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朕醉了〕〔魔临〕〔婚途超甜:薄少蜜〕〔暗恋也有点甜〕〔然后我和爱豆成CP〕〔家有悍妻怎么破〕〔江上华笙空流转〕〔亲爱的少帅大人〕〔秦风张欣然〕〔万古邪帝〕〔萌妻出没,霸道前〕〔都市超级医生〕〔天地至圣〕〔婢女也秀色〕〔超级医生在都市〕〔顶级宠婚:闷骚老〕〔逆转重生1990〕〔穷拽的女人〕〔我有一口仙气〕〔我在东京掀起百鬼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九百四十章:等他的狐狸尾巴
    林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年玉。

    那神色间那般泰然,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

    终于,禁不住心中的后怕,林伯在年玉的身旁,低低的开口,“小姐,方才你何苦要刺激那个骊王?他终归是个王爷,若当真激怒了他,他万一降罪,只怕小姐……”

    “我是故意的。”年玉倒也没有避讳,打断了林伯的话。

    说话之间,跟随的人已经向尚书府的守门家丁说明了来意,一行人在尚书府下人的引导下,进了尚书府的大门。

    “故意的?”林伯脸色一沉,更是急了起来,“我的小姐,你可真是……真是……”

    小姐怎的这般大胆?竟还故意……

    林伯的模样,似乎依旧后怕,更是有些想不透。

    年玉看着,心里明白林伯是担心她这般对待骊王殿下,最终自己吃了亏,不过……

    年玉呵呵一笑,倒是不以为意,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林伯,我的心里有数,你也且放宽了心,光天化日之下,那骊王殿下不会把我怎么样,再说……事实也正是如此,我已经将他激怒了,也没见对我怎么样不是?”

    那个赵焱,内心可是强大得很,他更是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该忍!

    而自己对他的故意激怒……

    想到什么,年玉眸中幽光忽明忽暗。

    她这么做,自是有她的道理。

    她就是要刺激赵焱,就是要提醒他,世人只会知道沐王赵逸,只有沐王赵逸才是名正言顺,而他骊王赵焱,纵然是先帝和太后之子,顶了个王爷的名,那也是名不正言不顺!

    只有勾起了他心中的不甘和欲望,才能推着他往前,才能早些让他露了狐狸尾巴!

    自己今日这番刺激,他必然是在意的,就算他脸上撑着笑,她却知道,他的心里该是怎样的滋味儿。

    他赵焱越是在意,越是坐不住,便越是有利于他们。

    林伯听着年玉的话,再想着方才面馆里的情形,才恍然大悟,敢情那骊王殿下,确实是忍着怒火吗?

    林伯再次看着年玉,眼前这女子,越发的让他捉摸不透。

    尚书府是年玉送礼拜访的第一家,得知苏家小姐到访,尚书府的夫人亲自相迎,经过那一日四方馆的宴会,皇上对苏家的态度,对这苏家小姐又是封县主,又是赐婚大将军府,那重视,可见一斑。

    只要那日在场的,恐怕谁都知道,这苏家小姐如今炙手可热,谁也不能怠慢了。

    年玉送上了礼,和夫人寒暄了几句,便也没有多留。

    年玉心中所念,始终是长公主府,其他的府上,年玉一路顺着,一一到府拜访,皆送上了礼,待整个顺天府转了一圈,到了夜里,马车才在长公主府外停下。

    长公主府外。

    年玉看着那并排着的两个府邸,眸中一片严肃。

    丞相府外,那两个姨娘不知何时已经没在了,空寂的夜里,这两座本是豪华的府邸,竟是给人一股说不出的压抑感觉。

    “苏小姐,长公主有请。”长公主府进去通报的家丁的折返了回来的,那声音,拉回了年玉的神思。

    年玉收回视线,朝着那家丁点了点头,随即,便带着林伯和一干捧着礼的人,跟随者家丁,进了长公主府的门。

    长公主府内,一行人刚到了厅外,年玉便听见清河长公主逗着世子的声音,带了笑意,仿佛十分开心的模样,饶是年玉也丝毫无法想象,昨日夜里得到的那些消息是真的。

    年玉想到那消息,眉心微皱,继续往前,到了门口,看着那坐在榻上的妇人,心中不由一怔。

    义母的心情……似乎当真极好!

    “长公主,苏小姐到了。”家丁恭敬的禀报道。

    那声音似乎打破了那一番温馨的画面,清河长公主停下了哄小世子,抬头看了一眼门口的人,“既然来了,就请客人进来吧。”

    “是。”家丁领命,“苏小姐,您请。”

    年玉一脚踏入厅里,在清河长公主的视线之下,缓缓上前,恭敬的行了礼,想到自己表面上的来意,年玉扯了扯嘴角道,“长公主殿下,瑾儿准备了一些布料,都是苏家今年所出的新品,希望长公主不要嫌弃才好。”

    年玉如此说着,清河长公主的视线从年玉的身上移开,转眼看向了被带进来的礼,呵呵一笑,“你倒是个会做人的,一来顺天府,便如此大费周章的挨家挨户的送礼,本宫听说,在来本宫这里之前,你其他该去的地方也都去了?”

    “回长公主的话,是。”年玉没想到,今日发生的事,义母竟然都知道。

    她以为义母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定会心情不好,不愿理会旁的事,却没想到……

    “呵,本宫这里,是最后一处?”清河长公主挑眉一笑,看苏瑾儿的眼神陡然一紧,那凌厉的视线,饶是年玉身后的林伯,心里都不由一颤,连带着捧着锦缎布料的人,也都吓得跪在了地上。

    倒是年玉依旧站在那里,朝着清河长公主微微一欠身,“长公主恕罪,瑾儿之前倒没想哪家先哪家后,只是想着,既然来了顺天府,皇上又看重瑾儿,赐了县主,又赐婚给大将军府,以后瑾儿也就要长久的待在这里了,和顺天府的各位贵妇,免不了要打交道,所以便备了礼,也不是什么稀奇的玩意儿,只是权当混个脸熟,日后好相处罢了,长公主这般一说,瑾儿想来,瑾儿的举动实在是有些不妥,按照身份的尊贵,长公主自是排在首位,是瑾儿愚钝了,初来乍到,对许多事情终究是不了解。”

    年玉一番话,清河长公主看她的眼神,越发深邃了些。

    这个苏瑾儿……

    字字句句,一席话下来,竟是透了许多处深意,清河长公主的聪明,怎会听不出来?

    她提起皇上的看重,又提起和大将军府的这门亲事,呵呵,言下之意,是让自己对她,无论做什么都都好好斟酌,最后却道是初来乍到,许多事情不了解,那就是不知者不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星际重生全能女神〕〔妈咪给钱,爹地卖〕〔厉少宠妻至上〕〔总裁私宠妻江瑟瑟〕〔权门娇妻:九爷情〕〔穆延霆许念安全文〕〔都市战神归来〕〔极品老木匠〕〔剑道凌天〕〔上门龙婿txt全文下〕〔第五月和玄奕辙免〕〔重生逍遥仙途〕〔上门龙婿〕〔妃要撩人:太子殿〕〔我在异界捡功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