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学霸蜜恋攻略〕〔我的魔法时代〕〔富贵盈香〕〔武道天下〕〔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是学神〕〔悠闲乡村直播间〕〔凤涅殃〕〔梅琳传奇〕〔钢铁蒸汽与火焰〕〔米奈希尔之力〕〔重生当学神,又又〕〔我家编辑超凶哒〕〔蚀骨危情:陆少,〕〔史上最强小农民〕〔豪门继承人〕〔升级从主播开始〕〔兵器大师〕〔李教授的首尔悠闲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九百四十九章:终于等到消息
    骊王府。

    一大早,那熟悉的琴声便从惊澜院传出来,几乎传遍了整个骊王府,直到快晌午十分,那琴声都没有歇下。

    谁都感受得到,那弹琴的之人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心情不好吗?

    南宫叶领着贴身侍女,专门准备了一碗燕窝粥,亲自送到了惊澜院。

    当真是心情不好呢!

    便只是听着他的琴声,都能感受得到那弹琴之人的心绪,时而急促,时而凌乱,和平日里,世人能够见到的那个儒雅无争的形象,似乎颇有不同。

    不止如此,此刻亲眼看着,那俊美如华的男人,白衣飘逸,宛若谪仙,可那脸上的阴沉,却是让那如华的气质,添了几分森冷阴魅。

    这样的赵焱……

    “王爷,妾身听闻近日王爷胃口不太好,不爱吃旁的东西,方才亲自熬了燕窝粥,王爷您请尝尝。”那琴声之中,南宫叶陡然开口。

    说话之间,给随身而来的侍女使了个眼色,那侍女意会,立即端着手中燕窝粥上前,可刚走出几步,男人低低的厉喝声便扑面而来……

    “滚!”

    那声音,明显带了怒气。

    侍女心中一颤,吓得双腿一软,仓惶跪在地上。

    “王爷……”南宫叶皱眉,再次开口唤道。

    竟是发这么大的火吗?

    敢情这琴里面透着的心绪不宁,已经是他骊王殿下用心压抑着了。

    是为了什么事?

    南宫叶眸光微敛,眼底似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王爷该是想弹完琴才吃,王爷弹琴的兴致正浓,是妾身叨扰,扰了王爷,实在该死,可这燕窝粥……这样,侍琴,你好好看着这燕窝粥,等会儿王爷想用点东西的时候,你再伺候王爷用吧!”

    南宫叶说着,复又对那跪在地上的侍女吩咐道,“将燕窝粥交给侍琴姑娘。”

    那侍女领命,颤抖着起身,却依旧是小心翼翼,生怕将那燕窝粥洒了分毫,直到将手中的东西交到了侍琴的手上,才松了一口气。

    纵是如此,那侍女也是忙不迭的退回到南宫叶的身后。

    南宫叶看着那白衣男人,似依旧在揣度着什么,听着那琴声,半响,扯了扯嘴角,“王爷雅兴,妾身不敢再继续叨扰,妾身就是来向王爷说一声,今日苏宅宴客,南宫府也得了请帖,祖母昨日专程让人来传话,说是让妾身回去,随她一道去苏宅赴宴。”

    话落,分明那先前已经稍微趋于平和的曲调,骤然如一股狂风席卷。

    不只是院子里的侍女,饶是心里有些准备的南宫叶,心中也不由咯噔一下,骤然收紧。

    “滚!”

    男人再次开口,比起方才,语气更是凌厉了许多。

    南宫叶目光闪了闪,仿若惶恐,又仿若不解,“震慑”于骊王的怒火之下,惴惴不安,甚是惶恐的往后退了几步,“是,妾身……妾身告退。”

    南宫叶匆忙朝着惊澜院外走去。

    很快,南宫叶便出了惊澜院的大门,可就是已经离开了一定的距离,那脸上的惶恐依旧不散,仿佛当真因为赵焱方才的怒火吓到了,可心中却是另外一番光景。

    赵焱……

    方才自己的那一试探,果然肯定了她的猜测。

    是因为没有收到苏宅宴请的请帖,所以才这般愤怒吗?

    呵,那苏宅宴请……

    赵焱这般上心吗?

    是因为那突然出现在顺天府的苏家小姐?

    若是因着那苏家小姐,又只是因为,那苏小姐嫁给楚倾,可能会带给他的威胁吗?

    南宫叶猜着赵焱的心思。

    突然,瞧见一抹身影,黑衣挺拔,匆忙的朝这边而来,南宫叶不由皱了眉。

    那是墨书,赵焱的贴身侍卫!

    不过片刻,墨书便到了南宫叶身前,匆忙的行了个礼,又继续匆匆的往惊澜院的方向而去。

    南宫叶看着那身影,眸中颜色一片深沉。

    墨书这般匆忙,又是因为什么?

    南宫叶站在原地,脑中思绪万千。

    “小姐,今日可当真是要回南宫府?”一旁的侍女开口,小心翼翼的问道。

    南宫叶猛然回神,收回视线,眸光微敛,“自是要去,这两日都在府里,实在是憋闷得慌,本以为今日可以随王爷一起去苏宅转转,却没想到,骊王府竟没有收到请帖,反倒南宫府早早就收到了,左右祖母也发了话,权当是去透透气吧,再说,两日不见祖母,我也有些想她老人家了。”

    南宫叶说着,复又重新迈开了步子,回了住处,拿了些礼,便离开了骊王府。

    惊澜院内。

    自南宫叶走后,那琴声带着凌厉,直到墨书进来,琴声赫然停住。

    “如何?”赵焱看向墨书,神色间难掩急切,就差亲自起身迎向他了。

    墨书知道王爷已经苦苦等了许久,甚至连气也未来得及多喘一口,忙的从怀中拿出一个盒子,大步上前,恭敬的呈到赵焱的面前。

    那是派人去查苏家小姐得回的消息,这些时日,王爷一直等着,终于在今日,到了他的手里。

    赵焱接过那盒子,可那盒子在手,他看着盒子,眸光深沉,却是好一会儿都没有打开,仿佛是在紧张着什么。

    这里面装着的,会是怎样的消息?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赵焱深吸了一口气,打开盒子,拿出那一纸密函,上面,关于苏瑾儿的一切,从出生,到如何生病,又是如何病痛痊愈,进而来了顺天府,一切的一切,都罗列得分外详细。

    那其间,竟是看不出丝毫破绽。

    可是……

    越是如此,赵焱越是有些想不透。

    当真这么毫无破绽吗?

    可为何,他那种奇怪的感觉仍旧在?

    “王爷,还有一张画像,是几年前有人为苏家小姐画的肖像。”墨书说着,立即从腰间的画匣里,将那一卷画拿出来。

    似乎是难掩急切,这一次,赵焱赫然起身,大步走到墨书的面前,拿过那卷画,迫不及待的绽开。

    那画卷上,是一个女子。

    和一般深闺女子一样,雅致端庄,只是那举止之间,难掩病态,一张脸,却是生得极美。

    赵焱定定的看着这画卷上女子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全球在线时代〕〔我有最美师尊〕〔假如我有读心术〕〔源赋世界〕〔沧海神记〕〔农门娇宠:神医丑〕〔我将此生,说予你〕〔末日双子星帝〕〔万古神帝〕〔爱你跨越整个青春〕〔婚婚来迟,大佬要〕〔蚀骨宠婚:早安,〕〔黑莲花老公从良了〕〔灵明石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