。”

    堂前,墨书看自家王爷眉心深锁的模样,感受到他对那纸上所写的禀报并不满意,立即开口道。

    想到什么,墨书看向坐在椅子上的白衣男人,紧接着道,“王爷,今日还有一事,也是关于那苏家小姐的。”

    “快说。”赵焱抬眼,神色间难掩急切。

    “听闻皇上顾念这新封的县主,娘家甚远,出嫁之日,唯恐不方便,便让人在顺天府置办了一个苏宅,一来用作苏小姐出嫁之日的娘家用,二来当是赐给苏九爷的礼,只是一日,那宅子就办好了,大将军府亦极其重视这个即将进门的苏小姐,决定七日之后在新苏宅里,为苏家小姐办个宴会,听闻邀请之人,都是顺天府里有头有脸的。”墨书徐徐禀道。

    随着他的话,那白衣男人的眉皱得更深了些,“呵,又是宅子,又是宴会,看来,这苏家小姐是要成为顺天府的新宠儿了!”

    有头有脸的人……

    既是大将军府为苏家小姐办的宴会,那楚倾和苏瑾儿,必然是要在场的了?

    “骊王府可收到了请帖?”赵焱对上墨书的眼。

    既然有这么一次机会能够再亲自探探那二人,他又怎能错过?!

    “似乎……不曾。”墨书目光闪了闪,话落,察觉到白衣男人脸色一沉,复又继续道,“距离宴会还有些时日,或许明日会收到的。”

    会收到吗?

    赵焱眸子眯了眯,眼底一抹幽光一闪而过,楚倾对他,怕并不会欢迎吧!

    “让侍琴准备一些贺礼,七日之后,去苏宅走一趟!”赵焱吩咐道。

    纵然是不欢迎,那一日,他也必然要走一遭!

    做了这个决定,赵焱眉峰一挑,似轻松了许多,可想到什么,赵焱先一刻还清明的目光,瞬间添了几分幽暗,“年玉呢?可有什么进展?”

    “还未有进展。”

    “阴山王那里呢?是什么情况?”赵焱紧接着继续问道。

    “阴山王的人,个个都是高手,属下的人,不敢监视得太紧,唯恐被发现!”墨书亦是皱着眉,想到阴山王,眼里似有恐惧弥漫。

    “他对大将军府……除了几次去刁难了楚少夫人,便没有旁的动作了吗?”赵焱似乎是有所不甘,再次追问。

    想到之前,在寻找年玉之时,那些偶然的发现,也是深思,便越是被那奇怪的感觉牵引着,仿佛,只要自己追究下去,掀开的,必定会是一个天大的秘密!

    而那秘密牵连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