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拒嫁豪门千金强势〕〔赠你一世情深〕〔赠你一世情深〕〔顾霆琛时笙〕〔女总裁的终极保镖〕〔我要的是你爱我〕〔医品狂少〕〔江唯林南烟〕〔沈蔓歌叶南弦〕〔尖峰战神〕〔阮白〕〔新婚娇妻宠上瘾沈〕〔爱你成瘾:偏执霸〕〔陈锋〕〔丁飞〕〔唐牧〕〔苏桀然〕〔空间田缘之农家小〕〔日月风华〕〔都市之修仙归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九百三十八章:故意激怒
    年玉对上赵焱的眼,眸中灿然笑着,干净纯澈,又明朗无邪,便当真是那经常与世隔绝的少女模样,让人丝毫也不忍拒绝。

    “好。”赵焱的脸上亦是笑着,目光停留在面前这苏小姐的身上,一刻也没有移开。

    她这一提,倒勾起了他的兴致。

    不止如此,他想看透这个女子。

    她越是展露得多,便越有利于他的判断,不是吗?

    得了赵焱的准许,年玉任凭他看着,自顾自的“思考”了起来,口中亦是没有任何防备的喃喃,“既是这顺天府的王爷,又这般风姿绰约,想必是当今皇上和皇后之子,沐王殿下了!”

    年玉说到此,眼里的光芒更是璀璨,更是认定了自己的猜测,点了点头,继续道,“对,定是沐王殿下,这顺天府,便也只有沐王殿下一个王爷不是?听说沐王殿下待人极好,是皇上所有皇子中最得圣眷,最得民心的一个!”

    年玉说着,口中一个个的“沐王殿下”,仿佛确定自己猜对了,又丝毫没有瞧见那白衣男人脸上僵住的笑容,年玉兴奋的想要“邀功”,对着面前的男人道,“沐王殿下,苏瑾儿参见沐王殿下,方才是苏瑾儿无礼了,还望沐王殿下恕罪!”

    年玉朝着白衣男人福了福身,敏锐如她,怎会感受不到这赵焱浑身散发的不悦,甚至是愤怒?

    可是,无论是不悦还是愤怒,他终归是在极力压制着!

    呵!

    赵焱啊赵焱,这么多人在,他的理智,自然应当知道,他不能发怒,甚至他更在意的是,他在自己这个“苏家小姐”面前的形象和印象,所以,便再是不悦,再是愤怒,他也只能压在心底。

    年玉几乎能够体会得到此刻赵焱的心中是怎样的精彩,仿佛是暗自看着一出好戏,赵焱正压着怒火的当口,年玉再次开口唤道。“沐王殿下……”

    “本王不是沐王!”

    这一次,赵焱终于开口,打断了年玉的话。

    他的心中愤怒流窜,可面上先前僵了的笑容,已经渐渐舒展开来。

    赵逸……

    他们眼中,便当真只有赵逸?!

    “不是沐王?”年玉微微一怔,脸上的笑容瞬间愣住,皱着眉,似探寻的对上赵焱的眼,神色间满是不解,“怎会不是沐王呢?听闻皇上的几个皇子,就只有沐王殿下最得皇上疼爱与器重,得了皇上准许,可以在顺天府长期住下,不止如此,其他的皇子都未封王,唯独沐王殿下是王爷,不是吗?你既是王爷,又怎么会不是沐王呢?”

    年玉口中状似喃喃的话,那声音,赵焱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越是听着,心里翻腾的怒火,越发的不是滋味儿。

    这世人……世人都只当赵逸是王爷,只有他是王子皇孙,都忘了还有他赵焱!

    眼前这个苏瑾儿,只是将这事实,说得更明白些罢了!

    不自觉的,赵焱袖口底下的手紧握成了拳头。

    “苏小姐,沐王是得皇上器重与疼爱,可你没在顺天府,又深居闺阁,有些事情想必是不知道,前些时候,沐王因着一个女子,犯了大错,被贬谪到了封地,如今,并没有在顺天府内,而本王是先帝与太后之子,骊王赵焱!”

    赵焱脸上的笑容依旧,本是极力保持着面上柔和的他,此番开口,字字句句,都想让眼前的女子知道,那赵逸如今已经不同往日。

    尤其是那“骊王赵焱”四个字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分明是加重了语气。

    年玉听着,心里了然。

    可面上皱着的眉,依旧无法舒展,彷如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子,神经大条,又不知伪装,一心只想着解了心中的疑惑,“骊王殿下?我怎么不知……还有沐王殿下,他是怎么犯了错的?还有……”

    “小姐,你快慎言!”一旁,林伯早已急地失了方才。

    他虽知道年家二小姐的能耐,连九爷都折服,可是,她此刻面对的好歹也是个王爷,她这般言辞,这般不将骊王放在眼里,分明是故意激怒他啊!

    若是当真惹怒了这骊王殿下……

    林伯终究是担心二小姐,忙的对赵焱行了个礼,“骊王殿下,奴才在这里替小姐给你赔不是了,小姐初来顺天府,以前在苏家老宅,因着身体不好,常年都在宅子里待着,对许多事情都不甚了解,所以……所以才会如此冒犯了骊王殿下,还请骊王殿下恕罪。”

    林伯诚惶诚恐。

    年玉看在眼里,本想继续下去,让这赵焱心中有怒,却不敢发泄,可既然林伯都说得这般清楚了,那么这出戏,也就罢了!

    似恍然醒悟,意识到了什么,故作惶恐的低下头,年玉忙道,“骊王恕罪,瑾儿方才失言了。”

    “无妨!”赵焱脸上的笑容绽放开来,虽然心中不悦,想要追究,可他却知道,眼前这个苏瑾儿,自己追究是不得的。

    皇上封了她为县主,赐婚给楚倾,摆明了是十分重视这个苏瑾儿,况且……那日绣嫔的事,皇上分明也不愿苏瑾儿当真牵扯其中,自己若再为难这个女子,到头来,怕反倒对自己不利。

    所以,他压着怒气,不吝做一个“大度”的人!

    “苏小姐初来乍到,又是深闺女子,不知道这许多的事情,倒也无可厚非,可今日之后,苏小姐想必是认识本王了,对不对?”赵焱笑着,那含笑的双眼,看着眼前的女子,仿佛轻松的玩笑着。

    年玉抬眼,正是对上那双眸子。

    若非知道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怕当真会以为,眼前这骊王殿下为人和善,亲切无害,可那人骨子里……

    想着这赵焱的本性,以及他前世的狠辣,年玉心中越是鄙夷痛恨,脸上也是绽放出一抹灿烂笑容,那笑容融进眼里,他带了一张面具,她便也戴上一层面具!

    “多谢骊王殿下不怪罪,骊王殿下,你真的是个好人,方才小女子那般莽撞,你都不怪罪,单是这一点,以后,小女子都必是要将王爷好好记着了!”年玉欣喜的道,迎着赵焱的视线,亦是无邪无害。

    赵焱看着,心中竟不由一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噬神纵天〕〔大宇微尘〕〔凌依然易谨离小说〕〔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曜天之刃〕〔以情为陷:总裁的〕〔大道纪〕〔误入歧途苏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一世巅峰〕〔林辛言宗景灏免费〕〔江唯林南烟〕〔初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