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池氏作死攻略〕〔都市之医武狂少〕〔穿成反派大佬的亲〕〔小小房子大大爱〕〔我从史前来〕〔妃愿归来,请收留〕〔狂女要翻天〕〔郡主今日仍然在作〕〔最爽新人生〕〔梅琳传奇〕〔别惹太岁〕〔衣手遮天〕〔千帆掠过只为君〕〔异界召唤之千古群〕〔最强魔法笔记〕〔醉仙葫〕〔金牌甜妻,总裁宠〕〔命运守望者〕〔漫威求生路〕〔问道红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九百五十四章:还想瞒着我吗?
    年玉挑眉一笑,“正门?走正门不是生生将自己送上门吗?”

    年玉的话,林伯听来,却更是迷糊。

    送上门?

    这是苏宅,皇上亲自让人挑选,亲自所赐,以后便是小姐在顺天府的娘家,小姐怎么算是将自己送上门?

    林伯皱着眉,带着不解,正要继续追问,年玉却已经大步进了门。

    看小姐的身影,林伯猛然回神,忙的追了上去,迅速挥开了脑中的思绪,想到今日苏宅的宴请,小姐是主角,他亦是不敢怠慢马虎了去。

    “林伯,劳烦你去看看前院的情况如何,哪些宾客来了,哪些宾客还未到,都一一来告诉我。”

    刚进门不多久,年玉一边走,一边对着林伯吩咐道。

    身后只有林伯一人,那利落的语气,却也没有在他的面前披上苏家小姐的伪装,不知那个不请自来的人,是否到了!

    “是,老奴这就去。”林伯领命,立即退了下去。

    独留下年玉一人,随意在后院走着。

    在后院无人的地方,走到一处,年玉却是突然停下了脚步。

    让年玉停下脚步的,是一棵树。

    年玉看着那树,不由有些恍惚。

    这颗树,像极了沐王府湖心岛上的那一棵!

    脑中浮现出赵逸的身影,连带着那时候的那些画面,一一在脑中闪现,那时,他们在湖心岛放肆的饮酒,赵逸始终是最不羁无束的那一个。

    他的一举一动,他的神采飞扬,以及他一声一声“玉儿表妹”的呼唤……

    那般明朗澄澈的一个人,如今却是……

    情不自禁的,年玉不由得继续往前,越发走近了那棵树。

    手抚着那粗壮的树干,不由低低的叹了一口气,“赵逸啊赵逸,在那边的这些日子,你……可好?”

    会好吗?

    或许有宇文如烟的照顾,至少,也不会太孤单吧!

    可纵然是如此,她也掩不住心中的愧疚。

    是因为她,他才贬谪,她的求情,却没有丝毫作用。

    她只希望,她现在做的一切,终能让他回来!

    年玉靠在树干上,缓缓往下,闭着眼,放任自己坐在树下,仿佛那时她靠在树下喝酒,他在一旁一直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同样的时间,远在千里之外的南境。

    城墙上,男人一袭蓝衣,放荡不羁的坐在墙上。

    一手随意搭在腿上,另外一只手上,一只酒壶微微荡着,时不时,男人举起酒壶,仰头往嘴里一灌,任凭烈酒入喉,仿佛那干烈灼人的感觉,和吹在脸上的风,同样能够让人精神清明。

    如此几次,男人喝得畅快,但再次仰头,酒壶里却是再倒不出什么。

    男人皱眉,眼底一抹不悦,抖了抖手中的酒壶,确定里面的酒都完了,这才随手一抛,那脸上更是阴沉了下去。

    不远处,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一个女子的眼里。

    宇文如烟看着那男人,几次想上前,可几次,却是犹豫着,迈出的脚步又收了回来,自从自己来了这里,就算是时常跟在他的身旁,远远的看着她,他亦是没有正眼瞧过自己一眼,仿佛自己从来都不存在一般。

    她知道,他的眼里和心里都只有一个女子,可是……

    宇文如烟敛眉,眼底一抹黯然。

    过去吗?

    她早就想过去,告诉他风太大,不宜多吹了,告诉他酒太烈,也不宜多喝。

    可是……

    自己越是靠近他,反倒越是让他不悦。

    他在这里,每一日都过得不快乐,她更不希望自己的到来,越发令他不畅快,所以,多数的时候,她都是默默的守在一旁,直到他喝醉了,醉得不省人事,她才悄然上前,扶着他回府。

    今日,他没了酒,应该不会再多喝,不会再醉了吧!

    敛眉,宇文如烟放心了些。

    想着府上的一些事情,宇文如烟正要转身离开,墙上,男人的声音却是传了来……

    “你过来!”

    那声音,低沉徐缓,竟和平日里,他时常对她冷声大吼的模样,有些不一样。

    宇文如烟微怔,竟以为方才那声音是她的幻觉。

    宇文如烟扯了扯嘴角,是她太希望自己被他温柔以待了吗?

    苦涩的笑笑,刚再一次迈开步子要走,那声音,却再次响起,“愣着干什么?我让你过来,你没听见吗?”

    这一次,比起方才,语气冷硬了不少。

    宇文如烟回神,回头看着那男人。

    确实是在叫她啊!

    后面那语气,太过熟悉,更不会错。

    宇文如烟转身,朝着那男人走去。

    城墙上,风吹来,吹着宇文如烟的发,肆意飘荡,凌乱之间,那浑身的贵气却是不散。

    “有带酒吗?”

    待宇文如烟一走近,赵逸便开口问道。

    宇文如烟一愣,竟是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抬眼看着赵逸,“啊?”

    男人眼底一抹不悦,一眼看向宇文如烟,那不满丝毫没有掩饰。

    宇文如烟看在眼里,心里更是慌乱了起来,想着刚才赵逸说了什么,目光闪了闪,“没……没带。”

    得了宇文如烟的回答,男人的眼里失望更浓了些,收回视线,继续看着城墙之外的远方。

    宇文如烟看着他的模样,这是为数极少的,能在他清醒的时候,如此近的站在他的面前,他还是如此的平静,不自觉的,宇文如烟紧张的攥紧了手中的绣帕。

    “王爷,酒喝太多,容易伤身,王爷应当顾惜自己的身体。”宇文如烟开口,可当下,男人的脸色便越发沉了下去。

    宇文如烟暗骂自己蠢,她知道,自己想要得到赵逸的一丝好脸色,就应该抓住机会,事事遂他的意,让他开心,可是一出口,竟是这般模样……

    自己只怕又要惹怒他了。

    宇文如烟等着赵逸的怒气,可半响,那怒吼却依旧未至。

    宇文如烟抬眼,看着那男人的侧颜。

    自来了封地,男人添了风霜,添了落寞,以前那意气风发的沐王殿下,仿佛渡上了一层沙……

    “你说,这个时候,玉儿在做什么?”突然,男人开口。

    “玉儿”二字从他的口中说出来,似乎夹杂了太多的东西。

    宇文如烟回神,看男人的眼越发清明。

    此刻,他脸上的怒意不在,取而代之的,有想念,有柔情,甚至有一些连她也看不透的东西。

    玉儿……

    “玉小姐嫁给枢密使大人,应该夫妻恩爱和乐。”宇文如烟敛眉,说这话,她却是有些心虚。

    “夫妻恩爱和乐?”赵逸口中喃喃着这几个字,一声轻笑,可随即,话锋一转,那语气竟是带了几分凌厉,“你还想瞒着我吗?”

    宇文如烟微怔,目光闪了闪。

    “王……王爷说什么,如烟听不明白。”宇文如烟暗吸了一口气,可纵是如此,那神色间,依旧没有掩饰掉那一丝心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