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医女尊〕〔穿越末世之炮灰转〕〔阆苑传〕〔抗战之烽火漫天〕〔都市无上仙王〕〔穿越后,我成了国〕〔高冷女神的最狂霸〕〔大美时代〕〔水浒任侠〕〔炼尽乾坤〕〔女总裁的逍遥高手〕〔重生之农门娇女〕〔万界仙帝〕〔厉少,手下留情〕〔陆先生,结婚请签〕〔萌妻要翻身〕〔修道红尘间〕〔盛世玄凰〕〔被夺舍之后〕〔无极狂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九百四十七章:突如其来的表白
    楚倾将她的失落看在眼里,握住了她的手,柔声安慰,“知道谢运钦有这么一个不为所知的情人存在,已经是意外的收获,又得了这方绣帕,至于那人是谁,迟早会找出来的。”

    年玉迎上楚倾的视线,几乎是不自觉的,仿佛被那眼底的温柔融化。

    再次看着桌子上摆着的这张绣帕,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全身尽数都被斗篷遮得严严实实的女人的身影,那身形已经印在了她的记忆里。

    还有在那屋子里,自己闻见的那一股奇特的香味儿,年玉心里豁然开朗。

    不错,虽是没有看到那女人的真面目,不过,有了这些线索,要找出那个女人,揭开她的真面目,也并非是一件太过困难的事!

    眉峰一挑,年玉的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罢了,对了,你来找我,可是有事?”

    那双眼里,仿佛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年玉一边说着,一边将桌子上的绣帕收好,小心翼翼的放在了一个锦盒里,再将那锦盒收好,折返回来,重新坐在了楚倾的身旁。

    她知道,如今她被人监视着,楚倾不会无缘无故来这里。

    “我想你了。”

    可楚倾开口,说出的话,却是让年玉身体一怔。

    许是方才在那破败宅院里撞破的事,以及那些听见的那些声音,太过让人遐想连篇,仅是因着这猝不及防的一句话,年玉的脸,刷的一下,赫然通红。

    几乎是下意识的,年玉别开了眼。

    瞧见她的反应,楚倾眼底的宠溺更是浓了些,却也依旧不避讳,伸手,大掌覆盖在她的手背上,那温度,透过肌肤,越是让年玉觉得浑身燥热,仿佛身体里一团火。

    年玉并非是对男女之事一无所知的女子,甚至对于楚倾,她看也看过,摸也摸过。

    可此刻,竟依然似受不住脑中不断闪现的绮丽画面,年玉甩开楚倾的手赫然起身,走到一旁,端了桌子上的茶壶,就如此灌了起来,仿佛是要通过茶水的凉意,来冲走身体的热,和脑子里的那些画面。

    如此的举动,楚倾面具下的眉,却是皱了起来,难掩担忧,“你怎么了?”

    说话之间,楚倾起身走向年玉,可仿佛是如临大敌一般,他一靠近,年玉便迅速闪开,防备着,却不敢去睁眼看眼前的这个男人,他虽带着面具,可她每次所见,皆是那张风华无双的绝世脸庞。

    那张俊脸在脑中一闪的当口,年玉禁不住暗自低咒,复又忙的继续灌着茶水。

    这楚倾……当真是妖孽!

    若没这张面具,可该怎么办?

    一时间,年玉想着那些小姐们看楚倾的痴迷眼神,眉峰一皱,左右还是不要脱下面具为好!

    “玉儿……你到底……”

    楚倾的担忧更甚,年玉回神,对上楚倾关切的眼,对方眼里的纯澈,更是让她有些无地自容。

    一边往后退着,一边喝着茶,似避无所避,年玉尴尬的朝楚倾笑笑,“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不过是太热了,对,是太热了,这天气,是有点热,呵呵……对了子冉,你若没什么事,就先回吧。”

    就算是有事,那也可改日再谈!

    说话间,年玉迅速的放下茶壶,推着楚倾出了门。

    “可是……”楚倾的眉,越皱越紧。

    可依然是被年玉推出了房门。

    房门关上的一刹,年玉仿似松了一口气,整个人背贴着门扉,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今日,她是怎么了?

    单单是因为,方才撞见谢运钦和那个神秘女人的那档子事吗?

    年玉皱了皱眉,饶是她自己隐约也明白,有这其中的原因,但或许也并非只是如此,可其中,更多的是什么,年玉却是挥开思绪,没再去想。

    只是低低的暗咒一声,“妖孽!”

    而门外,楚倾却是一头雾水。

    脑中回荡着刚才年玉进了房间所发生的一切,突然,似捕捉到什么,那面具下的俊美脸上,亦是闪过一抹红晕,但随即,那眸中,却是泛出一丝笑意,笑意之间,夹杂着宠溺。

    玉儿啊玉儿……

    楚倾转身,抬手,想敲开房门,可手刚要触及的门扉,他却是打消了念头,收回手,眼底的笑意更浓了些。

    夜逐渐深了。

    房间里的年玉,逐渐平息了先前内心的躁动,准备收拾了歇下,刚坐上床,却是听见叩叩的声音,似乎正从窗户那里传来。

    年玉皱眉,浑身警惕起来,大步上前,低低的道,“谁?”

    “是我。”那声音低沉浑厚,甚是悦耳。

    年玉微怔,楚倾?

    他……

    “你不是走了吗?”年玉看着窗户,方才,楚倾出门,门外亦是没了动静。

    半响,窗外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是真的有事和你说。”

    那语气,虽听不出什么异样,可那一刹,莫名的,年玉好似被人撞破了坏事一般,脸上一红,一抹尴尬跃然于上,但瞬间,年玉却是轻咳了声,“快说!”

    窗外,楚倾眼里的宠溺更浓了些,但想到自己今夜来的目的,楚倾也是没有耽搁,“你让我安排的那一出戏,妥了。”

    楚倾话落,年玉眼睛一亮。

    妥了?

    就算是带着面纱,那脸上的神采飞扬亦是掩饰不住。

    “好,太好了,既似妥了,那就只待那一日上演了。”瞬间将方才的一切抛诸脑后,

    想到什么,年玉眸中一抹轻笑一闪而过,“今日,我还遇见他了,对于七日后的苏宅的宴请,他好像十分的感兴趣,如此,请帖就不用往他那里发了。”

    不发请帖?

    窗外的楚倾皱眉,可仅是一瞬,便明白了年玉的心思。

    “好,听你的。”楚倾眉峰舒展开来,便是连语气里都含着笑意。

    玉儿的心思,从来都是这般细腻,对那赵焱,也是了解得透彻。

    那赵焱既是对他们这般感兴趣,就算是没有请帖,他定也会不请自来。

    如此,那就让他不请自来便好!

    想到那男人,楚倾眼底一抹深沉凝聚。

    “大将军府上的那位呢?”年玉眸光微敛,这一出戏是为赵焱准备,若是添上那个“楚少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两界布道〕〔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我和末世有个交易〕〔郎骑木马来女郎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